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体叙事诗

二柱子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消沉录。

       今天我们来说一个唱英文歌的法国乐队 From Your Balcony,他们——准确来说,是主创Nicolas和两位协助的伙伴(Johann与Geoffery)——目前只有十首歌,三张专辑。搜索这个名字所能获得的信息寥寥,基本只有2014年的一篇访谈。在那里,Nicolas谈到了FYB名字的由来和流淌在迷幻嗓音里摇滚的血脉。不论谁都很难忽略他作品里萦绕的寂静诗意,那是一种充满安抚意味的幻觉,一种脱离经验又十分现代的孤独感。你大可以试图幻想涌动的海水或灰色的烟尘,但往往,一切结束时就如同匆匆阅览过一首延宕的诗,你忍不住猜想那背后弓起的脊背。

    民谣和后摇的迷幻风格越来越兴盛。有些歌手风格似乎与Nicolas相近,其实不尽然。Tom Adams 的嗓音明显比Nicolas清亮,尤其在高音区,十分柔韧灵活。他的作品事实上像明亮的歌咏,Silence(2017.5.5)——是内容丰富的沉默。而Novo Amor 的声音就像一片飘在沼泽上的羽毛,他是真有迷幻的特质。即使Carry you里吉他、弦乐、节奏都明快而强烈,人声一出,依旧有不真实的漂浮感,几个转音就像旋涡一样。你可以和Old Sea Brigade-...
显示全文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消沉录。

       今天我们来说一个唱英文歌的法国乐队 From Your Balcony,他们——准确来说,是主创Nicolas和两位协助的伙伴(Johann与Geoffery)——目前只有十首歌,三张专辑。搜索这个名字所能获得的信息寥寥,基本只有2014年的一篇访谈。在那里,Nicolas谈到了FYB名字的由来和流淌在迷幻嗓音里摇滚的血脉。不论谁都很难忽略他作品里萦绕的寂静诗意,那是一种充满安抚意味的幻觉,一种脱离经验又十分现代的孤独感。你大可以试图幻想涌动的海水或灰色的烟尘,但往往,一切结束时就如同匆匆阅览过一首延宕的诗,你忍不住猜想那背后弓起的脊背。

    民谣和后摇的迷幻风格越来越兴盛。有些歌手风格似乎与Nicolas相近,其实不尽然。Tom Adams 的嗓音明显比Nicolas清亮,尤其在高音区,十分柔韧灵活。他的作品事实上像明亮的歌咏,Silence(2017.5.5)——是内容丰富的沉默。而Novo Amor 的声音就像一片飘在沼泽上的羽毛,他是真有迷幻的特质。即使Carry you里吉他、弦乐、节奏都明快而强烈,人声一出,依旧有不真实的漂浮感,几个转音就像旋涡一样。你可以和Old Sea Brigade-Wash me away 对比一下,后者的和声、回音就像铺天盖地的潮水,和电音、鼓点融合后起起伏伏。

 FYB的作品里有一种非常独特的忧郁。钢琴和弦基本是小调,而Nicolas的声音又单得恰到好处。比一般男声高一点,假声则有特殊的绵柔,就像进入雨季连续十天没见过阳光,给人以强烈的潜伏感:好像暗中用粉笔画了条线,谁都不能超过它。Nicolas疏离的嗓音很擅长讲述,而歌词又简洁,很多都是叙事体,在孤僻而沉缓的气氛下拥有将意象变得纵深的能力。Your Bravest Fight 取材于他朋友父亲的退休金困境,却让人觉得好像在说大萧条时期的失业人员。

The leaver and the left 这张专辑里我最喜欢 That inferior feeling,用火车撞击铁轨的声音代替鼓点堪称神来之笔,好像在推着人进入悠长的睡眠。

Your favourite rite
A candle light
Your skin, a knife
A growing scar

You feel guilty
Please lean on me
Just ask yourself
What makes you deaf

Outside, it’s war
You ate this noise
These cut and dried opinions
This flowing crowd who moves about
You just don’t dare to come and talk

