羡慕他们放肆地活在这个吉他衰落的时代里

Atwood
2017-10-03 00:02:12

《T2 Trainspotting》的片尾,Wolf Alice的Silk伴着Veronika的离去响起,这首在预告片就被“钦定”的作品就此与Iggy Pop的Lust for life等一众神曲并排出镜,而且荣幸地被安排在剧情的高潮处。导演丹尼鲍伊尔承认他了解这支年轻的另类摇滚乐队是“受到女儿的强烈推荐”。然而不同于相隔20年还保有90年代精神属性的雷登和屎霸们,Wolf Alice是一支真正属于这个时代的摇滚乐队。

在这样一个社交媒体的时代里,再也没有人能复制Noel Gallager式的民间传说,开上一辆豪华轿车从NME办公室带走两个编辑并一路给他们轰炸自己的新作品。我们已经不记得哪一年起就开始哀叹吉他摇滚的衰落,我们为年轻人的耳朵被合成器与Auto-tune所割据而感到愤愤不平,却眼睁睁看着这种衰落比想象的要快得多。2017年9月,刚迎来创刊50周年的滚石杂志由于连续10年的收益下降宣布出售股份。而在两年前这边杂志将金•卡戴珊放在了封面,引发了一场“摇滚乐是否已死”的全美民间大讨论。

就在这一年, Wolf Alice 获得了BBC年度之声推荐、并凭借处女专辑《My Love Is Cool》先后赢得了NME年度奖以及格莱美最佳摇滚表演提名。他们通过不间断的单曲以及EP建立了相当大的粉丝群

...
显示全文

《T2 Trainspotting》的片尾,Wolf Alice的Silk伴着Veronika的离去响起,这首在预告片就被“钦定”的作品就此与Iggy Pop的Lust for life等一众神曲并排出镜,而且荣幸地被安排在剧情的高潮处。导演丹尼鲍伊尔承认他了解这支年轻的另类摇滚乐队是“受到女儿的强烈推荐”。然而不同于相隔20年还保有90年代精神属性的雷登和屎霸们,Wolf Alice是一支真正属于这个时代的摇滚乐队。

在这样一个社交媒体的时代里,再也没有人能复制Noel Gallager式的民间传说,开上一辆豪华轿车从NME办公室带走两个编辑并一路给他们轰炸自己的新作品。我们已经不记得哪一年起就开始哀叹吉他摇滚的衰落,我们为年轻人的耳朵被合成器与Auto-tune所割据而感到愤愤不平,却眼睁睁看着这种衰落比想象的要快得多。2017年9月,刚迎来创刊50周年的滚石杂志由于连续10年的收益下降宣布出售股份。而在两年前这边杂志将金•卡戴珊放在了封面,引发了一场“摇滚乐是否已死”的全美民间大讨论。

就在这一年, Wolf Alice 获得了BBC年度之声推荐、并凭借处女专辑《My Love Is Cool》先后赢得了NME年度奖以及格莱美最佳摇滚表演提名。他们通过不间断的单曲以及EP建立了相当大的粉丝群。这支年轻乐队的野心表现在风格上的不确定性,成立之初便对那些不断抛出“你们究竟想要做Florence and machine还是Evanescence”这种问题的人感到鄙视。他们获得过grunge复兴者的美誉,也有那种带着明显Shoegaz 或是 punk烙印的作品。唯一始终确定的是吉他手兼主唱Ellie Rowsell对于乐队的重要性,她的时而飘渺时而狂野的声音游离于乐器的束缚之外,可以在柔软细腻的低声吟唱后立马转入狂躁症一般的咒骂与咆哮,是《My Love Is Cool》里最让我无法忘却的印记。

果然2017年,Rowsell的咆哮不仅继续,而且是直接在新专辑的首张单曲里。Yuk Foo隆隆的低音,颠簸的鼓点中Rowsell的愤怒更加肆无忌惮地释放:“我想f**k遇见的所有人,f**k我所有的朋友和街上的人!”随后的单曲Don't Delete the Kisses却又开始了快速的独白歌词,Rowsell 明确表达自己想写一首爱情歌,灵感来自于在西班牙的一个音乐节里看过的Father john misty的表演,她置身于翻滚的合成器里,被歌手强有力的表演深深感染,确信自己想要做出这样的音乐。她坦言自己歌中大段口语念词的使用很大程度上来自Drinking in LA这类歌曲的影响,“或许也仅仅是因为我想说的太多了而已!”

整张专辑在洛杉矶的三个月里录制完成,很多首曲目都经历了多个版本,在剔除了那些“有的过于夜店风有的太过于indie”的版本后,呈现出最终的作品将严谨的层次性与即兴感结合地更加立体。最引人注目的是长度仅三分钟的Sky Musing,怪异的曲调如同喷气式飞机起飞一样的体验,引领人们进入这场独立叙事当中。Rowsell描绘了第一次长途飞行的心理场面,一杯酒下肚后仿佛有无数想法在头顶盘旋,经过情绪化的发酵仿佛一场危机要在天空中爆发。After The Zero Hour极为柔软,有一段旋律惊艳的第二章节,如同嘈杂过后的白日梦镜令人浮想联翩。不可思议的是当人们习惯性地以为专辑将这样平稳地降落、结束时,Oddi, Joel 和Theo如同重新降临的地狱使者一般带着更丰富的层层Riff与嘈杂段落将专辑带回了之前灰暗的色调里,只是Rowsell美妙的声音还在,给这场生命之旅画上了一个稍显错愕但使人回味的句号。

回看整张唱片的歌词仍然离不开朋友爱情与自我疑问这些继承首张专辑的元素,但现实生活中的Wolf Alice始终活跃于政治活动中。他们旗帜鲜明地引导青少年对工党领袖杰里米•科尔宾的支持,却在脱欧一事上表达不同观点,仅仅是因为那样会让更多没有名气的小乐队因为签证问题而没法顺利地去国外巡演。NME对他们的推捧众所周知,如今新专辑一出,NME的乐评人毫不犹豫地给出5星满分并钦定他们就是“100%的这个国家目前最好的乐队。”这种评价让我们由衷感叹吉他摇滚确实是没落了!Wolf Alice的音乐很好,但也有很多的不够好。NME似乎太早地把旗子送到他们的手中。可是当我们再看一看他们在年轻人中的影响力,想想他们还可以用三件套让2017年的年轻人在共同的空间里获取共鸣,他们冲破旧的风格标签的野心与气质,也许我们应该抱着更大的胃口,等待他们制造更多的惊喜。

28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回应(4)

添加回应

Visions Of A Life的更多乐评

推荐Visions Of A Life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