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个Riot Grrrl

zhongming
贝斯手Harmony Tividad和吉他手Cleo Tucker是两个很有味道的少女,都还不到20岁的她们相识于洛杉矶“很有味道”的Smell。这个由志愿者运营的音乐艺术俱乐部是当地出名的地下朋克乐队孵化器,并且欢迎未成年人。“Girlpool”一词来源于美国作家Kurt Vonnegut小说一章的标题,然而这个顶着无意义单词的乐队2014年底在Bandcamp上发布同名EP起,所做的其他大多数事情都有着绝对的意义。

两人的友情从一开始就不是什么普通的闺蜜故事。Tucker坦然讲,她们都对深入交流感受有很高需求,常常说着说着就大哭起来。她们对《Girlpool》EP里的一首《Slutmouth》背后的故事供认不讳,而那几乎就是两人一次对话的忠实记录。写下这首歌的那天,她们与Tividad同时交往的两个男生在一起,Tividad对Tucker说自己不禁担心起男生们会不会偷偷交流她是如何接吻的。谈着谈着两人就把Tividad的话顺手写成了歌词:“我不在乎穿什么裙子,连头也可以不梳,我每天起床去工作,因为总有一天我要面对荡妇的耻辱。”这首歌浓缩了Girlpool对性自由的犀利观点,同时也意在强调她们的创作初衷——把生命中的脆弱讲出来,甚至都不用觉得那是刻意的暴露自我,而是把它当成一种自然而然成长的过程。
显示全文
贝斯手Harmony Tividad和吉他手Cleo Tucker是两个很有味道的少女,都还不到20岁的她们相识于洛杉矶“很有味道”的Smell。这个由志愿者运营的音乐艺术俱乐部是当地出名的地下朋克乐队孵化器,并且欢迎未成年人。“Girlpool”一词来源于美国作家Kurt Vonnegut小说一章的标题,然而这个顶着无意义单词的乐队2014年底在Bandcamp上发布同名EP起,所做的其他大多数事情都有着绝对的意义。

两人的友情从一开始就不是什么普通的闺蜜故事。Tucker坦然讲,她们都对深入交流感受有很高需求,常常说着说着就大哭起来。她们对《Girlpool》EP里的一首《Slutmouth》背后的故事供认不讳,而那几乎就是两人一次对话的忠实记录。写下这首歌的那天,她们与Tividad同时交往的两个男生在一起,Tividad对Tucker说自己不禁担心起男生们会不会偷偷交流她是如何接吻的。谈着谈着两人就把Tividad的话顺手写成了歌词:“我不在乎穿什么裙子,连头也可以不梳,我每天起床去工作,因为总有一天我要面对荡妇的耻辱。”这首歌浓缩了Girlpool对性自由的犀利观点,同时也意在强调她们的创作初衷——把生命中的脆弱讲出来,甚至都不用觉得那是刻意的暴露自我,而是把它当成一种自然而然成长的过程。

2015年,“把家门口看了一百万、一千万、一亿遍”的两人迁居东岸费城,并为伦敦厂牌Witchita交出了处女专辑《Before The World Was Big》。现场表演中的愤怒尖叫,被走进世界怀抱的细腻心绪取代。无数少女都会用的日记式讲述,一些Girlpool式的细节令其出众,例如《Chinatown》里的“因为看到你走近,我匆忙起身,头晕目眩”——没有鼓手的极简配置,全凭两人既有撕裂力量又有稚气纯真的、如为一体的合声。这似乎是一种无法保证乐队未来的形式,但对于有一百万种活法的少女们来说,那并不是什么值得担心的问题。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Before the World Was Big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