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fter Crying Show After Crying Show 评价人数不足

After Crying 专访:对Progressive的独特理解

纪念碑的风格
Interview with After Crying

来自:http://www.progarchives.com/forum/forum_posts.asp?TID=14939

熊猫哥哥介绍过这支吸收ELP和KC精华的乐队(无可取代的最大特点是与古典音乐的融合):乐队推荐:After Crying

这是2004年对乐队的专访,乐队正好发布他们的新专辑《Show》,也是熊猫哥哥认为他们的最佳专辑,古典+现代的最佳融合。

专辑试听:虾米音乐

由于专访内容很长,所以熊猫哥哥删减了了一些你们不感兴趣的问答。

————————————————————

Q:请告诉我们After Crying究竟是谁?

A:After Crying是一种精神存在,亲密朋友之间的共同创作、生命方式、思考方式,音乐和艺术方式……

Q:你们是怎么对前卫摇滚感兴趣的?

其实我们对很多事情感兴趣,物质的、精神的、理论的、实际的,老实说我们没有对任何叫前卫的东西感兴趣,我不明白前卫(进步)的意思。

我想一列列车可以前进,因为有一个明确的目的地。我们却看不到音乐进步到哪里。我最喜欢的哲学家G...
显示全文
Interview with After Crying

来自:http://www.progarchives.com/forum/forum_posts.asp?TID=14939

熊猫哥哥介绍过这支吸收ELP和KC精华的乐队(无可取代的最大特点是与古典音乐的融合):乐队推荐:After Crying

这是2004年对乐队的专访,乐队正好发布他们的新专辑《Show》,也是熊猫哥哥认为他们的最佳专辑,古典+现代的最佳融合。

专辑试听:虾米音乐

由于专访内容很长,所以熊猫哥哥删减了了一些你们不感兴趣的问答。

————————————————————

Q:请告诉我们After Crying究竟是谁?

A:After Crying是一种精神存在,亲密朋友之间的共同创作、生命方式、思考方式,音乐和艺术方式……

Q:你们是怎么对前卫摇滚感兴趣的?

其实我们对很多事情感兴趣,物质的、精神的、理论的、实际的,老实说我们没有对任何叫前卫的东西感兴趣,我不明白前卫(进步)的意思。

我想一列列车可以前进,因为有一个明确的目的地。我们却看不到音乐进步到哪里。我最喜欢的哲学家G.K.切斯特顿说:“进步是一种比较,因为我们还没有设定最高级。”如果火车不去哪里,而只是为了开出去,这是疯狂的。这是我们时代的严重问题,我们看到现代世界的人们要忍受许多不合情理的进步、进化的压力与督促。这让人们成为盲目进步的奴隶,加入疯狂的竞争中。所以我们要停止这个毫无意义的、残酷的竞争,我们对所有的“进步”说不。

在人类生活中的很多令人兴奋的事物里,我们对音乐感兴趣,但不限于类别、风格、流派、趋势……我们是创造和思想的人,关系非常密切的朋友。

Q:每个人对前卫摇滚都有不同的理解,它对你们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许多伟大的、开放的人们,用闪烁的眼睛坐在我们面前听着我们的音乐和歌词,他们非常聪明,也有责任心,他们会组织音乐节,出版唱片,发行杂志,撰写评论……他们做这些事不为了什么。进步意味着渺小而强大的人类。

另一方面,我们对“进步”这个词有一些沮丧。我们伟大的先驱ELP和KC都被列在前卫摇滚的标签下,但他们从一开始就不满意这个词,最终厌倦了争执并接受了。而我们都不把他们当作前卫摇滚,我们把他们放在另一个音乐的圣殿里,那里你们可以发现巴赫、莫扎特、贝多芬、巴托克等人。所以我们认为ELP和KC以及他们的重要成员,都是古典音乐的当代巨人。

我们尊重当代不同领域的其他音乐家和乐队,我们学习了新旧派别的音乐,古典、摇滚、爵士、前卫、流行、金属等等。

摇滚作为一种可以沟通全球的普遍语言是很重要的。我们需要它去进行沟通。我们认为摇滚就是我们这个时代最通用的语言。它并不完美,但它活着。

Q:After Crying是一支前卫摇滚乐队吗?

A:如果大家想称呼我们是前卫摇滚乐队,那没问题,我们接受。但我们自己不认为如此。我们认为AC是现代音乐的结合体。我们不需要加入什么类别。我们认为音乐是不可分割的,音乐就像生活中的一步步行走,而不是猛进。走几步或停下来看看,欣赏景色。我们绝对不想做什么进步。

Q:我们注意到,1994年之前ELP的影响对你们而言比KC的影响巨大,但当Vedres Csaba(乐队前键盘手)离开乐队,KC的影响变大了,你能解释一下为何吗?

