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故事 秋:故事 8.2分

也無風雨也無晴

蕾蕾

文 蕾蕾

從斯洛伐克奔向捷克的那個傍晚,Angela為我拍下了一幀逆光的剪影相片。畫面里的女孩低著頭擺弄著手機,窗外斜陽夕照,車窗內一片黑暗。看到這張照片的時候,有一種難以名狀的感覺襲來,或者說落寞,或者說憂鬱,但都不確切。它讓我想起沿著多瑙河順流而下奔向布達佩斯的那個早晨。我想我一直都會記得那個早晨,窗外倒退的秋景以及車窗玻璃上倒映的自己的臉。吃了幾天藥但燒依然沒完全退去,不穩定的狀況讓我失望也讓我變得軟弱,更不敢和遠方的父母提半個字。塞上耳機,我想讓自己保持平靜。Mp3里蘇打綠的新專輯《秋:故事》順序播放,第一首《故事》前奏響起悠揚的蕭聲,曲調像是來自遙遠的東方。想起歌詞本的藏尾「我攤開心中愁/你只見眼前秋」,一陣酸澀,我就只能一直側過頭看著窗外,不想讓人看見這一天的陽光有多刺眼。

相比《夏/狂熱》,蘇打綠的韋瓦第《四季》計劃第三張唱片《秋:故事》似乎收斂了狂躁。這個系列的第一張《春·日光》是一張沐浴陽光、溫暖而夢幻的唱片,第二張《夏/狂熱》則是人生批判與讚賞同在,而《秋:故事》則敘述著善感與多愁。收到唱片的時候,我曾讚歎「風吹秋心結,撫盡年華散。回首蕭瑟處,又聞伯...

显示全文

文 蕾蕾

從斯洛伐克奔向捷克的那個傍晚,Angela為我拍下了一幀逆光的剪影相片。畫面里的女孩低著頭擺弄著手機,窗外斜陽夕照,車窗內一片黑暗。看到這張照片的時候,有一種難以名狀的感覺襲來,或者說落寞,或者說憂鬱,但都不確切。它讓我想起沿著多瑙河順流而下奔向布達佩斯的那個早晨。我想我一直都會記得那個早晨,窗外倒退的秋景以及車窗玻璃上倒映的自己的臉。吃了幾天藥但燒依然沒完全退去,不穩定的狀況讓我失望也讓我變得軟弱,更不敢和遠方的父母提半個字。塞上耳機,我想讓自己保持平靜。Mp3里蘇打綠的新專輯《秋:故事》順序播放,第一首《故事》前奏響起悠揚的蕭聲,曲調像是來自遙遠的東方。想起歌詞本的藏尾「我攤開心中愁/你只見眼前秋」,一陣酸澀,我就只能一直側過頭看著窗外,不想讓人看見這一天的陽光有多刺眼。

相比《夏/狂熱》,蘇打綠的韋瓦第《四季》計劃第三張唱片《秋:故事》似乎收斂了狂躁。這個系列的第一張《春·日光》是一張沐浴陽光、溫暖而夢幻的唱片,第二張《夏/狂熱》則是人生批判與讚賞同在,而《秋:故事》則敘述著善感與多愁。收到唱片的時候,我曾讚歎「風吹秋心結,撫盡年華散。回首蕭瑟處,又聞伯牙弦」。也許要散盡年華才能撫平心裡結的愁,也許絲竹亂耳難覓知音,但幸好蘇打綠的音樂能唱出我那一刻所想。

《故事》的詞並不是那麼具象,反而更像是講述者的開場白:放下的,放不下的,終究會隨時光流逝而漸漸淡泊。當下的情緒糾結最後都會如雲煙飄散。詞作者吳青峰引用蘇軾的詞句「也無風雨也無晴」收尾,看似雲淡風輕卻又隱約透露著「灑脫」背後暗藏著經歷的坎坷。這種灑脫在《我們走了一光年》和《拾穗》裡都有著具體呈現,而隱痛的秘密則潛藏在《獨處的時候》、《我好想你》、《說了再見以後》。旋律朗朗上口的《再遇見》則是一種轉折。儘管用時下流行語來說,這首歌有「腹黑」的嫌疑,但吳青峰用歌詞告訴我站在不同角度去看待受傷的感情。原來「重逢」不是遺憾,不是困擾,而是用來證明自己已經走出過去的陰影並邁向更精彩的人生。很多年後,當我笑著訴說或回憶曾經美好的或是辛酸的,快樂的或是悲傷的往事,我漸漸明白,這就是釋懷。

深呼吸,望向窗外,這一天,陽光燦爛。

蕾蕾

Oct. 2013 Brno, Czech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回应(0)

添加回应

秋:故事的更多乐评

推荐秋:故事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