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是怀疑

糖糖汤

在一个饿着肚子的下午 我蜷缩在椅子上 看着480p画质的郝蕾段奕宏版恋爱的犀牛。断了网。不知为何我是不自觉带入自己到角色中 我总觉得自己像那个拆着报纸的到最后怒吼的马路 我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更好的比喻来替换那种无奈积累到一声怒吼的情绪。下午太阳透过百叶窗打到屏幕上到最后一幕,合上电脑宿舍一片漆黑。

我打开灯。不敢打开微信,生怕没有一条消息,让自己在剧中的假设成立。我是那个可怜的马路,马路一点都不可怜,我只是把自己最无力的一面投射到他身上,然后同情自己罢了。

看到他发来的10多条未读消息。其中一条包括买好的要来看我的机票。

我分享了明明的《氧气》给他,他说他看过恋爱的犀牛。在14还是15年?

那时候他还和她在一起,他一定是和她一起看的,在国家大剧院小剧场。我说哇!然后实在不知道要如何大大咧咧插科打诨过去了。我想象中她的侧脸,虽然我从来没见过她,但她仿佛幽灵一般出现在每一个有他的场景,每一个我以为独家的记忆。我佩服自己的脑补能力,有时候也感谢自己敏感到想象力如此丰富,应该趁这个机会多写点东西。

我突然开始哭,幸好有屏幕,大概还能保持阳光少女的日常。

我觉得自己像个神经...

显示全文

在一个饿着肚子的下午 我蜷缩在椅子上 看着480p画质的郝蕾段奕宏版恋爱的犀牛。断了网。不知为何我是不自觉带入自己到角色中 我总觉得自己像那个拆着报纸的到最后怒吼的马路 我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更好的比喻来替换那种无奈积累到一声怒吼的情绪。下午太阳透过百叶窗打到屏幕上到最后一幕,合上电脑宿舍一片漆黑。

我打开灯。不敢打开微信,生怕没有一条消息,让自己在剧中的假设成立。我是那个可怜的马路,马路一点都不可怜,我只是把自己最无力的一面投射到他身上,然后同情自己罢了。

看到他发来的10多条未读消息。其中一条包括买好的要来看我的机票。

我分享了明明的《氧气》给他,他说他看过恋爱的犀牛。在14还是15年?

那时候他还和她在一起,他一定是和她一起看的,在国家大剧院小剧场。我说哇!然后实在不知道要如何大大咧咧插科打诨过去了。我想象中她的侧脸,虽然我从来没见过她,但她仿佛幽灵一般出现在每一个有他的场景,每一个我以为独家的记忆。我佩服自己的脑补能力,有时候也感谢自己敏感到想象力如此丰富,应该趁这个机会多写点东西。

我突然开始哭,幸好有屏幕,大概还能保持阳光少女的日常。

我觉得自己像个神经病,是他把我变成神经病,可是和他没关系,因为我本身就是神经病,没有他,还有一百种方式让我知道自己是个经不起刺激的神经病。

我不敢听每一个带着前任 影子 此生最爱 的故事。我太脆弱了。

我很痛苦,我不知道还要折磨自己到什么时候,我企图通过逃避每一件现实的困境,创造消极自由来回避自己内心的黑洞。

有人说谈恋爱就是要开开心心的。

那是有人不是我。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痛苦变成一件可耻的事儿?

我就是痛苦,我想理直气壮的偏执的痛苦。

廖一梅写道:

「爱是折磨,对我来说,正是这种折磨有着异乎寻常的力量。为什么是古希腊的悲剧而不是喜剧更能体现人类精神?因为令人类能够自己敬重自己的品质都不是轻松愉快的。

人人都能找到自己的最佳位置,都能在感情和实利之间找到一个明智的平衡支点,避免落到一个自己痛苦,别人耻笑的境地。这是马路所不会的,也是我所不喜欢的。」

幸好有人告诉我,痛苦得理直气壮一点。

恋爱可以是一件痛苦的事情,它放大你人性中最脆弱的一面自卑敏感自私占有欲控制欲计较…让你反思自己如何成为这样。

它按着你的头 让你沉入水底 水涌入你的口鼻 让你闻到血腥的味道 让你痛苦 让你清醒 逼着你打断那些你高傲地以为是独特印记的软肋

早晚

有一天

用各种办法

我甚至夢到過那個人,夢到她一舉一動,讓我懷疑自己是個變態。我知道自己大概是誇大了她的特別,覺得她是高高在上獨一無二的女神。

我叛逆我嘶吼我想用各種方法表現我的獨特

我想過紋身抽煙喝酒

我想過自殺

我想做最俗氣的成功者

我想當冷傲的才子

我想引起注意我想不被忘掉我想至少成為你口中 曾經有個人

我就想找到自己的位置告訴自己我獨特我不可替代我不被遺忘我是一道痕跡

可是 我只看自己遺忘的投射 不過是用另一種形式 告訴自己 你他媽到底想活成什麼樣。反正不是這樣。

我甚至想 我不愛你 我只愛自己 我只想掌控你的心讓你忘不掉我。

我想一定要超過她 我考第一我變美我讀一萬本書我英語考滿分

可是然後呢 如果你只喜歡她呢,如果你只喜欢她呢。

我总觉得你不爱我,我知道自己值得愛 但是你好像並不懂我。可我清楚看到你爱我?是我一直在和自己拧巴,和自己的五脏六腑在打架。

我害怕你離開我 我努力獨立不依賴我不怕你離開我 我難過我沒體驗過全心相信一個人的感覺 我沒體會過與紅泛舟頤和園里的瘋狂的心境。我想要轟轟烈烈,我要叛逆,我心裡有一團火要燒死我自己,我无处安放,我小心翼翼八面玲珑。

是爱情,还是只是我人性中的某些压抑的放大。

但我想我愛你 我永遠不想傷害你 如果有一天我一定會離開你 我如何不傷害你 我迴避親密 我甚至想我們一起做過那麼多事情 你下一任會不會也很痛苦啊。我他媽好像瘋了。

我越來越能理解神經病

也再也找不到像我一樣的神經病了。

我想我会离开你有一天很久很久之后?因为我不能接受有前任的人?我自己听起来都可笑,可是我是神经病。可能我是完美主义?这病要治的。

我面对无解的自我折磨,只能痛苦下去,

我可以靠很实际的努力与所得来解决自卑,但始终做不到自我和解。我知道有一个点一直在扭曲着,它隐隐作痛。也许有一天就升华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回应(0)

添加回应

恋爱的犀牛的更多乐评

推荐恋爱的犀牛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