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lliccia Falliccia 8.6分

业余的日本怪物

七和

在即将入冬的十一月听见《Falliccia》中的Emperor,一曲入魂之余开始关注这张近乎算是,十年前的单人乐队专辑,2008——是一个诸多电子、后摇爆炸的年份,奥运五环飞扬帝都年代,惘闻的《IV》生于大连,其“污水塘”是能找到为数不多的后摇总谱之一;甜梅号在感谢我们提醒它们后,在同年放出的《是不是該謝謝你提醒我少了什麼》限量迷你专辑,也在我听见Emperor的秋冬之际举办了三场巡回,08和十一这两个数字总是伴随井喷和怪物的复苏,以至于回忆当时落叶天气时候,迎风的脑海中回荡着《龙西》的那句“itrytosmile,itrytospeak,noone'shere”

收回来,Kenmochi Hidefumi八零年代的釼持英郁又是一支单人乐队,偏电子的风格相较于前两张专辑《Tiger Lily》和《Catoblepas》,更像是一场积累后的盛放,单人乐队所能做到乐团难以触及的一点便是完美的器乐结合和呼吸的同步,与体验不同灵魂的乐手之间的碰撞不同——诸如柏仓隆史的鼓点碰到山嵜广和的木吉他的强烈触感,单人乐队在不同乐器与形式的融合之间总有一丝类似相同步距的东西。同一人无论用什么形式倾诉,都是同一种嗓音。

入坑曲Emperor之前被Surging Pathos短暂惊艳但没有留下太多渴望去...

显示全文

在即将入冬的十一月听见《Falliccia》中的Emperor,一曲入魂之余开始关注这张近乎算是,十年前的单人乐队专辑,2008——是一个诸多电子、后摇爆炸的年份,奥运五环飞扬帝都年代,惘闻的《IV》生于大连,其“污水塘”是能找到为数不多的后摇总谱之一;甜梅号在感谢我们提醒它们后,在同年放出的《是不是該謝謝你提醒我少了什麼》限量迷你专辑,也在我听见Emperor的秋冬之际举办了三场巡回,08和十一这两个数字总是伴随井喷和怪物的复苏,以至于回忆当时落叶天气时候,迎风的脑海中回荡着《龙西》的那句“itrytosmile,itrytospeak,noone'shere”

收回来,Kenmochi Hidefumi八零年代的釼持英郁又是一支单人乐队,偏电子的风格相较于前两张专辑《Tiger Lily》和《Catoblepas》,更像是一场积累后的盛放,单人乐队所能做到乐团难以触及的一点便是完美的器乐结合和呼吸的同步,与体验不同灵魂的乐手之间的碰撞不同——诸如柏仓隆史的鼓点碰到山嵜广和的木吉他的强烈触感,单人乐队在不同乐器与形式的融合之间总有一丝类似相同步距的东西。同一人无论用什么形式倾诉,都是同一种嗓音。

入坑曲Emperor之前被Surging Pathos短暂惊艳但没有留下太多渴望去了解的动力,无非是在太多个雷同的深夜入睡前听见的几首会点进专辑页面中去标心的电子乐,谈论及能够听进心里和沉淀心情这一方面而言,Emperor在“诉说故事”方面的能力和营造画面的技巧上胜出不少,是那类会吸引听者停下手边事将注意力放在音乐背后的呈现和寻找作者其他作品的曲子。

08年后再无其他作品的釼持英郁,同许多没有机会大热的乐队一般沉睡在网络中无数的网站电台和一些纪录片的背景音乐中。

一如随机播放的下一曲,有些事只需要 一首曲子的时间去经历足矣。我们总会发现好的歌曲,或者遇上一些不错的事情。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回应(0)

添加回应

Falliccia的更多乐评

推荐Falliccia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