A:有趣的问题,因为有些人认为这种影响是反过来的。在过去25年内,ELP和KC对我们的影响没有改变过,我们一直尊敬他们两位音乐巨人。我们的音乐表达方式很类似于他们的,因为他们是我们最重要的当代音乐导师。不是谁影响多一点少一点的问题,这种影响每次都会自发出现,没有主观倾向。Vedres Csaba尊重他们中的每一个。

Q:巴托克(匈牙利古典音乐家)对你们的音乐影响大吗?

A:这很难说。巴托克是匈牙利最伟大的作曲家。我们的音乐是匈牙利式的、东方西方交融的,新音乐和古典音乐交汇的。东欧和南欧民间音乐对他的影响正如摇滚乐对我们时代的影响一样。他知道如果要和人交流的话,需要通用语言。在他的时代,没有鼓套件、电吉他、电贝司和合成器,不过我们相信,如果他有它们的话,他会使用它们。

Q:你们如何克服乐队的不断变化?

A:事实上,乐队核心没有太大变化。Egervári, Görgényi, Pejtsik, Winkler都在,Torma从第三张专辑起就是乐队成员。在早期,Csaba Vedres是乐队的主要作曲家和乐队领袖,但从其他方面说,“After Crying”乐队本身就是一个凌驾于所有乐队成员之上的领袖,成员们总是环绕在它周围。

Q:2000年,你们与KC的John Wetton一起演出了KC的经典“Starless”,这是怎样的经历?

A:实际上我们和他一起演出了两次。第一次我们演奏了“Starless”,第二次是"Night Watch"。它们都是伟大的经历,很难形容和你青年时期的伟大偶像和英雄一起站在舞台上的感觉。特别当你是一个匈牙利人时,你有25年生活在布尔什维克制度的铁幕之下,期间ELP和KC从未到你的国家演出过。

他是一个非凡的歌手,一个伟大的音乐家,即使他不太健谈,你明白我的意思。

Q:你们是怎么创作的?某个人带来一个想法,然后乐队一起开始工作?还是某人完成了歌曲后,再由乐队润色完成?

A:我们用同样的方式制作了"De Profundis" 和 "After Crying 6" 和 "After Crying Show",Görgényi Tamás收集Pejtsik, Winkler 和 Torma提供的素材、旋律、音乐片段,Görgényi从中选择,这让他想出了新专辑的概念。新专辑《Show》是从400分钟的材料中选出的,材料由Pejtsik, Winkler, 和 Torma制作。Görgényi提出概念,然后把材料安排次序。然后所有成员开始合成。一个人削减一部分,一个人带来一部分,最终得到了最初的材料提供者的认可。一些材料被旧的或者新的东西所取代。最终的创意核心定下来后,作曲家开始用音乐阐述它。每个人都提出了各自的建议,带来了音乐的思想和语言。

关键是每一个音符和每一个歌词都必须符合专辑的核心理念。

Q:AC的音乐是高度复杂的,经历六年的空白期后,我们感到你们的新专辑有很大变化,可以告诉我们变化的理由吗?

A:我不能告诉你什么,因为我们没有看到太多变化,特别是音乐上的变化。另外,这是集体创作,而不是某一个作曲家的私事。至关重要的是,我们的集体哲学和品位决定着这些音乐作品,而不是某个人的自我表达。

显然,或者我们希望乐队已经变得更为成熟,也许相比上一张专辑更加聪慧。我们的技术提高了,通过这张专辑,我们向前更近了一步。我们希望能从现代性的声音中找到一些有价值的元素,因为我们认为每个人都必须学会生活在他出生的那个世界中,试着去让它变得更好。但你如果否定它,不让自己试图在某种程度上理解它,那么你肯定无法让它变好。

Q:《Show》的专辑概念是什么?

A:这很复杂,但我尝试着说明一些。AC从来不是为了做音乐而做音乐。我的意思是我们不仅仅是“玩”音乐。我们对为艺术而艺术并不感兴趣,因为我们认为艺术是一种沟通渠道,即使它的最终目的是让人们愉悦。我们经常想让人们去思考终极问题:人类生活的意义,触发他们内心深处的情感,让他们在听完音乐会或者听完专辑后获得某种心灵净化。

我们六年的时间没有发表作品,因此我们有大量材料,在新专辑发布的前两年,我们形成了专辑的粗糙概念。概念是关于这个技术社会的,这个巨大的地球村象征着我们的星球是一个巨大的城市、一个巨大的生命体,她有一些自己的个性。她诱惑你,然后杀死你。她就像一个恶魔,但没有自由意志。她是垂死的,就像整个正在消亡的西方文明。这通常是AC专辑的主题,你可以从圣经中读到它,巴比伦的故事、堕落的舞女等等。

我们看到这个巨大的垂死的城市正在进行最后的演出,你可以称之为死亡之舞(从某种角度看,你可以发现死亡已经开始于美国,所谓复苏的新世界)。现在,我们必须生活在这个垂死的世界中,这似乎是有吸引力的和恶心的,美妙的和丑陋的,令人印象深刻的和无聊的,悲惨的和可怕的,正与反同时存在。

