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omanticism Aromanticism 8.5分

Pitchfork乐评翻译——「Aromanticism」

C.W.
2017-10-01 11:59:57

Moses Sumney的首张专辑是一次对于孤独的深情和辽阔的拥抱。他深重忧郁的歌曲创作审视了定义我们这个电子时代冷漠的残酷。

写得挺好的,顺手翻译,可以随意看看。

原作者:Jason King

原文地址:https://pitchfork.com/reviews/albums/moses-sumney-aromanticism/

评分:8.6/10


非裔美国作家和活动家兰斯顿·休斯(Langston Hughes)在1946年写下这些不带情感的歌词:“夜晚对我不是浪漫的/解开星星,让它们下来”。在Moses Sumney全长的首张专辑中,这位艺术灵魂乐手和创作歌手利用了休斯的忧郁情感的持续共鸣。在被一种对爱情的需求构造的世界中,说不要去体验爱情,是什么意思呢?

和其他的后-亚瑟·罗素(Arthur Russell)的别具风格的音乐家(如Arca和Perfume Genius

...
显示全文

Moses Sumney的首张专辑是一次对于孤独的深情和辽阔的拥抱。他深重忧郁的歌曲创作审视了定义我们这个电子时代冷漠的残酷。

写得挺好的,顺手翻译,可以随意看看。

原作者:Jason King

原文地址:https://pitchfork.com/reviews/albums/moses-sumney-aromanticism/

评分:8.6/10


非裔美国作家和活动家兰斯顿·休斯(Langston Hughes)在1946年写下这些不带情感的歌词:“夜晚对我不是浪漫的/解开星星,让它们下来”。在Moses Sumney全长的首张专辑中,这位艺术灵魂乐手和创作歌手利用了休斯的忧郁情感的持续共鸣。在被一种对爱情的需求构造的世界中,说不要去体验爱情,是什么意思呢?

和其他的后-亚瑟·罗素(Arthur Russell)的别具风格的音乐家(如Arca和Perfume Genius)一样,Sumney也沉迷于流动性、缓慢的歌曲创作风格和氛围性的制作。在之前的几个EP中(包括去年的「Lamentations」),他探索了这种流动的、朴素的环境感的运用,同时将他本人与他朴素的吉他编曲和表现区分开来。他微妙的和声进程让人想起巴西的爵士大师们(如Gilberto Gil)以及Flying Lotus的当代新爵士。Sumney的情感主义和狂喜的低声吟唱也将他与90年代后被低估的新灵魂乐(如India.Arie、Lianne La Havas和Bilal)的遗产连接起来。他对于钻牛角尖的、放荡不羁的黑暗有着一种时髦的洛杉矶式观点,这使得他的音乐成为Issa Rae的冒失鬼HBO系列喜剧“Insecure”的完美原声带,并且,他2014年的ballad“Plastic”(也被收录在「Aromanticism」中),曾经在那部电视剧里出现过。他的独特、怪异的风格融合了许多迥然不同风格的影响,借鉴了从70年代以来每一个十年的音乐类型,但似乎并不受限于其中任何特定的一种。

Aromanticism(非恋爱主义)的概念——没有能力或不愿意对于浪漫的感觉或爱情进行回应——贯穿在Sumney的精致的、存在主义关怀的歌词中:破碎的、失望的、孤独的Sumney就像梅尔维尔(Melville)笔下孤苦伶仃的Bartleby一样,忧郁地从窗口凝视着窗外的空白,或者也许像是一个21世纪版本的Tina Turner,低唱着“那和爱情又有什么关系呢”。但他在排除掉这样一种可能性——寻求与伴侣持续的亲密关系和爱情的可能性——的时候发现了一些激进的政治内容。在质感光亮的歌曲“Doomed”中,他唱道:“如果没有爱情是对上帝不敬/你会把我扔到路边吗?”然后是“Indulge Me”中的怨愤:“没有人再来打扰我的身体/在我的所有旧情人都找到了恋人之后”。在这些时刻,Sumney显然是一个更加悲观的弗里德里希·尼采(Friedrich Nietzsche),而不是自由主义者詹姆斯·鲍德温(James Baldwin)。

Sumney对于孤独和与世隔绝的欣然接受——如果用作家和诗人Amiri Baraka的话来说,叫做他的“虚无主义”——在我们当下的文化语境中有特定的回响,在这个时刻,所谓的自由世界领导者在毫不留情地打压黑人对于自身受侵害的抗议。Sumney无法忍受体面政治或不经思考的正能量叙事手法的虚假外衣。你不会在悲痛欲绝的“Don’t Bother Calling”中听到圣歌式的东西,在“Quarrel”中也没有好莱坞式的结尾,来自不平等背景的伴侣之间的相互吸引最终只能导致不相称:“我们无法成为恋人/只要我是另一个”。

Sumney深重忧郁的songwriting审视了定义我们电子时代冷漠的残酷。它也同时提醒我们同性婚姻的斗争在多大程度上改变了千禧一代对于常态的兴趣以及对于Tinder[在线约会app]时代的亲密关系的追求。爱情需要被欲求吗,更少地,被发现吗?Sumney的音乐是忧伤的,但它仍然充满色欲和性感:有着强烈性色彩的幽会歌曲“Make Out in My Car”,充满爵士长笛声,不断重复这个hook:“我不是在试着想和你上床/我只是想在我的车里与你温存”。「Aromanticism」通过性感的音乐技巧想像出了一个没有爱情的宇宙:我想一些情侣很可能会在边听着这些歌曲,边碰撞和摩擦的时候沉浸到深深的爱意中。精致的制作十分的动情和大胆:在周围制造出大量真空,你不得不挖掘出梦幻般的和声与带有奇怪情感的新古典弦乐。还有,Sumney的游丝般的假声,和Smokey Robinson以及Thom Yorke相像,是把整张专辑串起来的一条丰富的线索。「Aromanticism」的宁静以及沉着的敏感,是一种戒毒,把我们从构成每日新闻的令人疲惫的信息流中解救出来。

“我能告诉你一个秘密吗”,Sumney在“Plastic”中轻声地说,把他的声音在一段无音乐的寂静中拉长。在一个全世界被邪恶的残酷和对于黑人的持续的镇压定义了的时刻,「Aromanticism」夺取了一个阵地来传递那激烈的、粗犷的态度和感觉。如果要对这些歌曲做出一个批评的话,那么就是Sumney没有唤出他在音乐上借鉴了的一些经典时代爵士乐的狂热的智慧和热情的人文主义(想想Andy Razaf、Billy Strayhorn或Fran Landesman)。这张专辑迎合了悲观主义者,他们认为,我们的文化对于浪漫和爱情的无脑的关心把我们的注意力从种族和阶级权力斗争的必然性上转移开来了。这可能会让那些认为这两种追求并不矛盾的人感到困惑和惊讶。二十世纪最伟大的殖民地政治和殖民地爱情作家Franon Fanon也是一个怀疑论者,与Sumney相似:“我的身体总是让我成为一个发问者”,他在1952年的《黑皮肤,白面具》里写道。但Fanon认为,浪漫的爱情是可能的——这就是为什么爱情是值得批评和破坏的首要原因。而对于Sumney而言,他似乎走上了一条不同的道路:潜入荒凉的空白,寻找答案,并在路途中给予我们音乐的盛宴。

37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回应(0)

添加回应

Aromanticism的更多乐评

推荐Aromanticism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