You look guilty
So far from me
Like Bukowski...
Alone, with everybody

 布可夫斯基(Bukowski)是德裔美国诗人, 他有着饱受歧视与暴力的青少年时期,可以解释其沉溺酒色的积习和关注边缘的创作。他的叙事诗动作简洁,很少铺陈,侧重一个镜头的拉长或对一个状态的反复描述。诗歌里人物行为都有种不可预测性,他们的语言则更加干燥、短促。不论情节、节奏还是人物都含有潜在的乖戾,随着诗歌行进,人们会担忧(或期待)一场病态的爆发。他冷静克制的语言使得爆发充满黑色幽默的意味,像把睾丸切下以报复(或恳求)浪荡的情人,诗歌里这样说“一道红光闪过,它们被扔进/马桶”。

 布可夫斯基诗歌里的孤僻与暴力因素和FYB并不那么相似,反倒是推进的节奏和简洁的语言有相近之处。如果让我说,我觉得FYB和孙甘露的风格很像,都是一种诗化的叙事。当然,他更趋近于自言自语并试图贴近真实,有时像对生活模糊的描述,比如 Loneliness :

I use to fall asleep
In front of the tv
I wish I had shoulders to put my head on
I get drunk every night
I give my cat a smite
Cause he never understand a word I say
I can feel the clay
Something with delay
Then I do the dishes
No one to dry the glasses
No one to tell me go to bed now it's late
I take my clothes off
I throw them on the ground
No one to tell me can you put them away
I can feel the clay
Something with delay
I take my book in bed
The story of a man
Who says in tears death but not loneliness

 值得注意的是这首在三分三十秒左右有一处淡出,仿佛要结束一样,但事实上还有近四分钟。孤独在声音减弱的一刻形成了一个空洞。同样的回响出现在五分三十三秒左右,这一次是更加强烈的反复呼喊。两分钟电音和鼓点的渲染下,和前面沉郁的钢琴和弦乐形成反差,好像是一直努力客观讲述着孤独但终于忍无可忍喊了出来。

 还有一首编曲出色的An old fashioned girl ,讲述一个痛失爱人的女孩。她丈夫是海军,遇难后她告诉所有人自己并没有沉溺于悲痛,然而她生活的动力是臆想他还健在。手风琴贯穿始终,曲调也轻柔悠扬,但其实是一个沉重而可怜的故事。Nicolas用喉头的颤音不停重复:You are not drown ,然后紧接着大段的手风琴独奏就像在讲述过去的美好生活,事实上就是女孩的幻想。它不停延伸,像一场不自知却有目的的悼念。

to the men you meet
to the friends you lose
to the child you teach
you say you're not drown
to the birds you feed
to the girls you peer
to the grief you hold
you say you're not drown
the husband you need
your knitting machine
the way you resign
……

 这一段开始加上了吉他快速扫弦,人声处理得嘶哑模糊,演唱时又刻意放大了喘息和换气声,就像在哽咽挣扎,随之而出的是残酷的现实。她一遍遍对各种人声明——对初次遇到的男人、对养的鸟儿、对自己心中的悲痛,弦乐一起,这些声明开始融化、松动,最后凝固在落灰的缝纫机上,情境感十足。

FYB那种忧郁的孤独随着钢琴声水一样编织成一首隐秘的诗歌,它的绵密不在于本身的丰富,而是在软质有单薄的嗓音背后,潜伏着的变化——松动的缝隙、迟疑的过程,它们会被放大,它们会徐徐展开。就像巴勃罗·聂鲁达的诗描绘的场景:我们甚至遗失了暮色/今晚没人看见我们手牵手/当蓝天的夜落在这世界

 而我,我想起你,灵魂因你熟知的悲伤而纠结。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回应(0)

添加回应

The leaver and the left的更多乐评

推荐The leaver and the left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