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油尖旺金毛玲》到《尖沙咀Susie》

四亿分之一
从2016年末到2017年初,我一直循环着的一首歌,是Serrini的《油尖旺金毛玲》。

      这是她于2016年秋发行的最新单曲。乍一看歌名,令我想到许冠杰有首经典的《尖沙咀Susie》。同在九龙片区下的两位香港女性,前后40年被不同人写成不同故事,甚是有趣。

      先从《油尖旺金毛玲》说起。在此前,Serrini已出过两张碟《Why Prey'st Thou Upon The Poet's Heart?》与《Too Earthly Ye Are For My Sport》。曲词风格俏皮鬼马,如痛斥「小人」的《同一种米养百样人为什么养出你这个贱人》;亦不乏对平凡事和小人物的细腻观察,如描写菲佣感情生活的《宾郎情歌》。 歌曲虽录音质量有待提升,但出品皆充满「生活的诗意」。

      最新的《油尖旺金毛玲》,则兼备前两者特点。此外,编曲乐器也不同Serrini以往歌曲只有民谣气息的吉他,而是采用电子钢琴、贝斯和鼓的三组合。缓慢的鼓点伴随着Serrini独特的声线将歌曲娓娓道来,《油尖旺金毛玲》由此多了几分流行音乐的设计感和精致感。
 
      随意用引擎搜索已经...
显示全文
从2016年末到2017年初,我一直循环着的一首歌,是Serrini的《油尖旺金毛玲》。

      这是她于2016年秋发行的最新单曲。乍一看歌名,令我想到许冠杰有首经典的《尖沙咀Susie》。同在九龙片区下的两位香港女性,前后40年被不同人写成不同故事,甚是有趣。

      先从《油尖旺金毛玲》说起。在此前,Serrini已出过两张碟《Why Prey'st Thou Upon The Poet's Heart?》与《Too Earthly Ye Are For My Sport》。曲词风格俏皮鬼马,如痛斥「小人」的《同一种米养百样人为什么养出你这个贱人》;亦不乏对平凡事和小人物的细腻观察,如描写菲佣感情生活的《宾郎情歌》。 歌曲虽录音质量有待提升,但出品皆充满「生活的诗意」。

      最新的《油尖旺金毛玲》,则兼备前两者特点。此外,编曲乐器也不同Serrini以往歌曲只有民谣气息的吉他,而是采用电子钢琴、贝斯和鼓的三组合。缓慢的鼓点伴随着Serrini独特的声线将歌曲娓娓道来,《油尖旺金毛玲》由此多了几分流行音乐的设计感和精致感。
 
      随意用引擎搜索已经可以看到歌曲的背景介绍:

     「金毛玲」是个活跃于香港油尖旺区,在「邪K」场所工作的少女。经济拮据的她独自生活于逼仄的劏房之中,有心事,也有真性情。就在某夜如常浓妆艳抹穿上战衣,来到漆黑的K房后,发现一群轻佻浮薄的「西装友」中竟有个充满书生气质的正人君子。他对金毛玲全无僭越之举,令金毛玲大受撼动。

      而那位「书生西装友」原型正是Serrini一个朋友。他对Serrini讲述了某夜被逼在「邪K」场所陪酒后,与其中一个陪酒女孩同路归家的故事。为之感动的Serrini以幻想中的金毛玲视角,写下了这首文艺而抒情的叙事曲《油尖旺金毛玲》。
 
      歌词一如Serrini粤语歌的写法,采用三及第式文体(即歌词中白话文/文言文/方言三者并有),通俗而不低俗。全曲按歌词可分为四个部分,契合民族歌曲里「起承转合」的结构,而每段开头,均以「油尖旺金毛玲」作开头,逻辑非常清晰。起的部分是这样的:
 
      油尖旺金毛玲最怕有闪电
      想起旧爱明仔还过电
      但不够词汇在记忆里面
      只知道大概不想讲再见
 
      起的画面,与王家卫《堕落天使》里一个片段可谓如出一辙。该片段里,莫文蔚扮演的金发女人和黎明扮演的杀手在一个雨夜分手。他们并非恋人,自始至终,只是莫文蔚一个人的恋爱。

