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暮的理想

花开墨痕
2017-08-08 23:27:17

流川枫是谁? 湘北中学篮球队王牌队员,神奈川县五大最佳球员之一,场均得分30分的最佳新人。 樱木花道是谁? 无愧于湘北篮球队救世主封号,身体素质与弹跳力惊人,赛场上的篮板王,进步神速的天才球员。 相较于流川枫和樱木花道,谁又知道木暮公延是谁? 木暮公延,似乎很多人都记不全他的名字,只记得有个戴眼镜总是温和微笑的副队长。在湘北主力队员个个都才能与个性爆表的情况下,他看上去那么普通。尽管,他其实是一个很优秀的球员,各项能力扎实,并且拥有较为优秀的的中远距离命中率。 直到有一天,湘北对战陵南的比赛中,他投进一个关键的三分球,确保了湘北的领先优势。 这个世界上天才有很多,但更多的是平凡的普通人。虽说,每个人都有某个阶段,斗志昂扬、满腔热血,认为自己将来会如何如何闪亮,成为比谁谁更有名的人;大多数时候,自己依旧还是原来的自己,不是国家总统,不是世界首富,甚至连个名人也不是。 但,这并不能成为自己踟蹰原地的理由。 上一个夜班,在经历了一场颇有纪念意义的抢救后,对一些事情又有了更深的领悟。 在抢救完一个29+5周的早产儿后,紧接着一个34+6周的早产儿。由于时间比较紧,也没来得及术前谈话,况且前面孕周更小的孩子虚惊

...
显示全文

流川枫是谁? 湘北中学篮球队王牌队员,神奈川县五大最佳球员之一,场均得分30分的最佳新人。 樱木花道是谁? 无愧于湘北篮球队救世主封号,身体素质与弹跳力惊人,赛场上的篮板王,进步神速的天才球员。 相较于流川枫和樱木花道,谁又知道木暮公延是谁? 木暮公延,似乎很多人都记不全他的名字,只记得有个戴眼镜总是温和微笑的副队长。在湘北主力队员个个都才能与个性爆表的情况下,他看上去那么普通。尽管,他其实是一个很优秀的球员,各项能力扎实,并且拥有较为优秀的的中远距离命中率。 直到有一天,湘北对战陵南的比赛中,他投进一个关键的三分球,确保了湘北的领先优势。 这个世界上天才有很多,但更多的是平凡的普通人。虽说,每个人都有某个阶段,斗志昂扬、满腔热血,认为自己将来会如何如何闪亮,成为比谁谁更有名的人;大多数时候,自己依旧还是原来的自己,不是国家总统,不是世界首富,甚至连个名人也不是。 但,这并不能成为自己踟蹰原地的理由。 上一个夜班,在经历了一场颇有纪念意义的抢救后,对一些事情又有了更深的领悟。 在抢救完一个29+5周的早产儿后,紧接着一个34+6周的早产儿。由于时间比较紧,也没来得及术前谈话,况且前面孕周更小的孩子虚惊一场的过了,便有些大意。 谁知当这个孩子剖出来时,除了有10~20次的心跳(正常新生儿心率120~140次/分),皮肤是苍白的,不哭,四肢也是软的,基本上算个死婴。 心顿时沉了下去,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绝对不能让这个孩子死在我手里,一定要救过来,至少撑到抱回病房。 复苏了好几个循环,我抬头看一眼计时器,已经5分钟,除了心率升到60~70次,其他都没变化。连忙喊麻醉师过来气管插管,偏偏那麻醉师还是个话唠,叨叨什么插管粗了细了、是不是要插…… 我总归是急了,忙说没有3.0粗的先2.5细的也行,先插进去再说,抢救过来后面再换。 万幸,在气管插管后继续复苏,孩子的肤色开始红了,肺里一听全是密密的痰,吸都吸不出来。 孩子总算是活过来了。 事后,细细的回想,推敲每一个细节,扪心自问:倘若1年前、2年前、3年前的自己,还能不能救活这个孩子? 虽然一直都在说努力,实际做的要比说的少太多。从医这么久,似乎连摆在眼前的升职发论文都要搞不定,更不要提那些远大的理想和目标了。 我开始明白,我不是流川枫,也不是樱木,甚至连赤木也不是,我只是木暮,虽然努力但依旧普通的木暮。 当樱木花道完成两万球的训练之后,他才知道流川枫有多厉害。 因为在一次比赛中,他看到流川枫的一个中投,这个起跳,这个姿势,这个弧线,竟然是他训练中想象的最完美的画面。 天才如樱木花道,尚且如此,何况木暮。 我知道,有些目标,可能我这一生都没有办法去完成它了。但是,这次抢救,却让我觉的,即便不能成为内心设定的那个人,至少,我一直都在有进步。 静心去做好每一件份内的事,不断打磨历练自己,关键时刻不卑不亢,完美完成任务,未尝也不是成功。 以前,我幻想自己是流川枫,也常常觉的自己应该是樱木;但现在,我明白,我是木暮,我也想做木暮,做一个永远比昨天好一点的木暮。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回应(0)

添加回应

君が好きだと叫びたい的更多乐评

推荐君が好きだと叫びたい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