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鄉 歸鄉 9.3分

专辑歌词(听校版)

洛伦佐

豆友paradise贴了歌词,听完歌后,发现有很多不一致的地方,故逐首校对,粗体标示,以飨各位乐迷。

《归乡》

啦啦啦 啦啦啦 啦啦啦 啦啦啦

啦啦啦 啦啦啦 啦啦啦 啦啦啦

一如我昨天离开她 她没有说话

一如我今天走向她 她没有说话

夕阳下的稻花都开了 晚风习习的吹

风里有人呼唤我 回来了贪玩的孩子

啦啦啦 啦啦啦 啦啦啦 啦啦啦

啦啦啦 啦啦啦 啦啦啦 啦啦啦

夕阳下的凤凰花开了 晚风温柔的吹

风里有母亲的呼唤 回来了迷失的孩子

我的故乡她不美 怎么形容她

我的故乡她不美 要如何形容她

晒谷场上的星空 南十字星在哪里

春雨之后的芬芳 儿时的梦想在哪里

我的母亲她不美 怎么形容她

我的母亲她不美 要怎么形容她

《美好的哲学课》

没有什么是容易的 也没有什么是困难的

稻田上的浮云象是米老鼠 课本里都是些犯睏的鬼话

不如唱首歌给我听吧 这个有点面熟的过客

日子要么像过气的黑胶唱片 生活是不重叠的 同心圆

每个人都抢了单程票 搭上了奔向末日的列车...>

显示全文

豆友paradise贴了歌词,听完歌后,发现有很多不一致的地方,故逐首校对,粗体标示,以飨各位乐迷。

《归乡》

啦啦啦 啦啦啦 啦啦啦 啦啦啦

啦啦啦 啦啦啦 啦啦啦 啦啦啦

一如我昨天离开她 她没有说话

一如我今天走向她 她没有说话

夕阳下的稻花都开了 晚风习习的吹

风里有人呼唤我 回来了贪玩的孩子

啦啦啦 啦啦啦 啦啦啦 啦啦啦

啦啦啦 啦啦啦 啦啦啦 啦啦啦

夕阳下的凤凰花开了 晚风温柔的吹

风里有母亲的呼唤 回来了迷失的孩子

我的故乡她不美 怎么形容她

我的故乡她不美 要如何形容她

晒谷场上的星空 南十字星在哪里

春雨之后的芬芳 儿时的梦想在哪里

我的母亲她不美 怎么形容她

我的母亲她不美 要怎么形容她

《美好的哲学课》

没有什么是容易的 也没有什么是困难的

稻田上的浮云象是米老鼠 课本里都是些犯睏的鬼话

不如唱首歌给我听吧 这个有点面熟的过客

日子要么像过气的黑胶唱片 生活是不重叠的 同心圆

每个人都抢了单程票 搭上了奔向末日的列车

不许后悔也不敢跳车 刻在记忆中的是风干的泪痕

当年那个腼腆的小孩 转眼之间变成疯狂的革命份子

没有后悔也不曾走开 埋在青春柱下的是美好的哲学课

黑胶唱片它转了又转 播来播去都是同一首歌

稻田上都种起了咖啡屋 网络上尽是些无聊的屁话

不如让我为你跳支舞吧 生命过客

日子要么就爱你到死 生活是无节奏 单人舞

每个人都抢了单程票 搭上了奔向黄昏的列车

也许后悔也有人跳车 吹在旅途上是风和日丽的情歌

当年那个美丽的女孩 转眼之间生了猪一样的一堆小孩

没有想过也没有不好 埋在现实里是荒缪的哲学课

我们都抢了一张单程票 搭上了奔向末日的列车

但别问我是否想要重来 也许可以吧 只要你还在

当年那个疯狂的小孩 转眼之间变成哰叨的歌手

总有许多越不过的山丘

