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魔域 重返魔域 5.9分

我们对窦唯,有些残忍

亢蒙

我们对艺术家的要求,有些残忍。

这种残忍本身不带恶意,但它却是锋利、苛刻的。在普罗大众眼中,艺术家应是耐得住清贫的,应如道似仙,不食人间烟火,不为五斗米折腰。艺术家应有自己另外的赚钱之道,或根本就不该想着赚钱,在大众的想象中,艺术家自有人供养。

这种观念在窦唯身上尤其明显。在之前媒体长篇累牍的报道中,窦唯是个不修边幅,坐地铁、骑电动车、吃面条的闲云野鹤,他爱画画,出的专辑鲜有人声,似乎也不愁卖不动,一张一张出,毕竟他是从辉煌之处自己坠下来,应是喜静,不好动(似乎球都不该踢几脚)。他给游戏做音乐,就像高僧突然出席了地产商的动工仪式,滑稽、让人哀叹,值得嘲笑一番。

朴树上综艺节目,是缺钱了;崔健当个导师,也是缺钱了;窦唯给网游做音乐,顺理成章,也是想赚点快钱。早年,窦唯做电影音乐时,也有人站出来调侃窦仙儿开始钻入烟火账下。这事儿其实犯不上站在制高点上俯视谁,这种情况,放资本主义墙角里,太正常了。不远的香港,杜琪峰拍商业爱情片,为的是能多拍些自己中意的警匪电影。用快钱滋补慢活儿,难以理解吗?

另一角度,这首《重返魔域》的单曲,四平八稳,资方对窦唯提出的要求一定是:要...

显示全文

我们对艺术家的要求,有些残忍。

这种残忍本身不带恶意,但它却是锋利、苛刻的。在普罗大众眼中,艺术家应是耐得住清贫的,应如道似仙,不食人间烟火,不为五斗米折腰。艺术家应有自己另外的赚钱之道,或根本就不该想着赚钱,在大众的想象中,艺术家自有人供养。

这种观念在窦唯身上尤其明显。在之前媒体长篇累牍的报道中,窦唯是个不修边幅,坐地铁、骑电动车、吃面条的闲云野鹤,他爱画画,出的专辑鲜有人声,似乎也不愁卖不动,一张一张出,毕竟他是从辉煌之处自己坠下来,应是喜静,不好动(似乎球都不该踢几脚)。他给游戏做音乐,就像高僧突然出席了地产商的动工仪式,滑稽、让人哀叹,值得嘲笑一番。

朴树上综艺节目,是缺钱了;崔健当个导师,也是缺钱了;窦唯给网游做音乐,顺理成章,也是想赚点快钱。早年,窦唯做电影音乐时,也有人站出来调侃窦仙儿开始钻入烟火账下。这事儿其实犯不上站在制高点上俯视谁,这种情况,放资本主义墙角里,太正常了。不远的香港,杜琪峰拍商业爱情片,为的是能多拍些自己中意的警匪电影。用快钱滋补慢活儿,难以理解吗?

另一角度,这首《重返魔域》的单曲,四平八稳,资方对窦唯提出的要求一定是:要体现出魔域的黑暗和凶险,要有激烈的战斗气息,要猛。于是作为乙方的窦唯,给甲方交了个活儿。甚至在知乎上露个脸,也只是配合宣传造势。钱拿了,当然要办事儿。

话里话外,阴阳怪气的断人财路,当然不是个善事。这有点像拿着砍刀的卫道士,梵高就应该在麦田里割耳朵,不割,老子给你割。这在当今泥沙俱下的时代,确实复古。我们不妨从今儿起,别再把窦唯当成不出山的卧龙,就把他当个音乐人,您实在中意,叫他音乐家也行。这样,再看到窦唯走穴、商演、接活儿,就能多少平衡点了。至少,那时您可能只会撇嘴鄙夷一笑,不会再像发现新大陆一般,到处惊呼:原来这位爷也是个财迷,庸常货!

15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回应(1)

添加回应

重返魔域的更多乐评

推荐重返魔域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