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華貢獻不貢獻人類,得看心情——林夕的流行歌歌詞文學化探索(一)

phong
自由知識分子是不會走群眾路線的。並非因為這群人恃才傲物,而是他們明白真理和常識不是靠擁躉投票投出來的。哥白尼提出「日心說」後因言獲罪、遭極刑致死,你甚至可以想見當年波蘭的廣場舞大媽對著屍體乜斜著眼、藐住嘴道:「讀書有什麼用,找不到好工作,還被當局折磨死了」「太陽在什麼位置我們普通人無權粗暴干涉、指指點點」「弄清地球在什麼位置能當飯吃嗎」。都云追求生命的「真善美」,可惜三者猶如三權分立、相互制衡,真相只負責「真」,不屑動心勞形把自己包裝得盡善盡美。因而,若你以「真」去破壞庸人們心中的「善」和「美」,代價不可謂不高,試問誰敢對平壤人民說「全能上帝」金正恩元帥也有直腸、也要出恭呢?
 
自古無力扶群眾上墻的為文者,尤愛以植物抒發其個人主義情懷。北宋哲學家周敦頤作《愛蓮說》,憑金句「出淤泥而不染」令蓮花在這個國度火了近一千年,本來是小資小氣的遺世獨立情懷,如今卻染指俗世,通街有人叫「阿蓮」,受萬人擁戴、盡情近觀褻玩然後selfie,得此下場不知本尊是否心領。林夕早年寫過一篇歌詞《水百合》(王菀之唱)。水百合也即睡蓮,可林夕無意再詠歎一千年前的哲思,而是討論千年來一直備受吹捧的睡蓮結廬在人...
显示全文
自由知識分子是不會走群眾路線的。並非因為這群人恃才傲物,而是他們明白真理和常識不是靠擁躉投票投出來的。哥白尼提出「日心說」後因言獲罪、遭極刑致死,你甚至可以想見當年波蘭的廣場舞大媽對著屍體乜斜著眼、藐住嘴道:「讀書有什麼用,找不到好工作,還被當局折磨死了」「太陽在什麼位置我們普通人無權粗暴干涉、指指點點」「弄清地球在什麼位置能當飯吃嗎」。都云追求生命的「真善美」,可惜三者猶如三權分立、相互制衡,真相只負責「真」,不屑動心勞形把自己包裝得盡善盡美。因而,若你以「真」去破壞庸人們心中的「善」和「美」,代價不可謂不高,試問誰敢對平壤人民說「全能上帝」金正恩元帥也有直腸、也要出恭呢?
 
自古無力扶群眾上墻的為文者,尤愛以植物抒發其個人主義情懷。北宋哲學家周敦頤作《愛蓮說》,憑金句「出淤泥而不染」令蓮花在這個國度火了近一千年,本來是小資小氣的遺世獨立情懷,如今卻染指俗世,通街有人叫「阿蓮」,受萬人擁戴、盡情近觀褻玩然後selfie,得此下場不知本尊是否心領。林夕早年寫過一篇歌詞《水百合》(王菀之唱)。水百合也即睡蓮,可林夕無意再詠歎一千年前的哲思,而是討論千年來一直備受吹捧的睡蓮結廬在人境,身處這個比淤泥更髒更亂更差、卻為「善」、「美」和所和諧屏蔽的複雜環境,該如何自處。
 
每個填詞人都有不同的理想,而林夕的理想則是將通俗的流行歌詞文學化。接下來的幾篇公眾號推文,我斗膽談幾篇大師的歌詞,試著體會林夕在流行歌詞文學化一路上的探索。流行歌詞文學化的難度有多大?首先,粵語歌詞字調與曲調要和諧是常識吧,詞中口語與書面語的比例直接反映作品雅俗的比例,口語比例過大會流於俗套、書面語比例過大則不適宜詠唱;其次,流行歌是集體結晶,曲詞編監唱每個崗位之間難免要相互妥協,詞人無論立意再深也不能用艱深或拗口的文字。於是,要在通俗音樂與嚴肅文學之間找平衡,就像電影中遊走於黑白兩道的臥底般為難。竊以為,《水百合》用字把握得十分出色,又以古典的意象抒發古典的情懷和精神,詠物談人性,是故謂之流行歌詞文學化作品。
 
A1首句是水百合自述,「要疼錫我/叫我百合吧」偏於口語,讀來舒服。若斟酌其名,「百合」不就是跟百樣人都能合得來的、合群的社會人兒嗎?「但未預備/被種在陽台」筆鋒一轉,雖然口吻很輕,但它立刻變成不識抬舉的角色了。水百合接受的疼愛方式止於你叫喚它的名字,若要它進入編制就要做好遭婉拒的準備了。「我告訴你/我的快活在/不成熟免被開採」在這個渴望早熟的時代為「不成熟」背書,表達其不屑為世所用的態度,這是在《愛蓮說》裡讀不到的反叛性格。
 
A2提及晚年腿腳不便、躲在巴黎大宅畫自家養的睡蓮的畫家莫內(Claude Monet),又以「獨活在夢內/ 又渴望回來」表達角色於理想與生活之間掙扎,既想活成理想中的自己,又想回到現實接地氣地活著,於是它便有了困惑——掙扎地活著還談「潔白不改」實際嗎?
 