埋在青春柱下的是苦苦笑着的哲学课

《61号省道》

甜心宝贝她知道 这是一条跟爱情一样无法修补的长路

白沙屯在季风里显得孤独 海峡上有雾笛声不再有人哭

给我五十块的槟榔吧美丽的西施 省道上并不只有廉价的荒芜

即使我己老去又没有存够钱 然而我也曾经有过迷人的青春

我无法对着过去发誓 我无法再遇上五十块钱的独舞

甜心宝贝她知道 这是回忆一样曲折又斑驳的长路

虽然故乡的影子已渐模糊 省道上最可耻的是孤独

甜心宝贝我不孤 他会带我走上回家的路

甜心宝贝就要去城里嫁人 这里除了疾风她从没有见过好人

也许有一天她要回来 循着省道披上一袭破碎的梦

给我闪亮的温暖吧美丽的西施 省道并不只有骄傲的荒芜

即使我已老去乡音又不甜美 然而我也曾经有过一场华丽的战争

没有人要对着过去伤悲 省道的尽头是没有人的小村

村里有我深深爱着的人 睡在斜阳里的青鲲鯓

甜心宝贝我不孤独 省道是我回家的路

甜心宝贝我不孤独 他会带我走上回家的路

甜心宝贝我不孤独 省道是我回家的路

甜心宝贝我不孤独 他会带我走上回家的路

甜心宝贝我不孤独 啦啦啦~ 回家的路

《卖田》

自从七叔走了以后 就没有人再提起那块毫不起眼的田

那田本来就是要种庄稼的 你们尽图个什么劲

爷爷说你先把门给掩上了 我来说个故事给你听

浊水溪的水源头 埋藏在鬼魅般的云雾里

我问你那里来的呀 你取了名字你没有改了姓

你吃了莿仔埤养的稻米 你喝了黑泥浆洗的水

你别信了掌权的人说 英明的人出了好价钱

土地上长出了烟囱 爷们穷到只剩下了钱

真想喝杯酒啊 在从不下雨的南溪州

蛙鸣埋葬在高墙之下 掩在雾霾里的文明

七叔你不要回头啊 在从不忏悔的南溪州

良心埋葬在情欲之下 真不知道该如何去对以后的人说

自从七叔走了以后 再也没有见过那老欺负孩子的陈老师

听说他去了村子的那一头 种了一园子火红的凤凰花

花间里隐藏了许多的秘密 陈老师的故事最神奇

而我们最爱的校花 她嫁去了美利坚

别问我哪里来的呀 换了个名字我没有改了姓

你爱上了城里的凤凰 你喝了西方来的黑牌

你别信了城里的人说 掌权的人比你聪明

土地上长出了烟囱 爷们苦涩的回忆着从前

老天爷啊它不哭泣 在从不下雨的南溪州

白云躱藏在紫雾之外 掩在谎言里的文明

老师你不要回头啊 在从不下雨的南溪州

秘密埋藏在温柔的心里 永远不会说出去

自从爷爷走了以后 就没有人再觊觎那块毫不起眼的田地

那田本来就要种庄稼的 你们尽图个什么劲

孩子先把门给掩上了 我来说些故事给你听

浊水溪的水源头 住着会唱歌的祖灵

都问你那里来的啊 你换了个名字你甚至也改了姓

你吃了爷爷亲手种的稻米 你喝了母亲河流淌的奶水

你别信了掌权的人说 英明的人会给你好价钱

土地上长出了烟囱 爷爷死也不卖的田

真想喝杯酒啊 在晴朗如洗的南溪州

祖坟已埋葬在高墙之下 走在紫色沙尘里的人民

爷爷你不要回头啊 在从不忏悔的南溪州

良田埋葬在贪欲之下 真不知道该如何去对以后的人说

七叔你不要回头

《七叔》

天空的云朵结在一起 像卡通里的大力水手

孩子们扔了书包 追着埤仔的老牛在奔跑

晚风里带㸃甜甜的咸鱼味

