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2/1001 The Birth of the Cool

AzureAoi

1949年,一个名叫Miles Davis的二十四岁年轻人,从“飞鸟” Charlie Parker和Dizzy Gillespie的羽翼之下走出来,因为他意识到,企图复制那些bebop导师们令人眩晕的和音联翩之乐简直是浪费时间。他 的解决方式是:集结纽约城一帮年轻时髦的伴奏乐手阵容,着手反对并重新建构比博普音乐语言,将其扩展到一个新鲜的即兴空间。而对Miles来说,此空间就是这个轴心般的创意场所,他第一次作为领头人来录音。

Miles将弱音小号曲调穿入Gil Evans、 Gerry Mulligan、 John Lewis等人的典雅管弦乐编曲之中,塑造 了一种和音“酷”爵士符号,它受惠于欧洲古典音乐,也一样受惠于bebop和ragtime爵 士乐。他在开场曲“Move”中的弱颤音小号独奏为一系列印象派音调诗歌定下步伐,这是比博普执迷于 和音的过激面所催生的寻求朴素的必然结果。但这股酷劲依然能跳摇摆舞——有“Jeru”中Miles与Lee Konitz轻快的中音萨克斯互动配合为证。

在他这张标志性的唱片封面照中,摄影师Aram Avakian精确地捕捉到他克制的超然与集中的情感力 量两者之间的相互作用。乐评人也认同了这张唱片“悄然大胆”的态度——然而,公众并不接受。“酷 ...

显示全文

1949年,一个名叫Miles Davis的二十四岁年轻人,从“飞鸟” Charlie Parker和Dizzy Gillespie的羽翼之下走出来,因为他意识到,企图复制那些bebop导师们令人眩晕的和音联翩之乐简直是浪费时间。他 的解决方式是:集结纽约城一帮年轻时髦的伴奏乐手阵容,着手反对并重新建构比博普音乐语言,将其扩展到一个新鲜的即兴空间。而对Miles来说,此空间就是这个轴心般的创意场所,他第一次作为领头人来录音。

Miles将弱音小号曲调穿入Gil Evans、 Gerry Mulligan、 John Lewis等人的典雅管弦乐编曲之中,塑造 了一种和音“酷”爵士符号,它受惠于欧洲古典音乐,也一样受惠于bebop和ragtime爵 士乐。他在开场曲“Move”中的弱颤音小号独奏为一系列印象派音调诗歌定下步伐,这是比博普执迷于 和音的过激面所催生的寻求朴素的必然结果。但这股酷劲依然能跳摇摆舞——有“Jeru”中Miles与Lee Konitz轻快的中音萨克斯互动配合为证。

在他这张标志性的唱片封面照中,摄影师Aram Avakian精确地捕捉到他克制的超然与集中的情感力 量两者之间的相互作用。乐评人也认同了这张唱片“悄然大胆”的态度——然而,公众并不接受。“酷 爵士”一直受人忽视,直到Mulligan在20世纪50年代中期那些组合的西海岸修正派使它复活。

那么Miles呢?他会让他的酷乐经由Louis Malle的电影《通往绞刑架的电梯》(L’Ascenseur Pour L’Echafaud, 1957)轻松进入电影院,再将它蒸馏进他的杰作《Kind Of Blue》(1959),展现其对跨界合作的嗜好,和对惯用音乐语言的革新。

文/MK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回应(0)

添加回应

The Birth Of The Cool的更多乐评

推荐The Birth Of The Cool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