      「在我最需要一件雨衣的时候,那个人又回到了我的身边。如果每天都下雨,那该多好。」

      这是莫文蔚的角色在雨夜中永存遗憾的心声。故每逢雨夜再临,她是否都有梦魇般的牵挂重现?——如歌中的金毛玲,害怕闪电只因害怕勾起回忆。

      笔者也曾好奇Serrini是否受这一情节影响。并以此在微博上追问Serrini。她表示歌词并非为电影而写,反而是歌词写好后,想以王家卫式的电影色调来表达这首曲子。

      同时,金毛玲也不是故事女主人公的真实名字,而是她在中学时代与友人开玩笑设计的Gangster name,还包括大波莲、刀疤强等。
 
      单看起的部分,还以为Serrini将要向听众展开一个对旧爱念念不忘的痴情少女故事。然而Serrini并不打算唱一首惨情歌。引出「旧爱明仔」,大概只为了道出金毛玲的小心事,以及她的真性情。
 
      而且后一句「但不够词汇在记忆里面,只知道大概不想讲再见」,我认为并非简单的「欲说还休」,还刻画了一种与文艺青年相对立的形象。 的确。到了承的部分,歌词便作出如下交代:
 
      油尖旺金毛玲看尽世间事
      靠Facebook抒发感情才是意义
      句式过分文艺最委曲的暗示
      那些文青本身也很中意

      熟睡到晚上
      独对四面墙
      劏房里浓妆粉饰战衣穿上
      出去等边个欣赏

      承的部分,约略可见金毛玲对「文青」这一群体的不屑态度:我爱用社交网络每日更新泡沫般的状态,不正如你们爱用华丽的俳句堆砌心情么!

      也许金毛玲对「文青」存在着一定的误解与隔阂,但同时亦说明,她对自我身份急求认同。那是自卑与自傲共存的一种心态。而与文艺青年有较大差异,又能代表金毛玲形象的,属「MK青年」最合适不过。
 
      MK,即旺角(Mong Kok)的缩写。对于「MK青年」,坊间定义可归结为「衣着上受日系朋克文化及视觉系潮流影响,言行举止比较低俗,无所事事且喜爱流连于旺角娱乐场所的青少年」。

      从此看得出有部分人对「MK青年」持贬义或反对的态度。然而金毛玲也真非「无所事事」。她也工作。只不过在「正派人」眼里,那又怎算得上是一份堂堂正正的职业?

      说起劏房,则是香港自90年代起蔓延的一种社会问题。由于地价高昂,草根阶层或新来港人士买不起房或者支付不起条件好一点的住宅的租金,便选择租用这种将住宅单位分间成数间,每间只有数平米开外的房中房。虽然空间狭小,房租依然达到三五千港元。

      由居住环境的恶劣,可见金毛玲经济的拮据。纵然有额外收入,金毛玲也可能为添置新行头,或因「今朝有酒今朝醉」的精神而挥霍掉了。

      为维持生活,金毛玲只好继续每逢夜深起来活动,蜷缩在劏房里将自己彻头彻尾地粉饰涂抹。走到城市的街道之上,准备出发之时,她终于不禁自怜起来。这样看,「劏房里浓妆粉饰战衣穿上,出去等边个欣赏」竟有几分薄命司前「春恨秋悲皆自惹,花容月貌为谁妍?」 的惆怅。

      起和承用大量的词句交代了金毛玲的个人情况。经过近20秒的间奏铺垫,直至歌曲1分52秒到转的部分,男主角「书生西装友」才出场露面。

      「友」是粤语说法,意「家伙」。如「你条友」即「你这家伙」。可用作熟人间的调笑称呼,也带有几分轻蔑的意味。接下来转部分前后出现的两种「西装友」,在Serrini的歌里是被以两种意蕴涵盖的:
 