七叔他站在桥头 身边是他闪亮的motorcyle

孩子我跟你说 叔叔要去一个遥远的地方

那里是男人的方向 情欲的理想国

餐桌上凉的咸鱼 早就已经没有滋味

七叔张着铁青的脸 爷爷拽了门之后的咆哮

城里来的女人 让七叔变得好有精神

邻居们都说她是外省来的狐狸精

我那里想得这么多 七叔的眼里映着烈火

村子里的人说他着了魔 他搭上了城里的坏种

好冷好冷的一个冬天 七叔他轻轻敲着我的窗

看起来脸上都结满了风霜

他点了一根时髦的西洋烟 问起了家里的种种

爷爷是否还念着他 不孝的他 不孝的他

我那里想得那么多 我心中也有烈火

发动起来吧摩托车 要去梦想的那一方

我没有问他 七叔是不是已经到了他的理想国

七叔的眼里有种迷人的空洞 迷人的空洞

他身上有好闻的洋烟味 和抹了香精的浪子头

浪子在那个冷冷的夜里 掩没在黑里再也没有了消息

村子里的人说他着了魔 任谁劝也不回头

溪畔的稻子已经垂了头 七叔没有迟疑的大步走

七叔你不要回头

《海峡》

啊~ 啊~ 啊~ 啊~

西风斜阳 还有一匹怔忡的瘦马

海峡的波澜平静了吗 何处是老芋的家

部队走了以后 留下无依的老兵

象是旧时代不要 扔了的包袱

谁会记得他 孤魂野鬼不进忠烈祠

娶个哑巴很呆顿 生个娃儿叫大头春

我请问你先生呀 溪畔那儿有个荣民村

我是那里来的呀 只是忘了怎么回家

我请问你先生呀 我的部队是哪来的呀

大家都说我疯了 可我爱国家爱的很深

啊~ 啊~ 啊~ 啊~

大头春呀大头春 爸爸疯子外省猪

海峡的喧闹该停止了吧 老芋仔他想要回老家

泉州广州南溪州 这是哪儿来谁告诉我

主义啊领袖啊 任凭国家都抛弃我

部队走了以后 留下了鬼样的碉堡

碉堡鬼屋那儿 长成了参天的木棉树

大头春你爬上树 看看海峡那边的老祖母

老袓母啊我的亲娘 告诉我那里是咱的家

你别看我这里啊 我这里很快存够钱

带上我家的大头春 去跟领袖要咱的田地

你别看我这里啊 这里有战士授田証

大家都说我已疯了 可我爱领袖爱得很忠贞

啊~ 啊~ 啊~ 啊~

《成功的旅舍》

(西塔琴伴奏)

这不是我要的那种生活 你以为你跟这个世界很熟

后来的故事跟期望总有些错过 明天还是一样去上班

以为可以仼性的背叛了命运 可惜你发现后来也没有

听着那首绝版的老歌 像初恋的情人可惜没有结果

街头上的路人不再认得 转角那家不太成功的旅舍

一百年来都没有人进驻过 谁还稀罕太平的生活

最后一场电影似乎还没有完结 而你还是不愿饶了你自己

阴晴乍雨的生命又回到了原点 难道这是你要的生活

这不是你还记得的那条老狗 没有跟你抛弃的地方很熟

道路的两旁景物确实依然很丑 明天每个人一样去上班

找到了那一只寻遍了世界的青鸟 听说你发觉后来也没有

青鸟一直跟在你的身边 只是疯狂的你从来没有发现

陌生的旅人,有没有发现你半生的旅程 或许走了不到一寸

没有尽头的欲念该停止在谁的臂弯 你可以,你可以沉沉地睡去

最后一段旅程似乎还没有尽头 而你始终不愿原谅自己

平凡无趣的生活又回到了原点 难道这是要的生活

难道这是,难道这是你要的生活

《穗花》

(最动听编曲,提琴吉他,舒缓优美。)