但我们对另一种新世界有着强烈的信念,其实它比这个世界更老。所以我们试图将两种不同新世界的影响投射在一起。在这个世界上,两种新世界并存。我们试图表达这种矛盾,我们对垂死的世界感到抱歉,它现在是我们的家园,但我们有一个很不同的、更好的世界的愿景。然而它只是愿景,垂死的世界是现实,或者在最后它将是现实。

无论如何,那些相信更好的世界的人,应该活在那里,他们应该试着为了心中的愿景,用人类的尊严去奋斗,因为这是一个伟大的挑战和终生的使命与召唤。所以任何事情都会发生,生活必须继续。

当然,我们不能逐字逐句解释专辑的全部概念。因为你问了,所以我尝试做一些粗略的解释。

Q:专辑里有各种现代音乐的元素,电子技术甚至说唱,它们都不是典型的前卫摇滚元素,为什么你要把它们包括进去?

A:我们从不想做所谓的前卫,我们从不考虑什么是合适进步摇滚的东西、什么是不进步的。我们用这些现代音乐元素,这是个集体决定。我们发现了它们的可能性与价值,以及它们合适的位置。

它们非常有趣,但是我们也看到了它们对创作的局限性,使用太多电子设备和计算机是很危险的,我们不会让它们接管After Crying。

Q:在“Secret Service”这首歌中你们用了拉威尔的波列罗舞曲和KC的“Easy Money”的旋律,你们还用了ELP的“Tocatta”旋律,在最后一曲“Life must go on”中你们用了KC 的“21st Century Schizoid Man”的旋律,这是某种致敬还是你们玩的什么游戏?(熊猫哥哥注:还用了德沃夏克的第九交响曲《自新世界》)

A:就像人们时常会引用一些名人的经典言论,是为了与他们产生联系,你试着去显示你的思想与这个世界最伟大的一部分人的联系。

Q:“Farewell”这首歌有些像舞曲,你们想拉近与当代听众的距离吗?

A:我们一直在做这种事,我们想和每个人说话,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会失去我们的立场。这首歌的声音是我们喜欢的。我们从未为了更大的成功而遵循新的风格和时尚,但我们总是汲取新的元素,它们令我们感兴趣,让我们跨出梦幻的前进步伐。

我们很不喜欢前卫摇滚的一点是,如果你想要成为一个真正的、真实的前卫乐队,你不允许做某些事,因为这些事会显得太过流行。我们不喜欢这种局限。我们不认为一个风格、流派、工具或者方法具有好或坏的固定本质。只有一个人的行为可以是好或坏的,每个风格、流派、工具都可以被善加使用。

Q:你们认为前卫摇滚可以赢得更广泛的听众,而不因为其商业性而牺牲其质量?

A:这不是音乐或者其风格的问题,这是资本主义垄断、商业主义和工业主义的问题。在每个领域,便宜而容易大量生产的产品替代手工制作的精品,这被叫做倾销和滥用。

我们认为前卫乐队是可以有获得广泛公众关注的机会的,如果他们忽略非常老派而保守的主意和做法的话,但他们否认现在已经是2004年了,而不是1969年。

Q:你怎么看到匈牙利前卫摇滚?

A:在不同音乐领域有很多有才华的年轻人,但很难从糟糕的商业广播、电视节目的疯狂噪音中听见他们。我们的政府通常不对文化太过支持,他们支持自己的政治盟友。

Q:你知道西班牙前卫摇滚吗?在你看来,有什么喜欢的西班牙乐队?

A:老实说,只有当我们去前卫摇滚节的时候我们才会遇到如今的前卫摇滚音乐,当我们有时间只为了纯粹的享受去听音乐的时候,我们通常会听很多其他类型的音乐多于前卫摇滚。如我之前所说的,我们不认为我们是一支前卫摇滚乐队。

但我们有西班牙CD,大多数是歌剧,或者为伟大的弗拉门戈吉他音乐。

Q:你们未来的计划是什么?你们有什么要成真的音乐梦想吗?

A:说实话,我们没有太多实现梦想的时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未来图景,但我相信我们会一如既往地在一起。不久之后,我们会在匈牙利做一个交响现场音乐会,不久我们会开始做一些音乐剧,或者新专辑(熊猫哥哥注:乐队随后开了live,在2011年发行了新专辑《Creatura》,之后也开了live,随后并无太大动向)。

Q:有什么最后要说的吗?

A:让我们哀悼在马德里惨案(熊猫哥哥注:2004年3月11日,马德里共有4列近郊旅客列车发生连环爆炸,造成192人死亡、1500多人受伤。这是马德里历史上死伤人数最多的一起惨案,人们相信,马德里爆炸案是基地组织为了报复西班牙介入伊拉克冲突而实施的行动。)中逝去的灵魂,我们希望我们的音乐会会是给他们的一个纪念和第一道曙光,正如我们乐队的名字一样:

——我们会再见的,After Crying。

© 2004

by Juan Mellado

Progjuan@hotmail.com
0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回应(0)

添加回应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