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民谣1 校园民谣1 9.3分

“校园民谣”的昨日与今天:从高晓松、老狼到李志、陈粒

柔情老曾

上个世纪90年代,华语乐坛的黄金 年代,即使在1992年9月到1996年7月期间我还是一所工学院里的一个普通工科学生,在繁重的课业之外,也依然有很多关于那时的乐坛的记忆。 那时的自己,省下不多的生活费,掰着手指头,买随身听单放机,又左思右想,反反复复,买自己喜欢的歌手的磁带。如今想来,那时的很多场景,依然历历在目。 不过,省下生活费能买到的专辑磁带终究有限,我又通过收音机,通过那挺多杂音的收音机中波频率,收听那时信号很不好,时断时续的来自台湾的“中广流行网”,希望能接触更多的资讯。 那一年,现在也算比较知名的的歌手周传雄还叫“小刚”,唱着一些年轻的感悟。很奇怪,他那个时期的歌,我印象里比较深刻的,却是他给我有些“西出阳关”、“大漠情怀”感觉的两首歌:《风干我的悲伤》和《陪着我一直到世界的尽头》。 我猜,也许是那时非常不喜欢自己学的机械铸造专业的自己在自认为很禁锢自己的工业学院的“囹圄”里,“怎么大风越狠、我心越荡”(注:此歌词来自苏运莹《野子》),又或许,是因为我出生在新疆的缘故吧,虽然我6岁多就随父母和哥哥姐姐迁回了四川雅安的一个小县城,但也许骨子里,还是残留着一些向往广阔天地里的自由的基...

显示全文

上个世纪90年代,华语乐坛的黄金 年代,即使在1992年9月到1996年7月期间我还是一所工学院里的一个普通工科学生,在繁重的课业之外,也依然有很多关于那时的乐坛的记忆。 那时的自己,省下不多的生活费,掰着手指头,买随身听单放机,又左思右想,反反复复,买自己喜欢的歌手的磁带。如今想来,那时的很多场景,依然历历在目。 不过,省下生活费能买到的专辑磁带终究有限,我又通过收音机,通过那挺多杂音的收音机中波频率,收听那时信号很不好,时断时续的来自台湾的“中广流行网”,希望能接触更多的资讯。 那一年,现在也算比较知名的的歌手周传雄还叫“小刚”,唱着一些年轻的感悟。很奇怪,他那个时期的歌,我印象里比较深刻的,却是他给我有些“西出阳关”、“大漠情怀”感觉的两首歌:《风干我的悲伤》和《陪着我一直到世界的尽头》。 我猜,也许是那时非常不喜欢自己学的机械铸造专业的自己在自认为很禁锢自己的工业学院的“囹圄”里,“怎么大风越狠、我心越荡”(注:此歌词来自苏运莹《野子》),又或许,是因为我出生在新疆的缘故吧,虽然我6岁多就随父母和哥哥姐姐迁回了四川雅安的一个小县城,但也许骨子里,还是残留着一些向往广阔天地里的自由的基因吧。 渐渐的,听得多了,还是感觉到了一些不满足,甚至有了些自己创作的冲动:为什么不可以有更贴近自己生活的歌呢? 就在我那样想着的时候,那些比我更有创作热情、更有才气、更有理念等诸多方面优势的北京高校 里的牛人们,已很快就让一盘《校园民谣I》的专辑传遍了校园内外。 在《校园民谣I》的专辑里,以老狼、高晓松、沈庆等为代表的那些校园民谣歌手捧出了《同桌的你》、《睡在上铺的兄弟》、《青春》、《 寂寞是因为思念谁》》等诸多佳作,很多依然传唱至今。 面对校园民谣的热潮,那时的我写下了一篇名为《散文诗般的生活与自我意识的觉醒——校园民谣现象小议 》的小文章,后来在1996年发表在了我那时在读的学校郑州工学院团委主办的一份油印刊物上。 在我那时其实还很稚嫩的文章里,我写道,“没有技巧的夸耀,没有包装的华丽,也没有都市人情的虚伪紧张,吉他、口琴再加上自然朴实的嗓音,这样的形式,这样的内容,却显现出了较高的品味,无疑是歌坛一般清新无比的风。” 无独有偶,对于当年的校园民谣热潮,不久之前,我在豆瓣网看到的署名为“爱地人”的文章给出了这样的评论“当时内地唱片工业自古以来的无体系,以及和底层生活的绝缘,也让当时从事校园民谣创作和演唱的作者和歌手,从一开始就绝少有和唱片工业联系的念头。但正是这种看似没有“未来”、没有“可能”进入唱片工业的创作状态,也让内地的校园民谣显示出其更为纯粹,更为接近歌手生活本质的特色。” 不过,当年野蛮生长的“校园民谣”走过了最初的辉煌期之后,还是渐渐有些衰退,当年的校园民谣创作者们也渐渐各奔东西。 现在看来,目前有很高曝光率的高晓松其实早已和唱片产业深深接轨了,现在高晓松除了是马云 旗下阿里娱乐战略委员会主席外,还做了多个脱口秀视频和音频节目。 老狼依然活跃在歌手的舞台上,2016年,老狼还参加了湖南卫视《我是歌手第四季》。 校园民谣时代,《校园民谣1》中的主打单曲之一《寂寞是因为思念谁》的曲作者,后来又参与了词曲创作并演唱了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95新歌》热播歌曲《爬山》的逯学军,由于比较早就有了“做音乐没法养活自己”的意识,1992年逯学军从北京农业 工程大学毕业后服从分配,去了天津的一个小城工作,成了一个标准的上班族。在大多数时间里逯学军是一名标准的建筑设计师,在他工作那个小城里,没有人知道这个普普通通的人,其实心中还有那么美妙的音乐。 在《校园民谣1》专辑里有作品《离开》,其后又有《露天电影 院 》、《北京的冬天》、《虎口脱险》等佳作的郁冬,后来却由于在2001年11月1日凌晨因驾车行至北京市朝阳区工人体育场附近掉头,不慎将一位老太太撞倒致其死亡。2002年3月北京市朝阳区法院宣判,因犯交通肇事罪,郁冬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此后,郁冬就在歌坛消声匿迹,再后来听说成为了一家公司的普通上班族,任凭老狼等昔日好友常常在微博 等地方喊话希望郁冬复出,郁冬终究还是隐匿在了茫茫人潮中。