溪边有人在说话 说阮在等待伊

真像稻米它在叹息 微风要去那里

梦啊梦中有看到伊 说伊现在很惬意

等待你会走开 稻子跟风注定要分离

我要教你说台语 说我常会想到你

别了故乡 别了我最爱

初恋悲情HAMONI

我要跟你说台语 说我心里有悲喜

谁是微风是稻米 稻子跟风注定要分离

青春不值几两银 仰头就忘记

风中的稻花都头低低 没人应该是孤单

夜夜他乡想到伊 何时再相遇

别再等待你快走开 风中琴声violin

我要教你说台语 说我常会想到你

谁是微风是稻米

初恋悲情HAMONI

我要跟你说台语 求你不要再哭泣

别了故乡我的爱 稻子跟风不能在一起

青春不值几两银 仰头就忘记

真像稻米它在叹息 微风到底你要去哪里 去哪里

《阿春》

奶奶挑了菜担子摆在村子口

陌生的日子啊 做了一个梦

梦里人家说 阿春他爸爸死在牢里头

他妈妈是谁 没有人见过

每个人编织着如花的生活

什么第一志愿什么轻狂的自由

村子口的老人笑着说 留下几个孩子吧

老人家的棋局都没有了对手

普通的日子啊 我们都听了许多

谁也不能做什么 啊 何必要懂得

那些年的那一天 美国人登陆了月球

而南海那还迷漫着法西斯的战火

这些年来啊 世界改变了许多

可我梦里的人们为何都不老

梦里的故乡 像一滩吃人的泥沼

阿春啊 他走回无边的泥沼

村子口的老人说 阿春阿 今天还来不来

学校都毕业了 他还能做什么

校门口的凤凰花 早晚都要谢了

再见了我的朋友 美丽的天真

少年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

什么第一志愿什么轻狂的自由

围着下棋的老人都笑着说 他只有混流氓

这苦命的孩子是我们养大的

啊 这样的故事 你听了许多

没有人说你应该要懂得

总有那么一天 我们没有了眼泪

麻木的你我相逢在人生的路口

阿春你不要缠着我 我不再是你的朋友

故乡里做了奇怪的梦 离开就醒来

他说 如果我的奶奶不在了 我也会逃走

离开我们的故乡吧 那里都会很自由

《浮云车站》

浮云车站 最后离开的人要关灯

思念是一封没有寄出的长信

Stay lay lady lay

回忆是黑色的地毯

你走在上面如此的悲凉

说起来都为了自由 算不上辜负了什么

爱情有眼泪才会可口

从你的怀抱走开 在另一个醒来

跟梦中的你说再见

窗外是一样的蓝天 我们想去流浪

你会在云端那边等我吗

决定要卖了青春 换一杯苦苦的酒 跟失去的自己说再见

不要悲伤 今天要把自己还给你

夜归的人怎么可以还有借口

Stay lay lady lay 昨天是一道长长的影子

你走在上面如此悲凉

说可以有些洒脱 算不上留下了什么

青春是春药 如此激情

从一个驿站走开 在朦胧中醒来

跟逝去的自己说再见

推开了彼此的承诺 我们都去流浪

你会在云端的那边等我吗

决定就卖了浮生 换一杯苦苦的酒

跟逝去的昨天干杯

《昨天今天明天》

昨天 你说会想我 也没有说谎 就悄悄的走开

明天 是谁邀请你来的 他等在窗外 但是我还活在昨天

既然谁都不比谁有情 曾经爱过的人都该明了

不要回首让她走 别再说你会想我

忘了吧 岁月那么难以捉摸

也许没有人应该活在今天却想回到昨天

呜~

昨天你饶了我吧 有你在的昨天

呜~

你就离开我吧 没有你的今天

明天 当你遇见他的时候 你会跟他说 我已不再哭泣

今天 我做了一个有你的梦 明天在窗外 而我不想再醒来

既然谁都不比谁无情 那么爱过的你怎会明白

别说再见让我走 如果你不想醒来 在今天 忘了吧

真爱那么的疼痛 当然没有人可以活在今天 却又想问天

呜~

明天在窗外 今天会变成昨天

昨天今天和明天 我只是忘了要将自己放在哪一天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回应(0)

添加回应

歸鄉的更多乐评

推荐歸鄉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