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恶俗的不舍,比一起更好过些

小伞Sherrie
喜欢My Little Airport,因为喜欢看写歌的林阿p用诗人的口吻讲述自己的约炮史,听脱拍走音的主唱Nicole用甜蜜慵懒的声线将故事娓娓道来。

MLA是一个极浪漫的乐队。失恋了,阿p说,“让我搭一班会爆炸的飞机,去到台湾之前被炸死”;烦恼了,阿p说,不是因为每天一起床就犯困,不是因为想找个人共度良宵却没人愿意,“而是今天没大麻在身”;忧郁了,阿p说,哪种死法最为舒适又不那么可悲呢?不如我们存钱环游世界,然后一起穿汗衣在芬兰冻死,“活在永远的二十九岁”。

这些画面都很悲伤,但是傲娇的林阿p总是试图用欢快的旋律加以掩饰。简单粗暴的鼓点、吉他与钢琴声时平静时喧闹,配上诗意中带俏皮的歌词,MLA的歌听起来还是会让人开心的。

《麦记最后一夜》,关于离别。

故事开始于盛夏,终结于寒冬。那年八月,一次偶然的机会,女主角向阿p讲述了自己小时候的故事,两人相谈甚欢。阿p家跟女生家离得很近,于是从那时起,每隔一两周阿p就会跟女生一起夜游荔枝角公园,漆黑中潜入“岭南之风”约会。

某一次情到浓处,二人接吻了,阿p说那一刻两人好像成了真的情侣一样,却也深知自己走不进她的心里,因为她从来不爱拉手,“只是放手...
显示全文
喜欢My Little Airport,因为喜欢看写歌的林阿p用诗人的口吻讲述自己的约炮史,听脱拍走音的主唱Nicole用甜蜜慵懒的声线将故事娓娓道来。

MLA是一个极浪漫的乐队。失恋了,阿p说,“让我搭一班会爆炸的飞机,去到台湾之前被炸死”;烦恼了,阿p说,不是因为每天一起床就犯困,不是因为想找个人共度良宵却没人愿意,“而是今天没大麻在身”;忧郁了,阿p说,哪种死法最为舒适又不那么可悲呢?不如我们存钱环游世界,然后一起穿汗衣在芬兰冻死,“活在永远的二十九岁”。

这些画面都很悲伤,但是傲娇的林阿p总是试图用欢快的旋律加以掩饰。简单粗暴的鼓点、吉他与钢琴声时平静时喧闹,配上诗意中带俏皮的歌词,MLA的歌听起来还是会让人开心的。

《麦记最后一夜》,关于离别。

故事开始于盛夏,终结于寒冬。那年八月,一次偶然的机会,女主角向阿p讲述了自己小时候的故事,两人相谈甚欢。阿p家跟女生家离得很近,于是从那时起,每隔一两周阿p就会跟女生一起夜游荔枝角公园,漆黑中潜入“岭南之风”约会。

某一次情到浓处,二人接吻了,阿p说那一刻两人好像成了真的情侣一样,却也深知自己走不进她的心里,因为她从来不爱拉手,“只是放手进我衣袖,代表只想取暖,是否?”

这一夜,公园约会过后,阿p循例送女生回家,二人像往常一样告别,兴许还笑着说下周见。阿p快到家的时候手机忽然响了,电话那头的她哽咽着说,其实自己刚才没有上楼,跟在阿p身后走了一路。而当面没有勇气说出口的是,“我明天要回英国了……”说完泣不成声。

那一晚天气很冷。凌晨时分,附近唯一营业的餐厅恐怕只有24小时常在的麦记。阿p点了热巧克力,女生点了橙汁。难过的阿p知道挽留无用,把手中的热巧克力当作酒精灌下,与她碰杯,祝她前程似锦。

很久以后回忆起这一夜,阿p最记得的,是店里炽热的白色灯光、音箱里的粤语歌、以及无家可归赖在麦记里取暖的露宿者。

阿p和她拍了很多合照,二人大概还能凭着这定格的记忆前行一段路程吧。又或者像林一峰说的,可以“与过去近一点”。离开麦记,最终的告别仪式,自然是“转地方睡最后今夜”。翻云覆雨过后,“完结这一场冬天的狂野”,从此分道扬镳。

阿p觉得这种离别的依依不舍非常矫情非常恶俗,不过,既然无法得到彼此,那就用一场轰轰烈烈的告别把难过刻进骨子里吧,这或许“比一起更好过些”。这才是她离开的原因吗?阿p这样想着。

离别这件事情生来就煽情。上个月我从费城坐巴士回DC的时候看见一对情侣在车旁深情地长吻,眼神里有万般依恋和不舍。车子快要开动了,男生目送女生上了车。女生在我的前面一排刚坐下电话就响了,我转过头看见车窗外的男生拿着手机对女友宠溺地笑着,不厌其烦地继续嘱咐她照顾好自己。车动了,男生跟着缓慢开动的车子朝前走着,两人隔着车窗飞吻,挥了好久的手。

目睹全程的我虽然对这公然虐狗的行为深深不忿,却也被感动得稀里糊涂,心里默默祝愿着他们很快又能再次见面。

林阿p的麦记告别自然要比这对费城的情侣难过很多很多。毕竟今夜过后,后会无期。


*本文原载于我的公众号"黄色大门里",欢迎关注,一起听粤语歌,谈论歌里的故事。(ID: theyellowdoor)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回应(0)

添加回应

麦记最后一夜的更多乐评

推荐麦记最后一夜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