B1給自己解套,開始解決困惑。第一,不去思考自己身上有什麼值得讓人愛,別人因為什麼愛自己;第二,學習欣賞自己的存在。聽得我渾身起雞皮疙瘩的是那句「優雅脫俗又為何在競賽/贏得讚揚/又怕被期待」,既似自嘲又似譏諷惜花者。優雅脫俗也能分個高下?可以的,誰叫這是個庸俗到靠分出高下才能好好認識世界的民族呢。不僅人要分高下,風景也要分勝負,有所謂「名勝」(英文世界則謙虛得多,叫places of interest)。「勝」了還不夠,尚要看看「十大必去名勝」,而十大名勝也有高下,於是有「十大必去名勝之首」。在稱讚水百合優雅脫俗的時候,其實是與別的花競賽誰更優雅、誰更脫俗的結果,既然競賽了又憑什麼稱得上優雅脫俗,林夕在此設下的詭辯使人回味無窮。競賽的結果是自己贏得了讚揚,但同時害怕失去這個讚揚,要留住這面「流動紅旗」壓力比天還高。於是乎,你之後為了守住「脫俗」的勝利果實,難免要墮入輪迴做出一堆俗不可耐之事,盡力討好和配合社會各界,傾左靠右平衡各方利益,精彩人生從此要建築在惜花者的眼內,否則活不下去。
 
A2「閉上兩耳/聽見了現在」又是一個小小的詭辯,閉上兩耳又哪能聽得見?有點佛家「世音」可「觀」的觀世音味道。然後,水百合感慨自己已無法回到「不成熟免被開採」的稚嫩期,眼見可能難免為世人開採利用了。在惜花者終於等到它成熟開花之際,它突然掃興說句「我的志願是/不情願也就不開/任性嗎」這口吻你聽了難道不想給它巴掌?你有才華,才華當然要貢獻人類,在貢獻人類中實現自我價值,它卻對你說才華貢獻不貢獻人類,得看心情。個人主義者聽到此句不知會否想起自己日常遭遇,然後會心一笑?
 
B2改動了B1的末句,「從不稀罕將青春裝飾宇宙/被砌成花海」身為群眾喜聞樂見的花,極力躲避為群眾所喜聞樂見、躲避經世致用,不想給載入史冊,仿佛看見了社會不合作運動中的犬儒。「就算花環光彩/水百合/你芳魂安在」一句反詰自己,讓自己的理想與名利慾割席,林夕寫的就是佛家中的「無念」。
 
B3情緒再次升華,指出惜花者令水百合迷失自我、不能好好自處。「優雅脫俗地遺忘在競賽」一句比改寫前的「優雅脫俗又為何在競賽」迷失得更深了,這樣的水百合已沉醉在別人的眼光中不能自拔,自以為是優雅脫俗,完全忘掉別人掌聲其實是對自己心靈的獨裁。
 
B4「不理哪樣做才能被疼愛」一句,從「不思考疼愛的原因」才可終於做到「不思考為別人的疼愛付出什麼」。寧願遭人詬病孤芳自賞也不願背負期待,這樣,即使肉身枯萎了本心也還能保住。然後,不去理會惜花者為自己臆想的對手,人間的美譽越美代價越高、越令人無奈。接著,林夕說,水百合離開了水和倒影以後,還能不能被愛,又有什麼所謂呢?有沒有人愛,並不影響自己存在。怕只怕自己的「不開心」偶遇了閣下的「歡心」,難道該為了別人的歡心被迫自己敞開自己的心?末句「我不如不開」,「開」字既是承上文「開心」的「開」,也是水百合成熟「開花」的「開」。花也不開,心也不開,好不容易保住了不想怒放的本心。
 
聽完此曲,有沒有誰想問林夕:「那麼,你覺得你跟方文山哪個寫詞厲害點呢?」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回应(0)

添加回应

The Songbird Anthology的更多乐评

推荐The Songbird Anthology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