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唱之死

锡勒朱徳·岱钦

时隔五天,我仍不能释怀。

在旁人眼里,我的内心足够强大,永远都能不露形色,一笑置之。但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沉重的打击。我和很多人一样,还沉浸在CHESTER自缢身亡所带来的巨大悲伤之中。我原以为不加约束的眼泪和无限循环的歌声可以减缓内心的痛苦,如今看来只是枉然。我还以为夜以继日地重温他的各种照片和采访可以止住绵延的思念,最终也表明,我所站立的地方,是一片汪洋的边缘,哀愁如海水般汹涌袭来,任何举措都是徒劳。

尽管意识到这种种方式无济于事,我依然决定听完所有专辑,读完所有歌词,更换所有头像和背景,从头捋一捋我和LINKIN PARK的十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追悼纪念方式——倘若我无法参与歌迷会组织的点烛放灯,我也定当付诸一腔热血和爱戴,在遥远的地方,行脱帽礼,低头静立,默哀三分钟,缅怀这位往日的英雄。

我记得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清晨,一如每个美好的夏日。当我像往常一样,醒来之时打开手机,我随即收到了那条万恶的新闻推送,仅是短短十六个字的标题,便毁了我的一天,又一天,好多天,不知还有多少天。我以为是在做梦,于是倒头又睡,可这该死的新闻标题如鲠在喉,翻来覆去几个来回之后,我起身向朋友们求证。虽...

显示全文

时隔五天,我仍不能释怀。

在旁人眼里,我的内心足够强大,永远都能不露形色,一笑置之。但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沉重的打击。我和很多人一样,还沉浸在CHESTER自缢身亡所带来的巨大悲伤之中。我原以为不加约束的眼泪和无限循环的歌声可以减缓内心的痛苦,如今看来只是枉然。我还以为夜以继日地重温他的各种照片和采访可以止住绵延的思念,最终也表明,我所站立的地方,是一片汪洋的边缘,哀愁如海水般汹涌袭来,任何举措都是徒劳。

尽管意识到这种种方式无济于事,我依然决定听完所有专辑,读完所有歌词,更换所有头像和背景,从头捋一捋我和LINKIN PARK的十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追悼纪念方式——倘若我无法参与歌迷会组织的点烛放灯,我也定当付诸一腔热血和爱戴,在遥远的地方,行脱帽礼,低头静立,默哀三分钟,缅怀这位往日的英雄。

我记得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清晨,一如每个美好的夏日。当我像往常一样,醒来之时打开手机,我随即收到了那条万恶的新闻推送,仅是短短十六个字的标题,便毁了我的一天,又一天,好多天,不知还有多少天。我以为是在做梦,于是倒头又睡,可这该死的新闻标题如鲠在喉,翻来覆去几个来回之后,我起身向朋友们求证。虽说朋友圈里已经刷屏,我却几近本能地秉持着流言的奢望。我一直在期待着过几个小时主人公会自己跳出来澄清辟谣,我一直在等,在等,直到当天傍晚时分来临,越来越多的媒体报道和MIKE的回应坐实了这个死讯。现在,我实在很难想象,那天我为何能忍住情绪,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在家里安安静静地陪父亲母亲度过最后一个美好的夜晚。即使我当时的理由十足充分,他们肯定不能理解我的泪如雨下是因为一个远在大洋对岸的歌者的离世。

按捺了一天的悲伤,终于在第二天清晨我离家前往大西北时,如狂风骤雨般地爆发了。我发誓,车上坐我隔壁的三个女生必定对我始终一言不发却默默垂泪感到相当吃惊甚至害怕——我戴着耳机,躺在角落里的座位上,目光呆滞地望着窗外,六个小时一动不动,泪水却早已打湿了短衫。

后来我转了一趟三十个小时的火车。大约是同行的乘客见我脸色阴郁,过来询问个中情况。我想我再也忘不了那个脱口而出的回答——过去的十年里,有个叔叔一直帮忙抚养我长大,他总在需要的时刻激励我前进,不过前几天他突然自杀了。事实上,这个诠释相当合理——CHESTER之死对我的影响,这个回答有不及而无过之。

在歌声中,我仰望了一个白日的蓝天,却找不到一道彩虹,也仰望了一个黑夜的星空,却找不到一束微光。嘴里哼着唱着IRIDESCENTONE MORE LIGHT,却再也找不到希望所在,尽管那两句Do you feel cold and lost in desperationIf they say who cares one more light goes out in the sky of a million stars仍能瞬间让我的眼泪刷刷掉下来。

前几天逛云音乐时,有一个歌迷的留言让我有些震惊——“这辈子一定要去听LINKIN PARK,ONEREPUBLIC,COLDPLAY,IMAGINE DRAGONS,MAROON 5的演唱会~现在我知道我无法完成全部的了!”他的梦想和我的一模一样,稍有不同的是,我的列表里,有轻重之分,LINKIN PARK无疑是位列顶峰。

