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inging Mailman Delivers The Singing Mailman Delivers 评价人数不足

不说音乐,说点故事

尹天赫

我第一次听John Prine,是他那首唱了又唱的Souvenirs。

那时候我才初二,大概14岁左右的样子。英语还没有那么好,只能依稀听懂一些词,更别说深层次的涵义了。第一次听的时候,觉得这个调子怎么这么奇怪,这个人的嗓音也听着沙沙哑哑的。但是这首歌就好像有魔力一样,听了一遍,又听一遍。

我初中上的是郑州外国语中学。由于家离得远,在学校旁边租了房子,周一到周五就住在那里。除了学习资料,其他什么电子设备一概没有,只有一个勉强可以充当播放器的“电子相框”,一个步步高牌的复读机,一个反复听了不下十遍的英语磁带,和一个严重漏音的耳机。

那时候想在睡前听歌都十分麻烦:“电子相框”插不了耳机,磁带上有没有音乐。那时候,秉承着我党长期以来的艰苦奋斗的的精神,我开始了我的计划。每天天亮的时候,把耳机连上复读机,再把耳机上那个小得不能再小的的麦克风紧紧贴在电子相框的音孔上,一首一首地把里边的歌录进磁带里。

就这样,我成功地录进去了大概一整个磁带的歌,从The Stone Roses到David Bowie,从Radiohead到Neil Young,全被塞进了这个小小的磁带里边。

但是这盘磁带听得最多的,还是这首Souvenirs。

我不...

显示全文

我第一次听John Prine,是他那首唱了又唱的Souvenirs。

那时候我才初二,大概14岁左右的样子。英语还没有那么好,只能依稀听懂一些词,更别说深层次的涵义了。第一次听的时候,觉得这个调子怎么这么奇怪,这个人的嗓音也听着沙沙哑哑的。但是这首歌就好像有魔力一样,听了一遍,又听一遍。

我初中上的是郑州外国语中学。由于家离得远,在学校旁边租了房子,周一到周五就住在那里。除了学习资料,其他什么电子设备一概没有,只有一个勉强可以充当播放器的“电子相框”,一个步步高牌的复读机,一个反复听了不下十遍的英语磁带,和一个严重漏音的耳机。

那时候想在睡前听歌都十分麻烦:“电子相框”插不了耳机,磁带上有没有音乐。那时候,秉承着我党长期以来的艰苦奋斗的的精神,我开始了我的计划。每天天亮的时候,把耳机连上复读机,再把耳机上那个小得不能再小的的麦克风紧紧贴在电子相框的音孔上,一首一首地把里边的歌录进磁带里。

就这样,我成功地录进去了大概一整个磁带的歌,从The Stone Roses到David Bowie,从Radiohead到Neil Young,全被塞进了这个小小的磁带里边。

但是这盘磁带听得最多的,还是这首Souvenirs。

我不知道为什么,不知道。之后陆陆续续听了很多John Prine的歌,听他的摇滚,听他的乡村。虽然也曾有打动过我的歌,但始终没有找到Souvenirs这般的感动。事实上,在我心中没有任何一首歌能和Souvenirs媲美。这其中不乏有着Pink Floyd那种牛逼到极致的编曲的歌,不乏有着Oasis那种口水到不行的歌,不乏有着Joy Division那种阴郁至极的氛围的歌... ... 但是,编曲编得再丰富,在John Prine的单纯细腻的吉他和嗓音面前,仿佛都失去了光芒。

那盘磁带可能已经遗失了-- 至少我已经有几年没有找到过它了。有时候命运真的是捉弄人,就像Souvenirs这首歌里唱的一样:

Well it took me years, To get those souvenirs, And I don't know how they slipped away from me.

可能就是这样吧。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回应(0)

添加回应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