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摇滚歌手里汪峰最火

孙正达
前一阵问一个从不听摇滚的朋友,你是什么时候开始知道汪峰的,

他说:“从旭日阳刚唱《春天里》”。

我的这个朋友平时听歌属于随大流型的,什么歌火听什么。

今年汪峰又是去《好声音》当导师,又是离婚,又是和国际章搞对象,逼动静整的挺大,导致了他又开始从酷狗上搜索汪峰的歌来听。

一番听下来后,他说:“不对啊,我记得《北京北京》不是这么唱的啊?”,我凑过去一看,发现这货把《晚安北京》当成了《北京北京》,我告诉他原委后顺便问了他一句“这两首歌你喜欢哪一个?”

他说:“当然是《北京北京》啊,《晚安北京》多鸡巴难听啊!”。

我说:“这首歌可是资深汪峰歌迷们的最爱啊,这是汪峰在“鲍家街43号”时期的歌曲,好多人特怀念那个时候的汪峰,说那个时候的汪峰更有才华,更独立,不像现在这么烂俗。

他说:“是吗?那我听听他那个时候的歌”

……

一个小时后,发现丫在那里正听着《最炫民族风》呢。

“你不是要听鲍家街43号吗?咋改凤凰传奇了?”

“操,没几首好听的,听了半小时实在听不下去了。”

“你看汪峰那个时期的歌哪像现在不是梦想就是彷徨,不是迷惘就是...
显示全文
前一阵问一个从不听摇滚的朋友,你是什么时候开始知道汪峰的,

他说:“从旭日阳刚唱《春天里》”。

我的这个朋友平时听歌属于随大流型的,什么歌火听什么。

今年汪峰又是去《好声音》当导师,又是离婚,又是和国际章搞对象,逼动静整的挺大,导致了他又开始从酷狗上搜索汪峰的歌来听。

一番听下来后,他说:“不对啊,我记得《北京北京》不是这么唱的啊?”,我凑过去一看,发现这货把《晚安北京》当成了《北京北京》,我告诉他原委后顺便问了他一句“这两首歌你喜欢哪一个?”

他说:“当然是《北京北京》啊,《晚安北京》多鸡巴难听啊!”。

我说:“这首歌可是资深汪峰歌迷们的最爱啊,这是汪峰在“鲍家街43号”时期的歌曲,好多人特怀念那个时候的汪峰,说那个时候的汪峰更有才华,更独立,不像现在这么烂俗。

他说:“是吗?那我听听他那个时候的歌”

……

一个小时后,发现丫在那里正听着《最炫民族风》呢。

“你不是要听鲍家街43号吗?咋改凤凰传奇了?”

“操,没几首好听的,听了半小时实在听不下去了。”

“你看汪峰那个时期的歌哪像现在不是梦想就是彷徨,不是迷惘就是坚强,跟他妈读者文摘似的。那时候的汪峰也从不参加什么愚蠢的电视节目,跟复读机似的在那里问你的梦想是什么,也从没这些乌七八糟的娱乐绯闻。乐评人张晓舟更是一针见血地指出:现在的汪峰‘一边批判名利场,一边炮制他拿手的成功人士励志金曲;一边进军晚会,一边挖苦电视;一边自我感动,一边自我怀疑;一边赞美时代,一边痛彻心扉;一边讴歌祖国,一边俯视苍生。’,现在的汪峰多分裂多恶心啊”!

“可是那时候的歌确实不好听啊”。

“除了好听之外,你就不在乎别的吗?”。

“有啊,我还在会乎女歌手的长相。但如果女歌手要是长得好看,又喜欢露大腿跳热舞的话,我就不会在乎她们唱的好不好听了偷笑”。

“比如少女时代?”。

“嗯对,还有蔡依林”。

……



通过和小伙伴的这次对话后,我陷入了一阵胡思乱想:为什么摇滚歌手里汪峰最火呢?

是像他的那些资深歌迷和乐评人所说的那样,因为他走出鲍家街43号不再独立?因为他拥抱电视一头扎入走入恶俗的商业化?因为他高唱《我爱你中国》拥抱党国的红色主旋律?

可能是吧,但绝对不是主因。

我想主要还是因为走出鲍家街43号后,他的歌能听了,或者说好听了。

《飞得更高》、《怒放的生命》、《春天里》、《存在》、《北京北京》、《当我想你的时候》等这些歌如果看歌词的话,充斥着空洞乏味的呐喊和无病呻吟似的为赋新词强说愁,矫情中透着迂腐。但说一千道一万,的确挺好听的,像标准的好莱坞商业电影一样,该有的前奏、铺垫都有,一路唱到最后的高潮,结构工整,技术纯熟。

再看他鲍家街43号时期的那些歌,的确好多歌的歌词被赞誉有加,许多人说他有“迪伦·托马斯的启示录幻象和金斯堡的垮掉气息”。但听歌并不只能听歌词吧,说真心话,他那个时期的歌曲有几首能称得上是好听的?