另一首《校园民谣1》中的主打单曲之一《青春》的词曲创作和演唱者,《寂寞是因为思念谁》的词作者沈庆,出生和成长在四川乐山,当年就读于北京农业工程大学的企业管理专业。1993年沈庆大学毕业后,进入了唱片行业,其后又于1997年4月,推出了首张个人音乐专辑《这么多年以来》。不过随着那几年唱片行业的整体萧条,其后,沈庆转行了。在其他行业里摸爬滚打了多年后,当沈庆比较早实现了他大学时候的生活理想,用他的话来说就是"出门打得起车,朋友来了请得起他喝啤酒 "之后,2014年,他携手香港著名词人刘卓辉、台湾著名音乐人李寿全创立云上音乐,带着自己的复出之作《最后的电台情歌》重返了歌坛。 时光荏苒,岁月变迁,虽然时至今日“校园民谣”的名头已不再如当年那么响亮,但“民谣”的旗帜依然还在,“贴近生活,自然发声”的很多独立民谣歌手们依然拥有着越来越多的听众。 在今天的民谣领域,已涌现了李志、赵雷、赵照、宋冬野、陈粒、谢春花等一大批越来越有影响力的人物。 生于1990年,“90”后的陈粒已在《快乐男声2017》中,和李健、罗志祥两位早已成名的歌星一起担任评委和音乐召唤师。 生于1978年,身处南京,东南大学肄业生李志一直默默努力,从2009年开始坚持每年的跨年演唱会,从小剧场唱到了北京工体。李志在南京奥体中心体育馆举办的2016-2017跨年演唱会,更是请到了规模宏大的靳海音管弦乐团和自己的电声乐队一起合作,对自己的诸多音乐作品再次进行了全新的编排和演绎。 从过去的“校园民谣”延续到今天的民谣复兴,从一个侧面反应了“贴近生活,自然发声”的民谣其实从来都不会失去知音,另一方面,众多草根歌手的不断成长,也体现了时代的发展。当越来越多的个体能够相对比较自由地选择自己的那份热爱,我们每个个体的未来相信也会有更多的美好。

注:此文是我写作并在喜马拉雅FM里进行播讲的“我和那些歌曲的个人小传”《一路走、一路歌》系列第5集,欢迎大家对我的文章,对我的网络电台节目进行批评指正哈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回应(0)

添加回应

校园民谣1的更多乐评

推荐校园民谣1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