程蝶衣的困境,李荣浩的困境。

千儿八百
2017-12-06 看过

霸王别姬里,程蝶衣看着现代装的京剧受到大众的欢迎,这在他眼里是对京剧艺术的侮辱。之后还被逼着说自己做的传统京剧是腐朽是糟粕。(大概就是这个剧情) 这样的悲剧不是传统京剧的错,不是新型京剧的错,也不是程蝶衣的错。这是面对时代大局面的变化,文化艺术需要面临的困境。

李荣浩现在就像程蝶衣一样也面临着这种困境。《嗯》这张专辑的扑街,不是他制作水平不行,也不是听众包容性太差。是时代大环境变了。

网络普及化让市场细分达到最大化,各式各样的音乐涌入听众的耳朵,每个听众的选择空间都很大。这也意味着每个音乐人的可替代性很大。今天你李荣浩我不想听了,我可以去听日本流行乐,我可以去听欧美EDM,我可以去听嘻哈说唱。那么你李荣浩是否能留下你的听众就至关重要。

李荣浩作为制作人出身,他有着自己的坚守:一个人独立完成作词作曲编曲演奏演唱,顶多找荒井十一来打鼓。这种独立完成一整张专辑制作的能力,可以说在整个华语乐坛数一数二。

但是这样也造成他的音乐同质化严重。这里说的同质化,不是风格类似,而是配器三大样吉他贝斯鼓的重复使用,有的时候搭个弦乐,弄个风铃,也不过是点缀而已。

你看他这张专辑的音乐,其实很丰富,复古摇滚,民乐嘻哈,清新民谣,RNB情歌。但是为什么很多听众还会觉得“没突破”,甚至觉得他“倒退”。

因为李荣浩做音乐的思维没有变——吉他贝斯鼓,而且相比前三专清晰抓耳的旋律,他做的更不适合当下听众的口味了:习惯听传统流行乐的听众觉得你的旋律不够好,接触了些欧美的听众觉得你赶不上潮流。这很尴尬。

最近那首和张靓颖一同唱的《女儿国》大家可以去听一听,李荣浩只参与了演唱环节,编曲制作都是由赵英俊完成。听了这首歌我相信很多人都会觉得,这才是真正“不一样的”李荣浩。

李荣浩现在的困境,有两种解决办法。

一个是改变自己的定位,脱下华纳给他的“亚洲新天王”这件“皇帝的新装”,踏踏实实做自己擅长的、或者想做的音乐,做一个大众歌手中的小众派。就像他的偶像JohnMayer一样。像现在的郭顶、韦礼安,都是这样,有相当数量有粘性的受众,不用担心赚不到钱。

另一种方法:如果实在放不下自己的野心,那就必须放下自己的骄傲。在做新专辑的时候,引一些新的编曲人的加入。在音乐圈摸爬滚打这么多年,我想没有人比李荣浩更清楚哪些制作人编曲人可以和他触碰出别样的火花。

但是我基本可以肯定,这是不可能的。其实听众不会想,哦你一个人做一张专辑有多厉害多厉害,听众只要最后的感官效果。但是

“我自己的东西我就要自己做”

“我自己的东西我自己全能做”

这也许就是李荣浩所坚守的那一份骄傲。这真的很可贵,却又让人矛盾。

19 有用
0 没用
嗯 5.9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嗯的更多乐评

推荐嗯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