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 他们 评价人数不足

世事洞明,热爱依旧——秦超(菠萝大哥)新专辑《他们》随记

江海一蓑翁
2017-12-03 10:40:58
收到秦超(菠萝大哥)的第二张专辑《他们》时,恰值工作日的中午。在半天忙碌之后,我正准备就着一杯菊花茶,读些许好书,享受片刻宁静。在这样的状态下,打开了专辑的塑封,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那只一线相牵的甲虫。

这让我一下子想到自己深爱的卡夫卡的经典作品《变形记》。巧合的是,卡夫卡写《变形记》的时候,是一家政府机构的小职员,跟眼前我的状态应该颇为类似。我们忙碌终日,用各种各样的事情将时间填满,我们给这样的奔忙,赋予了诸如理想、上进心、责任等字眼的意义,孰不知如此种种意义,恰似那条摇摇欲坠的细线,只不过是支撑我们走完漫长生命历程的借口而已?无论是人,还是甲虫,都有自己惯常行走的路线,放眼世间,我们各自遵循的生命之线,又是什么?

我跟秦超,都算得上是不甘寂寞之人,在体制内,各自从事着一份稳定、平凡、每年都不会有太多变化的工作。或许是因为这样的生命之线太过顺直,能够一眼望到尽头,我们总是在工作之余,玩票、折腾,用这些色彩相对丰富一些的事情,让生命变得些许不一样。然而无论如何变化,面对生命的无常、无趣与无情,我们仍然会生出种种无力感。如果说秦超的第一张专辑《梦想清单》,更多是讲述让生命变得



...
显示全文
收到秦超(菠萝大哥)的第二张专辑《他们》时,恰值工作日的中午。在半天忙碌之后,我正准备就着一杯菊花茶,读些许好书,享受片刻宁静。在这样的状态下,打开了专辑的塑封,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那只一线相牵的甲虫。

这让我一下子想到自己深爱的卡夫卡的经典作品《变形记》。巧合的是,卡夫卡写《变形记》的时候,是一家政府机构的小职员,跟眼前我的状态应该颇为类似。我们忙碌终日,用各种各样的事情将时间填满,我们给这样的奔忙,赋予了诸如理想、上进心、责任等字眼的意义,孰不知如此种种意义,恰似那条摇摇欲坠的细线,只不过是支撑我们走完漫长生命历程的借口而已?无论是人,还是甲虫,都有自己惯常行走的路线,放眼世间,我们各自遵循的生命之线,又是什么?

我跟秦超,都算得上是不甘寂寞之人,在体制内,各自从事着一份稳定、平凡、每年都不会有太多变化的工作。或许是因为这样的生命之线太过顺直,能够一眼望到尽头,我们总是在工作之余,玩票、折腾,用这些色彩相对丰富一些的事情,让生命变得些许不一样。然而无论如何变化,面对生命的无常、无趣与无情,我们仍然会生出种种无力感。如果说秦超的第一张专辑《梦想清单》,更多是讲述让生命变得多彩、丰富的亲情、友情与梦想的话,那么到了这张《他们》里,他则是在直面生命的种种无奈与灰暗。专辑里有一首歌,叫作《加缪》,而秦超歌唱的这位加缪,恰恰说过一句话:“真正严肃的哲学问题只有一个,那就是——自杀。”

这张专辑里最为重要的主打曲,是那首《风和火焰的咒语》,用作专辑名称的“他们”,在这首歌的歌词中反复出现。不用忘了,秦超的本职工作,是以救死扶伤为天职的医生。这首歌里的“他们”,仿佛秦超在医院里每天亲历的那些或挣扎、或黯淡、或消逝的生命,他们可能曾经尽享荣华,可能曾经不可一世,可能曾经光彩夺目,但在无常的病痛面前,一切都将归于沉寂与虚无。透过秦超的歌唱,我们分明能够感受到那种冷静背后的无常,不要忘了,歌者秦超自己,也曾经历经过生死的考验。

如果说体制内的工作,更多让人害怕的是平庸与重复的话,那么体制外自由的代价,则是老无所依与生命的跌宕起伏。《白色》这首歌,讲述的是我跟秦超共同的朋友——蚂蚁先生。他大学毕业后毅然放弃朝九晚五的稳定工作,以音乐为生,四海为家。我们这些习惯规律生活的上班族,担心的总是“干草被啃光”时的绝望,而在蚂蚁的眼中,即便“挤在流浪的火车上”,他得到的,仍然是自由自在的快乐,即便为了这种自由,有朝一日会“客死他乡”。

无常、无奈与无力感,仿佛这张专辑的关键词,时时总会出现。《苏菲小姐》里无常的爱情,《那座城,那个梦》里无望的孤独与无奈的围城感,《灰烬》里生命光芒的昙花一现……如此种种,或许只有经历了波折与艰难的听者,才能完全懂得。

尽管如此,这并不是一张鼓吹虚无主义的专辑,《梦想清单》里那个坚强、乐观、阳光的秦超仍然还在,只不过他对于生命的理解,更加洞明、更加通透。在《启示录》里,秦超反复吟唱着“做一根蔓延在石缝里的野草的茎”,在写给加缪的同名歌曲里,秦超用“等久了 等就不会停止”这样的话语来收尾。在我看来,写出这句歌词的人,是真正理解了加缪哲学的核心意蕴。秦超就仿佛加缪笔下的西西弗斯,明知石头终将反复落下,仍然一次一次地推石上岸,用自己的勤勉与坚定,来对抗生命的虚无。

另一位法国作家罗曼·罗兰说:“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那就是在认清生活的真相后依然热爱生活。”我想无论是秦超,还是我,都仍然会在做好本职工作之余,继续歌唱、写作、耕耘,继续这样“不务正业”下去。是的,生命可能真的是一场梦,也可能真的没有任何意义,但既然来到人世间这一遭,何不像尼采说的那样:“就算人生是梦,我们也要有滋有味地做这场梦,不要失去了梦的情致和乐趣;就算人生是悲剧,我们也要尽情地上演这场悲剧,不要失去了悲剧的壮丽和轰烈!”

祝贺我的兄弟秦超,希望我们的“江海一菠萝”组合,还能在某个春暖花开的时候,自由地且歌且唱!

2017.12.2晚作于竹林斋

(本文即将刊发于《江海晚报》的“文化视点”专栏。)
0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回应(0)

添加回应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