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女神”孟庭苇和我们的“纯真年代”

柔情老曾

1992年夏天,带着太多的未知,我离开了家乡的那个川西小县城,前往中原读大学。 由于那个年代要考上大学还是一件十分不容易的事,也由于那个川西小城并不高的升学率,我完全没有考虑自己的兴趣爱好,只为了能考上大学,选了个自认为竞争相对会比较少的学校。也由于为了增加被录取 的可能性,我选择了服从调配,被录取到了我十分陌生的机械铸造专业。 太多人很珍惜的大学生活,对一直都无法喜欢自己学的机械铸造专业的我来说,更多的象一场噩梦。由于对自己所学的专业完全没兴趣,我懦弱任性地任由自己平时上课胡乱走神幻想,考试前几天又不得不整宿整宿地熬夜看书对付那些繁重又晦涩难懂的多门理工科考试,日子过得昏暗无边。 不过,在那个我们每个人都终会逝去的青春岁月里,回忆起来,还是有一些星星点点的亮光,温暖着此刻 我日渐老去的心。 我不得不说,1992年,那时流行的孟庭苇和很多其他一些歌手的歌,给了我不少的慰藉。 想想那样的一些场景吧,傍晚时分,拧着个温...

显示全文

1992年夏天,带着太多的未知,我离开了家乡的那个川西小县城,前往中原读大学。 由于那个年代要考上大学还是一件十分不容易的事,也由于那个川西小城并不高的升学率,我完全没有考虑自己的兴趣爱好,只为了能考上大学,选了个自认为竞争相对会比较少的学校。也由于为了增加被录取 的可能性,我选择了服从调配,被录取到了我十分陌生的机械铸造专业。 太多人很珍惜的大学生活,对一直都无法喜欢自己学的机械铸造专业的我来说,更多的象一场噩梦。由于对自己所学的专业完全没兴趣,我懦弱任性地任由自己平时上课胡乱走神幻想,考试前几天又不得不整宿整宿地熬夜看书对付那些繁重又晦涩难懂的多门理工科考试,日子过得昏暗无边。 不过,在那个我们每个人都终会逝去的青春岁月里,回忆起来,还是有一些星星点点的亮光,温暖着此刻 我日渐老去的心。 我不得不说,1992年,那时流行的孟庭苇和很多其他一些歌手的歌,给了我不少的慰藉。 想想那样的一些场景吧,傍晚时分,拧着个温水瓶穿过校园去开水房的路途中,校园广播站正好传来了谁的歌声呢?或者,随意走过某个路边的音像店,又是谁的声音让你放慢了脚步呢? 1993年,我读大二时,也是我20出头的年龄时,我把听孟庭苇的歌的一些感受,写成了一篇文章:《永远的纯情——写给歌坛青春偶像孟庭苇》 初识孟庭苇的歌是去年秋天,来到嘈杂而纷乱的都市里生活了不长的一段时间,心里分明积郁了一些 无处排遣的迷茫和失落,那天傍晚,我漫无目的地在街道上踽踽而行,大大小小的车辆射出一道道刺眼的光,和着街边闪烁的霓虹灯把空间渲染得分外陌生。眼前的一切,似乎都和我有一种无法触及的距离。 就在此时,就在我路过一家音响店时,里面传来的一阵清亮而纯净的歌声刹那间拽住了我的心,“圆 圆的,圆圆的月亮的脸,扁扁的,扁扁的岁月的书签,甜甜的,甜甜的你的笑颜,是不是到了分手的秋天 ……”我伫立着,享受着一份久违的感动,而心里已有什么在慢慢融化。我知道,我从此再也无法忘记这 样的歌声了。 孟庭苇的歌在日趋物化、日趋势利的都市的确是别具一格的。生活是繁复的,但孟庭苇却始终能以一种纯真女子的独特的视角来透视感情和人生。我猜,以往的岁月她一定悉心珍存了别人对她的所有点点滴滴的爱护和关怀,长大了,她便凭自己饱含的善意和真诚,用歌声回报给所有人一场又一场清清浅浅的雨 “站在摩天大楼的顶上,隔着静静玻璃窗,外面下的雨却没声没响……“在雨里,一切前景已淡然,你会很清醒地捕捉到自己的心情,听到自己的心声。凡俗的生活,的确该坚持一份“柔情主义”,这样,在无数个被秋风吹痛了心的日子里,在孤寂而凄迷的黑夜里,你才会用已经收获了的记忆暖一暖自己,你也才会重新想起你的追求,再带着初上路的欣喜去面对未来。孟庭苇用歌声诠释的主题就那样久久萦于心际, 细细品味,那如梦如幻的歌又分明透着些生活的启迪,它让久已蒙尘的心再次去把握情感的本质,它呼唤成长着的生命别留下太多青春的空白。 或许,每个人的心底总该留一片童贞的芳草地,在世事的轮回、在忙碌的追逐中才会有一处寄托欢颜的地方。孟庭苇也正是一个执着地邀你和她一起“飞到梦中的花园,数星星,种玫瑰“的女孩。她的真诚你无法抗拒,就像你无法抗拒你心中对那一切永恒的渴盼。孟庭苇的歌深深地打动着我们,心情随旋律飘得很远,很远了,也会发觉自己的心灵世界其实是蛮大的,其实也可以容纳下一些挫折和遗憾的。于是自己便不那么太在乎尘世的烦琐了,因为,还有更多更值得自己在意的生活的真谛。让童心幻化的七彩伴自己一路远行,是不是依然还是会享受到更多岁月淡淡的清香。 孟庭苇用凝聚生命的纯情唱出的歌永远是分外隽永和悠长的,我猜很多人都会从中品味到种种不同的感受,也能体验到一些难得的慰藉。 当街头又四处传送着孟庭苇的新歌《谁的眼泪在飞》时,我的唇边露出了会心的微笑。我知道,对身处的这个城市,我已多了一份亲切。 1993年,20出头,其实还很稚嫩的写下了这篇文章后,我鼓足勇气邮寄给了我读书所在城市郑州市的 《青年导报》。 记忆中,我感觉过了比较慢长的时间后,由于那时我们学校每个班都订了这份报纸,有一天,同班有一个同学来问我,看到报纸上有一篇文章,问是不是我写的,我一看,呀,居然发表了,我的文字居然第一次变成了铅字,在报纸上发表了。 又是感觉过了比较漫长的时间后,我终于收到了报社给我寄来的样报。 回忆起来,我的潜意识里,对那篇文章,对这我一直并不快乐的大学生活里不多的亮点,一定一直有点不一样的记忆的吧。 2011年,我请人照着报纸上的我这篇文章打成了电子文档,发在了我的新浪博客里。 很意外的,我的文章下面的留言区收到了新浪加V认证的“孟庭苇”的繁体字的回复“感动着你的感动”。 今天,当我又找到那篇早已泛黄的报纸,又再次翻看那文章我发到网上后的一些我过去都没有怎么仔细看的留言时,还是有些感动。 回望当年的自己,有些东西可能变化不多,有些遗憾也依然还在。不过,即使依然对生活常常还是会有些挫败感,想想那些曾感动过自己的那点点滴滴的人与事,是不是,也依然能够给自己多一些提醒,增多一些努力应对的勇气呢…… (未完待续,敬请关注“我和那些歌曲的个人小传”《一路走 一路歌》下一章节)

本文和我“和那些歌曲的个人小传”《一路走 一路歌》免费有声版请在喜马拉雅FM里搜索:柔情老曾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回应(0)

添加回应

冬季到台北来看雨的更多乐评

推荐冬季到台北来看雨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