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歌唱 随歌舞 随欢乐——前尘虽未定,唯愿达明派对永不停

罐子姑娘
2017-10-26 看过

“一边想爱你/一边偏不可”

决定去看达明卅一派对只用了一个早晨。

起因是之前刷微博的时候,发现不少人讲说Anthony的歌全部搜不到,打开音乐app搜了一下果然毫无结果。作为一个资深的八卦党,我总是信奉,在如今的互联网环境下,只要存在过的人,就一定会在网络留下无数蛛丝马迹供人追寻,这是一个没有秘密与隐私的时代,但可惜我忘了,这也是有太多“不能被公开的秘密”的时代。同样地,想抹掉一个人的痕迹可能更简单。

听不到Anthony的时候,我庆幸,达明依然在。

所以今年的达明三十一周年演唱会的消息才会显得意味深长。而导火索是周耀辉的一条已经消失的微博上写着“能来都来吧”,语气并无悲伤,但解读上去总有些许无奈。

与此相比,两千公里的路程瞬间显得微不足道, 于是我拿起手机,连犹豫一下都没,就预定下一张三月二十五日的演唱会门票。

直到我临上回程飞机的那一刻起,我才知道,那是香港特首选举投票前的最后一天。

“前尘未定/派对不停”

无论是一个成立三十余年乐队要开演唱会,还是两个在上一个十年时间内合作机会寥寥无几的人要办一场派对。不了解达明的人会问,“真的有人去吗?”

还有多少人会去看达明?尤其是当三十年前的两个翩翩少年,已经变成加起来一百好几岁的两位叔伯。

但也如我料想的一样,三场演唱会座无虚席,预售门票一售而空,我心心念念的内场票,还没看到个影子就已经不见了踪影。后来才知,是达明留了给身边的好友,香港当下最著名的三大填词人周耀辉、黄伟文、林夕每场必到,林夕在场外掐着半截烟,还和遇到的歌迷谈笑。

分分合合三十年,十年聚一派对。根本无需担心是不是真的有人会捧这两个老家伙的场,在的人一直在,不中意的人也无需苛求,这和生命中的大部分事情道理相同。

可因为一些无法言说的因由,这场派对注定有种不同寻常的意义。

“今天应该很高兴/今天应该很温暖”

“1984年,中英草签那一年,我和刘以达相识,我们开始组建达明一派,当然没出唱片啦(笑)……

差不多三十几年来,达明一派和我们的城市一起经历了好多事情,我想都是最多最多事的三十几年,但我觉得我们是有幸在这么一个如此动荡,如此大的时代。

《今天应该很高兴》这一首歌是讲那些一个个离开我们的人,我觉得离开的人,我们是……觉得很无奈,要同他们bye-bye。但是,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选择,在80年代,有人离开过,也有人回来。然后,好像现在,又有人……好多人想走这样。

但是,我们每逢过节的时候都会想起这一首歌——《今天应该很高兴》,究竟我们的那些亲友,其实……今天会在哪里呢?或者想起这个城市,我们还有什么其实是值得高兴的呢?其实我都不是很知道答案,或者我们一起去寻找出一个答案。

不过我们最重要的就是,今天,我们两个,还站在这里,还可以唱歌。(掌声)。你们还可以看我们,这个是最重要的,我们不可以让这个城市不能够唱我们想唱的歌,跳我们想跳的舞。(欢呼)

我想向那些想我们走,想我们消失的人,告诉他们,我们不会让那些事,那些人,随便消失,随便这样下落不明!”

“以歌解愁/疑惑我想透”

我依然记得在唱哪首歌时,全场亮起了手机灯光。这总能让我想起在邓布利多的葬礼上,所有被举起的魔杖杖尖上的那一点点亮光。

除了三大填词人之外,陈少琪会在吗?于逸尧蔡德才梁基爵应该都在乐队里吧。at 17一个在舞台上,另外一个会在舞台下吗?我们从各地赶来,赴一场十年之约。

达明代表什么,这场演唱会又有什么意义。

在某一瞬间已经都不重要。十年前我们相聚,十年后我们还能听到这歌声吗。

就像开场那首白光的《等着你回来》声声唱:

“我等着你回来,我等着你回来,想你回来,让我开怀……”

你们会回来吗?

往事仍可追,前尘却未可定,至少,在这样的长夜中。

我们还能唱歌

我们还能跳舞

我们还有达明

9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達明卅一派對的更多乐评

推荐達明卅一派對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