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我不懂林夕(非碟评)

沐阳

林夕,是九十年代起活跃在香港歌坛的一位词作者。 别误会,照片里的帅哥不是林夕,而是差不多同时期活跃在香港歌坛的另一位词作者——wyman。 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香港歌坛的所有颁奖礼得奖歌曲,歌词几乎都只出自这两位之手,两人各顶半边词坛。 更巧的是两人的大名都是“伟文”。 虽然同名,他们的人生态度却截然不同,甚至可以说是处在相反的两极。这一点在他们的作品中完完整整的体现了出来。

林夕的作品似乎数十年如一日的重复着浪漫的凄美,总是一个人做着伟大的牺牲、伟大的成全,总是上演着一出还未开始便已结束的独角戏、一出不敢听到对方真实想法的怯懦剧。典型的作品有《怯》、《浓情化不开》、《于心有愧》。听后可能会有三种反应,一种是不以为然,一种是深有...

显示全文

林夕,是九十年代起活跃在香港歌坛的一位词作者。 别误会,照片里的帅哥不是林夕,而是差不多同时期活跃在香港歌坛的另一位词作者——wyman。 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香港歌坛的所有颁奖礼得奖歌曲,歌词几乎都只出自这两位之手,两人各顶半边词坛。 更巧的是两人的大名都是“伟文”。 虽然同名,他们的人生态度却截然不同,甚至可以说是处在相反的两极。这一点在他们的作品中完完整整的体现了出来。

林夕的作品似乎数十年如一日的重复着浪漫的凄美,总是一个人做着伟大的牺牲、伟大的成全,总是上演着一出还未开始便已结束的独角戏、一出不敢听到对方真实想法的怯懦剧。典型的作品有《怯》、《浓情化不开》、《于心有愧》。听后可能会有三种反应,一种是不以为然,一种是深有同感,还有一种则是深深的祝福。这三种反应恰好对应了听众所处的三种不同的人生阶段。 Wyman则不同,wyman敢爱敢恨、表达直接。九十年代中期时他写过《你没有好结果》,之后几年又写过很多甜得发腻的歌。这个阶段的作品像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子,对外界的直接反应,没有任何顾虑,直接并且大胆。几年过后,他又写出了《浮夸》、《打回原形》、《明目张胆》等,这一阶段的作品有着浓浓的愤怒、挑衅、自怜,从一个毛头小子长成了一个愤青。再几年后,风格又变,《葡萄成熟时》、《陀飞轮》、《给十年后的我》,这阶段的作品,放下了不平、不甘,看透了世俗的名、利带来的成功并非真正的成功,返璞归真,于是对十年后的自己不问别的,只问一句“你快乐吗?”愤青最终成长为了一个成熟的男人。 回顾wyman的作品史,就像男孩到男人的成长史。 如果说wyman的作品一直在垂直(向上)发展,那么林夕的作品更像一直在平面发展,转啊转的总找不到那个向上的突破口。 而这点突破说来简单,做来却并不简单,单就意识到问题所在便已很不容易了。 以下,两人的作品各挑一首来对比剖析向上发展的突破点在哪里。 林夕的《怯》 与 wyman的《勇》 《怯》(选择了叙事的部分,简化了歌词的形式,未校对歌词) 很想要求 你会三更半夜陪着我 然而我怕 我的声音你已听得太多 怎么可能要你每次 开心快乐全为我 还怪你 你跟知已也见得比我多 期待你的花会开 其实自已也都讨厌期待 恐怕正式真实恋爱 痛恨明日也许分开 这么不知所谓怎么爱 天天失眠 我怕消失气力缠住你 然而据说 爱得精彩别要贪生怕死 怎么可能 爱你爱到将我自已捐给你 还怕你 会将感激变成对不起 为何还没有初吻便要怕失恋 约会未完便挂念 傻得我晚上过份期求明天 以为你会在眼前 为何还没有吵架便怕与你开战 每日面临你考验 头一次顾虑我没动人条件/还担心我没气力去到终点 怀疑全是我问题/还听讲过分了解没发展 什么都想 什么都怯 《勇》(完整精校歌词) 我也不是大无畏 我也不是不怕死 但是在浪漫热吻之前 如何险要悬崖绝岭 为你亦当是平地 爱你不用合情理 但愿用直觉本能去抓住你 一想到心仪的你 从来没有的力气 突然注入渐软的双臂 旁人从不赞同 连情理也不容 仍全情投入伤都不觉痛 如穷追一个梦 谁人如何激进 亦不及我为你那么勇 沿途红灯再红 无人可挡我路 望着是万马千军都直冲 我没有温柔 唯独有这点英勇 我也希望被怜爱 但自愿扮作英雄去保护你 勋章你不留给我 仍然愿意撑下去 傲然笑着为你挡兵器 旁人从不赞同 连情理也不容 仍全情投入伤都不觉痛 如穷追一个梦 谁人如何激进 亦不及我为你那么勇 沿途红灯再红 无人可挡我路 望着是万马千军都直冲 我没有温柔 唯独有这点英勇 跌下来再上去 就像是不倒翁 明明已是扑空 再尽全力补中 旁人从不赞同 连情理也不容 仍全情投入伤都不觉痛 如穷追一个梦 谁人如何激进 亦不及我为你那么勇 沿途红灯再红 无人可挡我路 望着是万马千军都直冲 再没有支援 还是有这点英勇 渴望爱的人 全部爱得很英勇 仔细看完两首歌词,我想你一定会注意到一点:《怯》中在反覆重申“我怕”,《勇》中在反复表明“英勇”、“直冲”、“补中”、“不觉痛”。 为什么有这么鲜明的两极化的对比,答案还要从歌词中找。 《怯》是出自“我”本位。而“我”本位的精髓就是:无论做什么决定,首先考虑的是自己不能受损失,自己不能受伤害。带着这样的观点考虑问题,无论思考还是行动,无形中必然首先考虑失败的后果,以及这个后果会给“我”带来怎么怎么不好的下场,于是“我”会怕,会退缩,会《怯》,会放弃行动。 自然,终日只能在同样的小圈圈里打着转。就像被蒙着眼睛带去拉磨的驴,走的路再多,也不过一个磨的范围。 《勇》是出自“爱”本位。一切的思考、行动都以“爱”为优先考量。勇气因爱而生。《勇》在开头就说“我也不是大无畏,我也不是不怕死”,人和人之间又能有多大的差别呢?差的不过就是一点点爱。如果“我们”都想,但“我们”都怕,那么为了让“你”好过一点、轻松一点,就让“我”来做开路先锋吧,千军万马、枪林弹雨、荆棘丛生,“我“都傲然笑着为”你“挡,跌下来也要像不倒翁一样再上去。wyman错了,wyman说”我没有温柔,唯独有这点英勇“,然后,事实是:只有温柔到了极致的人,才能有这份大无畏的英勇。 所以,打破平面内兜转的突破口已经很明显了,就一个字“爱”。 “我”本位的人们,只是心蒙尘太厚,爱被深深遮掩了起来,他们感受不到。他们需要的,仅仅是有人展现给他们,什么是爱。一旦蒙尘的心变得纯粹、透明,它展现的将是钻石般的光芒和品质。

-----------------------------------------------------------------------------------------------------------------

受编辑功能限制,排版、字体颜色等无法体现,查看精编版欢迎移步公众号,谢谢: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回应(0)

添加回应

Concert YY 黄伟文作品展演唱会的更多乐评

推荐Concert YY 黄伟文作品展演唱会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