      油尖旺金毛玲晚上就出现
      漆黑的K房里唱心事
      旁边西装友个个初次见面
      赔着笑脸被抽水很多遍
 
      但同场有个西装友
      有白澈的脸
      样子正经也不似样贱贱
      更加有书生气质古装片里面
      喝过两杯就红了一脸
 
      就坐到你面前
      点点你的脸
      你说只有最爱才能掂这块面
      这晚是被逼来浪费睡眠

      金毛玲与书生西装友的相遇,让人想起不少「名妓与书生」的故事。有如冯梦龙《警世通言》里的《杜十娘怒沉百宝箱》、汤显祖的《紫钗记》……此处不一一列举。个中的女子,如杜十娘、霍小玉,往往情非得已而身陷泥淖,她们也有「质本洁来还洁去」的愿想,期待着良人的爱情与救赎。

      当然,金毛玲不是妓女,书生西装友也未必是什么才子,在追求男女平等的现代,金毛玲更不需要男性来「救赎」。他们不过是繁华都市里尘埃般的两个小人物。但至少书生西装友的出现,起到了颠覆的效果,让身处边缘的金毛玲心潮起伏,想要改变自我。
 
      就当金毛玲例行公事般地想「服务」书生西装友时,书生西装友竟少有地别过脸去,并说「只有最爱才能掂这块面」。他有自己的原则,拒绝金毛玲,也是尊重金毛玲的表现。

      习惯了被样贱贱西装友轻薄的金毛玲,见到这般正人君子,自然大受打动。转部分结束后,迎来了更长的、接近半分钟的间奏。间奏完毕,才是结尾合的部分。

      这部分完全是Serrini将自己代入到金毛玲时所作的反应:
 
      油尖旺金毛玲这夜有心事
      不知跟他何能再见面
      拿起Seven买野账单的背面
      写了句句哼起小曲后入眠
 
      偷偷唱着这曲幻想他听见
      学下吉他中环卖唱太痴缠
      再见不到也许人生少不免
      但金毛玲何事秋风悲画扇
    
      这里的设想,的确带有浓重的文艺色彩。就歌词律韵而言,我认为其中「拿起Seven买野账单的背面」填得未够精致,唱起来略显拗口,语句顺序也稍凌乱,有拼凑字数以求押韵之嫌。当然,如果将其改为「拿起Seven-eleven账单的背面」,虽然意思清晰了,但唱起来更为不顺,故现在的歌词也无怪是个折衷之举。
 
      即便如此,仍然瑕不掩瑜。这处歌词抛开音律,其细节依然值得品味。一般女孩子抄写歌词,往往喜爱隆重地用精装的笔记本仔细誊写。可歌词中金毛玲急匆匆地就掏出自己在7-11的购物小票写起句子来了,足见她心潮的涌动,也跟「MK青年」的形象更为符合。

      结尾的部分,Serrini并没有交待金毛玲与书生西装友后来的故事。他们就像两道平行线般再无交集。但是书生西装友将会在金毛玲心中留存很长一段时间,甚至令金毛玲起了重见的愿望。然而二人互不通姓名,何日再见?

      Serrini便建议金毛玲「学下吉他中环卖唱太痴缠」。我认为这也是很有意思的一句,就歌词律韵而言,将「中环」改为粤语同音的「九龙」,也无不可。而最后唱出的中环,让人隐约感觉是因为书生西装友工作场所处香港CBD,带有精英的意味;与身处油尖旺工作的金毛玲相比,暗示出二人经济地位的差异。
 
      香港、九龙与新界三个辖区的经济差异则可从香港近代城市形成说起。殖民时期,港英政府将城市规划的重点置于香港岛北的维多利亚城(今上环、中环、下环与西环一带),是洋人聚集且较为富裕的区域;而随着第二次鸦片战争清英两方签订《北京条约》,割让地扩展到九龙半岛及租借新界后,城市规划才慢慢由香港岛扩大到九龙半岛。
 