我接触音乐的过程,目前来讲,可以分成两个阶段,转折点是零六年父亲送了我一台收音机。在此之前,我耳熟能详的是家里的老旧CD,诸如《我的祖国》、《五星红旗》、《南泥湾》、《敖包相会》、《花儿为什么这样红》和《活着就是现在》这种经典歌曲。在此之后,收音机让我逐渐接触并迅速爱上了欧美音乐,同时我对华语音乐的认知上也出现了一个明显的断层。欧美音乐的启蒙歌曲是BACKSTREET BOYS的INCONSOLABLE以及ONEREPUBLIC的APOLOGIZESTOP AND STARE,之后我才认识了包括LINKIN PARK在内的其他乐队。我一直将LINKIN PARK奉为心仪的灵魂乐队,因为他们歌唱的主题脱离了凡世的男欢女爱与不走心的无病呻吟,更关注世界和平的倡导与人类内心的探讨,包括对战争的反抗,对失望与痛苦的思考,对人生道路上各种艰难抗争的真实写照。而这些,完全贴合我的口味,符合我的理想。其实,在五天前,我一直分不清LINKIN PARK、ONEREPUBLIC和COLDPLAY三个主唱的脸,可能他们长得并不像,原谅我几乎不看MV,难免有些脸盲。在五天前,我也完全没了解过CHESTER那些坎坷的经历,我一直认为歌者以歌唱至上,而今,我很佩服CHESTER的“世界吻我以痛,我报之以歌”的前半生,一个拯救了无数人的歌者,最终拯救不了自己,“身既死兮神以灵,子魂魄兮为鬼雄”。

人的一生中总会有几个时期,形如槁木,心如死灰,暗无天日,煎熬难耐。我想我也和多数人一样,如此热爱LINKIN PARK,是因为他们的歌唱曾经伴随着并鼓舞了我们走过这些困境,化开了百结愁肠,照亮了大雾迷航,真真犹如雪中送炭。在CHESTER声嘶力竭般的歌唱中,我从不觉得内心躁动,而是隐约有一团火在燃烧,寒风侵肌也熊熊不灭。我拒绝将这十年用烂大街的“青春”二字去比拟,因为岁月只属于我,他不可代替。

中学时代迫于现实原因,总是拿着打印好的歌词,揣着口袋里的MP3,边听边查字典边学唱。曾经由于英文太烂,只能靠着中文翻译理解歌曲所说的道理,如今纵然我去过海外喝过洋墨水,英文再怎么溜,也赶不上那个已经离开的拥有CHESTER的时代。这几天,我忽然很后悔二零一五年没有买一张LINKIN PARK在中国巡演的门票。那个夏天我正从洛杉矶回来广州,碰巧赶上他们要在深圳开唱,而我当时刚和家里经济独立,手头拮据,甚至称得上是穷困潦倒,便抱着还有下一次中国巡演的期待。现在,我将终生抱憾。错过了一次月亮,上帝却狠心地永远夺走了我心中的太阳。

我之所以遗憾没有听过一场LINKIN PARK的演唱会,并不在于没能亲眼见上CHESTER 一面,而在于没能现场听他唱一回这些雷霆万钧的战歌 ,听他唱一回IRIDESCENTdesperationfrustration这两个我第一次听到便热泪盈眶的尾音节。我不情愿也不满足于从此只能在唱片里与他相遇,回忆他所带来的澎湃激情和昂扬斗志。当然,此刻说再多也只能成为空话了。

我曾设想过,倘若CHESTER是因老病而离去,这份措手不及却沉重无比的悲伤是否会轻薄一些?截止到目前,对于CHESTER自缢的原因,尚未有任何官方的说法,在此我也不打算多作探讨。我宁可相信是网络上大量散布的童年阴影与故人离去所导致的重度抑郁症。对于抑郁症这个似曾相识却又似是而非的名字,我想大多数的非医护人员的旁观者没有任何资格妄加评论。尽管我有一个家人曾经也深陷抑郁症的噩梦之中,多次有过轻生的念头,我也不认为我有什么把握去对抑郁症作过多描述——大概只有医者和患者才能真实明白这其中的究竟。对于他的自缢,我见过责备与批判的评论。诚然,在一条鲜活的生命与一具冰冷的尸体之间,大多数情况下,我们都会选择前者。牵扯到疾病,这个结论就未必了,或许可以借用“安乐死”(Mercy Killing)来部分解释。即使对于CHESTER的离世带给他的亲人好友、他的乐队和他的歌迷巨大伤害这一观点表示深切地认同,我依然尊重CHESTER的选择,因为极有可能,你和我都不能体会他内心的痛苦。同时,我倡导抑郁症患者或潜在患者们,请别羞于启齿寻求帮助,也倡导大家多关注身边的人,请别吝啬,及时伸出援手。

末了,我想引用CHESTER两个月前写给CHRIS CORNELL信中的几句话——You have inspired me in many ways you could never have known. Your talent was pure and unrivaled. Your voice was joy and pain, anger and forgiveness, love and heartache all wrapped up into one. I can’t imagine a world without you in it. I pray you find peace in the next life——和LINKIN PARK官方昨天发布的信中一句原话赠给CHESTER——While we don’t know what path our future may take, we know that each of our lives was made better by you.

我还想引用LINKIN PARK ASSOCIATION在事发第二天贴出的悼文中的一段送给各位歌迷——And while for the foreseeable future we will mourn Chester’s passing, we know in our hearts that he would want us all to carry on. He would want us to be resolute, to be stubborn, and to scowl back at the world during dark moments such as these – so let us scowl back. He would also want us to seek help during troubled times and reach out to the ones we love when we need them. So, if you need help, or just need to talk, please do not hesitate to reach out to someone you know or to any one of us. Our arms are wide open.

愿你安息——See you again!

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六日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回应(0)

添加回应

One More Light的更多乐评

推荐One More Light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