在“词不错但歌难听”和“词傻逼但歌好听”之间你怎么选?

我有时在想,假如汪峰有一天把《飞得更高》《怒放的生命》《春天里》《存在》《北京北京》这些歌去掉歌词改为哼唱的话,我有可能会花钱买他专辑的偷笑。

让我们再次无耻地引用一下张晓舟老师在文章《信仰在空洞中飘扬》中对汪峰的点评吧:“汪峰的成功多少得益于他触及了中产阶级成功人士的嗨点,孙楠太土,许巍又过于低调,而汪峰适逢其时地把握了平衡,势必在市场上超越这两类歌手,于是中国摇滚和中国流行音乐在汪峰身上胜利会师。他壮志凌云的嗨曲初步表达了面目模糊的中国中产阶级的思想和审美情趣。或许白岩松并不只是和汪峰长得像,他们同样是主流社会的成功标兵,对宏大叙事一往情深,他们的感动和感悟总是像自来水一样说来就来汹涌澎湃。”



说到摇滚就不得不提崔健。

崔健的歌词就不用说了,就俩字:牛逼。他将象征、隐喻、通感等手法炉火纯青的运用在歌词中,思想性批判性俱佳,气质孤绝凛冽,堪称摇滚歌词之王。

崔健最火的那三首歌《新长征路上的摇滚》《一无所有》和《花房姑娘》几乎人尽皆知,他后来的歌曲如《红旗下的蛋》、《宽容》、《混子》等在歌词的考究程度上完全不输那三首代表作,甚至有的地方还超越了他们。但后面那几首歌的火爆程度却远不如那三首,原因无他,那三首更好听,后面几首太难听了。

说到这还不得不提一下罗大佑的歌。

罗大佑是华语流行乐坛罕见的能同时做到歌好听词也很不错的人,相当难得。唯一的遗憾就是罗大佑老师的唱功一般,但对于这样的牛人,你还想怎样呢?反正我很知足。看看《恋曲1980》《恋曲1990》《童年》《光阴的故事》《你的样子》《东方之珠》《野百合也有春天》等脍炙人口且词曲俱佳的歌曲吧,罗老师的唱功一般又有什么呢?



所以说,一个歌手要想红,其实歌好听永远是最重要的!

只要歌好听,长得不好看,唱功一般,歌词傻逼,都无法阻止你红。

要是歌难听,歌词再牛逼,理想再高尚,精神多独立,都无法让你红起来。

除非你是像少女时代和SuperJunior那样靠出卖色相跳大腿舞出道的歌手……

当然,红并不等于牛逼,汪峰再红也是个摇滚界的朱军……



最后说点题外话:

摇滚在国外其实就是流行音乐的一个分支,只有在中国这种过去官方长期打压并妖魔化摇滚的傻逼国家,摇滚才会被民间报复性地抬高抬到神圣不可侵犯的地步,整天一副不知要比流行歌曲高出去多少,必须水火不容的姿态。摇滚圈的傻逼浓度远超其他音乐类型,仅次于红歌圈。

过去好多国人听摇滚其实不是真的喜欢,而是因为过去摇滚相对于周杰伦蔡依林们要小众得多,听摇滚可以快速的将自己和大众区别开来,以起到装逼的作用,这也解释了当万能青年旅店乐队的歌被名人韩寒在微博上推荐后,万青的粉丝们为何会一副怒不可遏的傻逼表现吧。因为被名人推荐后就意味着那个乐队可能不再小众了,自己没法继续装逼了。我也很喜欢万青,看到他们的歌被韩寒这样的名人推荐,我打心眼里替万青高兴,自己喜欢的乐队能够出名、能够赚更多的钱来改善整个乐队的生活质量,难道不令人欢欣鼓舞么?

同样的例子还有民谣,看看宋冬野的《董小姐》通过快男的演唱而大红大紫后,民谣粉丝们肌肉抽搐、哭天抢地的二逼德行吧,唉,不说也罢……

当然,话不能说的太绝,还是有人真心喜欢摇滚嘀,比如说,你。





PS:看下面的评论,好多摇滚狗对“摇滚在国外其实就是流行音乐的一个分支”这句话表示不服,请看这里:

http://zh.wikipedia.org/wiki/%E6%90%96%E6%BB%BE%E6%A8%82

http://zh.wikipedia.org/wiki/%E6%B5%81%E8%A1%8C%E9%9F%B3%E4%B9%90

photo-media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回应(0)

添加回应

怒放的生命的更多乐评

推荐怒放的生命的豆列

提到这张唱片的日记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