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rel Wagner Mirel Wagner 8.7分

专辑点评

zhongming
作为一个出生在非洲的芬兰人,Mirel Wagner的声线一开始是神秘莫测且令人着迷的——她可以哼着朴素冷艳的北欧民谣,可以自由出入任何一支Grunge乐队,可以得心应手地演绎三角洲蓝调,也可以熟练地穿梭于Jazz、Americana之间。然而,当你已经见识过她三年前的同名专辑《Mirel Wagner》之后,新作《When The Cellar Children See The Light Of Day》黑暗、血腥、幽闭、自溺的笔触便变得习常、费解、怨念并缺乏切入点了起来。

首先,你大概很难在Wagner简单的吉他弹唱中听出太多的血肉(尽管她歌唱的内容都是血与肉),像《In My Father’s House》,你只能听到间断、机械的吉他扫弦和歌词中瘆人的“从不哭的孩子”及“未经允许就擅自换掉床单的佣人”,却找不到歌者和“父亲”之间哪怕一字一句的关联;其次,你也摸不准歌者对死亡的迷恋是出于何种立场,比如《The Dirt》中“喝什么都不要喝泥土,但你最终会变为泥土”的出窍隐喻,再比如《1 2 3 4》中用凶手的眼光所铺陈的一个地下藏尸的阴森故事——Wagner只是“鬼压身”一般用难以逃匿的冰冷神情在听众的耳朵里敲着木鱼,而没有借用黑暗去做任何深层次的隐喻、讽刺、抨击、甚至是陈述。在平淡的10首歌过后,你会奇...
显示全文
作为一个出生在非洲的芬兰人,Mirel Wagner的声线一开始是神秘莫测且令人着迷的——她可以哼着朴素冷艳的北欧民谣,可以自由出入任何一支Grunge乐队,可以得心应手地演绎三角洲蓝调,也可以熟练地穿梭于Jazz、Americana之间。然而,当你已经见识过她三年前的同名专辑《Mirel Wagner》之后,新作《When The Cellar Children See The Light Of Day》黑暗、血腥、幽闭、自溺的笔触便变得习常、费解、怨念并缺乏切入点了起来。

首先,你大概很难在Wagner简单的吉他弹唱中听出太多的血肉(尽管她歌唱的内容都是血与肉),像《In My Father’s House》,你只能听到间断、机械的吉他扫弦和歌词中瘆人的“从不哭的孩子”及“未经允许就擅自换掉床单的佣人”,却找不到歌者和“父亲”之间哪怕一字一句的关联;其次,你也摸不准歌者对死亡的迷恋是出于何种立场,比如《The Dirt》中“喝什么都不要喝泥土,但你最终会变为泥土”的出窍隐喻,再比如《1 2 3 4》中用凶手的眼光所铺陈的一个地下藏尸的阴森故事——Wagner只是“鬼压身”一般用难以逃匿的冰冷神情在听众的耳朵里敲着木鱼,而没有借用黑暗去做任何深层次的隐喻、讽刺、抨击、甚至是陈述。在平淡的10首歌过后,你会奇怪,为什么一个嗓子和创作都天生有戏的歌者,会如此找不到自己?还是其实我们自己才是那个“没看见光的地窖里的孩子”?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回应(0)

添加回应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