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过去,你依旧调皮得可爱——雀斑《不标准情人》

li2333333

“雀斑乐队居然出新专辑啦!”

“没想到十年都过去了!”

雀斑终于「失踪人口回归」,相隔十年重组带来一张citypop味十足的《不标准情人》,让好多歌迷缅怀起青春来。正如专辑第一首歌《知道吗》里的这句开场:“知道吗,知不知道啊,亲爱的朋友,多想再见你一面”,重新邂逅他们的感觉,仿佛一个消失了一段时间的朋友,突然乐呵呵跳到你面前,大声说其实也有在想你啦。

今年4月份在台北诚品音像区翻碟片的时候,听到店里在放着听起来「很开心很明媚」的女声,在想是不是最近又有了新的indie乐队。走到角落识别一搜,才知道是雀斑乐队新专辑里的《巴西》,于是在店内站着听完全碟。

才发觉太久没有听雀斑,都快忘了斑斑的声音,以前豆瓣FM很爱推送《我不懂摇滚乐》里的《朋友之歌》和《太阳饼》,当时在想这个女生的唱腔是不是可爱过了头,却不由自主地按下了红心。后来每次听到《朋友之歌》开头那句“看你头低低,像在叹息,发生了什么事情,可以不可以说给我听” 还是会忍不住想要再听几遍。实在是招架不了这种可爱呀。

据说这张《不标准情人》的专辑命名灵感,是来自1994年金城武的老专辑《标准情人》。

男神唱“要懂浪漫,嘘寒...

显示全文

“雀斑乐队居然出新专辑啦!”

“没想到十年都过去了!”

雀斑终于「失踪人口回归」,相隔十年重组带来一张citypop味十足的《不标准情人》,让好多歌迷缅怀起青春来。正如专辑第一首歌《知道吗》里的这句开场:“知道吗,知不知道啊,亲爱的朋友,多想再见你一面”,重新邂逅他们的感觉,仿佛一个消失了一段时间的朋友,突然乐呵呵跳到你面前,大声说其实也有在想你啦。

今年4月份在台北诚品音像区翻碟片的时候,听到店里在放着听起来「很开心很明媚」的女声,在想是不是最近又有了新的indie乐队。走到角落识别一搜,才知道是雀斑乐队新专辑里的《巴西》,于是在店内站着听完全碟。

才发觉太久没有听雀斑,都快忘了斑斑的声音,以前豆瓣FM很爱推送《我不懂摇滚乐》里的《朋友之歌》和《太阳饼》,当时在想这个女生的唱腔是不是可爱过了头,却不由自主地按下了红心。后来每次听到《朋友之歌》开头那句“看你头低低,像在叹息,发生了什么事情,可以不可以说给我听” 还是会忍不住想要再听几遍。实在是招架不了这种可爱呀。

据说这张《不标准情人》的专辑命名灵感,是来自1994年金城武的老专辑《标准情人》。

男神唱“要懂浪漫,嘘寒问暖不能忘,还要有鲜花和烛光”,而雀斑要唱“没人能改变我的坏习惯” 。男神唱“陪你欢笑陪你叹气陪你风和雨”,雀斑要唱“抽了那么多丢也丢不完的烟蒂,真的很开心啊!啊!” 不同于标准情人的老派温情,雀斑的浪漫更「自我」,也更「自由」。和你在一起,聊聊天吐槽电视里的流行歌,放肆抽烟丢烟蒂,不管晴天雨天,无论胖子瘦子,有你就是wonderland。但拜托你不要束缚我,如果爱我的话请给我钱。

雀斑的感情观还是自得自在,正如他们解散多年又突然重组的随心。他们把这十年来的一些未发行曲目重新编曲制作,有人觉得甜腻得受不了,有人也说为什么过了十年他们还是没有长进。而我听完只觉得:还是那个调皮又可爱的雀斑,爱唱唱反调,发发牢骚,没心没肺却还是满心欣喜,元气得让人想跳跃起来。

他们就好像一个消失了蛮久的老朋友,你偶尔会想起,会想问问他在哪里,又不会一直记挂着他,不会一直心心念念。

但在某些时刻我们还是需要他们,譬如在阳光明媚的路上走路踢到石子的时候,在灰暗的下雨天感觉需要点浪漫的时候,在老了一岁觉得需要释放心情的时候。我们需要一些呐喊,大声向世界宣告:

我只想要我自己快乐就好,其他糟糕的事情滚一边去。

这样的自己,好像是有点中二,但接纳这样的自己,真的好开心。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回应(0)

添加回应

不标准情人的更多乐评

推荐不标准情人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