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炒苦瓜 清炒苦瓜 8.5分

九月的回响

Moirai

失我祁连山,使我牛羊不蕃息。失我焉支山,使我妇女无颜色。----«匈奴民歌» 汉朝时期,这片广袤的土地经历了政权的更迭。匈奴经此一败走向分裂和迁徙,他们没有文字,失去家园的悲切沉郁只通过汉人的转陈流传于后世。 八月逝去,山峦清晰。于我的家乡酒泉东南而望,便是祁连山。千百年来,匈奴民族的血液不断稀释,身边的人已无对生命幻灭的哀惋。此时的祁连山已被风蚀得毫无性格:越来越多的人听不懂秦腔;马头琴的木头马尾永不会相见;飞天壁画成了正被腐蚀的符号;喊出开放的口号,思想贫瘠而身体却诚实地奉献给了外资...... 一种辉煌的文化正走向衰退,念念不忘的背后,是石沉大海杳无音讯绝望的回响。 这种绝望的回响,让海子失重,飘起,又重重地落下。幻想中自己被血层层淤积,只得挖一个小孔苟延残喘。不想再长久地沉睡,那就离开吧,这样也不必要思考黎明的意思。 上下求索的环境崩解,耐心缺失。携带着这荒凉的音乐,看着你们只身打马过草原。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回应(0)

添加回应

清炒苦瓜的更多乐评

推荐清炒苦瓜的豆列

提到这张唱片的日记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