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户星座 猎户星座 8.2分

清白之年

yellowist
2017-08-12 22:23:38

我真不知道朴树到怎么想到清白这个词的,这一一个人人都知道但却有些陌生的词。现在没人会讨论清白这个事儿了,因为它带着迂腐与落后的背景。人活着就是好的,何必在乎那些已经过去了的破事儿呢?

当你伤痕累累的时候,人们会说,没关系,现在没人在乎这个。大家都很开放,很有思想,很宽容,很善良。你应该勇敢,应该坚强,熬过去就能迎来曙光。又或者说,这一切都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要去钻牛角尖。还有的人说,如果是我的孩子,我也会劝她看开点呀。我自己也不是这么过来的么。

我听过很多劝慰的语言,我觉得本质上他们和那些羞辱我的言语并没有什么本质的不同。我在漫不经心的安慰中被伤害,这与伤害本身并没有区别。所以人学会了沉默,我再也不想跟人讲话。

这个世界允许怀念很多东西,比如少年时候轻飘飘的体重,灵活的身体,稚嫩的肌肉,用不完的精力,还没有被定性的人生。但是我们却很少去怀念,我们曾经清白的身体。而朴树却莫名其妙的捕捉到了这个词语,这个我觉得最本质的一个词语——清白。当我们没有和人有过肉体的纠葛,当我们还对赤裸羞涩,当我们还对一切敏感,当性还遥远——那个时候我们还是多么的和善。

我们对自己的性目标有

...
显示全文

我真不知道朴树到怎么想到清白这个词的,这一一个人人都知道但却有些陌生的词。现在没人会讨论清白这个事儿了,因为它带着迂腐与落后的背景。人活着就是好的,何必在乎那些已经过去了的破事儿呢?

当你伤痕累累的时候,人们会说,没关系,现在没人在乎这个。大家都很开放,很有思想,很宽容,很善良。你应该勇敢,应该坚强,熬过去就能迎来曙光。又或者说,这一切都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要去钻牛角尖。还有的人说,如果是我的孩子,我也会劝她看开点呀。我自己也不是这么过来的么。

我听过很多劝慰的语言,我觉得本质上他们和那些羞辱我的言语并没有什么本质的不同。我在漫不经心的安慰中被伤害,这与伤害本身并没有区别。所以人学会了沉默,我再也不想跟人讲话。

这个世界允许怀念很多东西,比如少年时候轻飘飘的体重,灵活的身体,稚嫩的肌肉,用不完的精力,还没有被定性的人生。但是我们却很少去怀念,我们曾经清白的身体。而朴树却莫名其妙的捕捉到了这个词语,这个我觉得最本质的一个词语——清白。当我们没有和人有过肉体的纠葛,当我们还对赤裸羞涩,当我们还对一切敏感,当性还遥远——那个时候我们还是多么的和善。

我们对自己的性目标有着敬意,礼礼貌貌。不会像一个疯子那样仇恨,也不会像个流氓一个索取,还不会像个无赖那样的没有底线。我们可以骂男同学或者女同学,或者随便跟人打架,可以和父母顶撞,但是我们从来没有坏到那般地步。

坏到为了自己的一点点的利益,去毁掉别人的人生。

坏到为了自己一点点的欢愉,去夺走别的救命稻草。

坏到为了让自己的一点形象不那么难看,去塑造别人的堕落。

然后总结,这都是你的想象。

这个叫被迫害妄想症。

清白就像荷尔蒙,年龄到了就干了。清白没有了,人也就不再善良了。

你们不清白了。

我也不清白了。

你们过得很好。

我却在睡觉,

因为梦里还有清白。

能写出这样的歌词,所以有那么多人炽热的爱着朴树。他的作品像是这个世界中的一声呐喊,它不需要任何物质而庸俗的包装,但却宁静而顽强的拒绝苟且。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回应(4)

添加回应

猎户星座的更多乐评

推荐猎户星座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