      港府1842年设立田土厅后,开展了对维多利亚城的发展建设规划。其被规划为城市发展的中心区。而新界由于靠近中国大陆,被设为大陆与香港之间的缓冲地带。上世纪50年代至80年代,近百万居民从深圳越境逃往香港,史称「大逃港」事件。难民们落脚后由于身份问题,大多滞留于新界地区谋生。

      而在现今的城市规划中,新界区也为大面积的工业区,经济不如香港岛发达。而九龙则属介于而二者的地位。它有九龙塘这样别墅林立的低密度的发展区;也有如深水埗这样唐楼遍街,缺少规划消防隐患屡现的市容混乱区。

      香港也曾出现过反映相关主题的歌曲作品。独立乐队The Lee’s就曾有一首《新界香港跨区之恋》。讲述了一个来自西环的青年与一个来自新界的青年的恋爱故事。笔者认为词中带有些许隐喻,尤其末尾一句「其实我都好想跟你一起住,你说要公平点就要搬到九龙区的美孚新邨」更是意味深长。

      回到《油尖旺金毛玲》身上。笔者同样曾将这个想法向Serrini提问。Serrini表示她填词时并没有考虑太多关于金毛玲与书生西装友经济差异的问题。反而是中环地区有较多街头艺人的事实更为初衷。但她也觉得,我这个解释颇为合理:金毛玲是早知道那些大撒金钱的西装商人与自己的经济地位差异,唯独是书生西装友出现,让她更想去改变。
 
      最后一段有四句歌词,用的是同一段旋律唱出。重复了四次的乐句,用流畅而抒情的钢琴下行音伴奏两度加强,让结尾「但金毛玲何事秋风悲画扇」一气呵成。

      来自纳兰性德著名的诗作,也表明Serrini豁达的态度:金毛玲这一生也许再见不到书生西装友了,可是将书生西装友的形象永远留存在初见之中,不也很好?

      歌曲至此,油尖旺金毛玲的故事也将落幕。这位身处边缘地带,自立而孤独、自傲而自卑、真性情而屈于生活的香港女性的传奇故事,相比起40年前同在九龙的一位女性,似乎还更艰辛些。且看那位40年前的女性:

      她不仅青春靓丽,美貌绝伦:

      有佢禁靓时无佢禁够盏(她的漂亮可真是无人能比)
      尖沙咀susie点止禁简单(尖沙咀Susie是个不简单的人物)
      样貌与身材good fit夹耀眼(貌美如花而且身材曼妙,相当抢眼)
      想揾多个都几难(可谓美绝香江)
     
      还思想前卫,追求潮流,贪玩懂享受:

      佢下下要有型个性最好玩(她个性爱玩,跟随潮流)
      出名摙车王响青山斗片弯(喜欢到处飙车追求刺激)
      日日吃几笼虾饺当食晏(还喜欢每天几笼虾饺当午饭)
      思想开放好识叹(思想开放,懂得享乐)

      然而这样一个美丽迷人、开放好玩的年轻女性,是靠这些东西支撑起来的:

      尖沙咀susie 使乜忧两餐(尖沙咀Susie不愁三餐)
      佢老豆勤力惯(她父亲辛勤劳动)
      响街市卖鸭蛋(天天在菜市场叫卖鸭蛋)

      尖沙咀susie 屋企多靓衫(尖沙咀Susie家里很多漂亮衣服)
      橙沟绿米衬蓝(橙色搭绿色,米色配蓝色不等)
      套套惹火抢眼(每一套都性感抢眼)

     以上歌词出自「歌神」许冠杰1980年发行的专辑《念奴娇》中的一首经典歌曲《尖沙咀Susie》。歌词由许冠杰与黎彼特共同填写,通篇几乎是粤语口语填成,通俗诙谐之余不失讽刺意味。

      从开头大手笔描写尖沙咀Susie的美丽无双,再到开玩笑式地作出转折,交待尖沙咀Susie游手好闲、不务正业,将家中经济重担交托于委身菜市场的老父亲身上的事实。许冠杰以较为说教的视角劝喻这类女性,要珍惜光阴,切莫虚度青春:

       有佢禁野蛮无佢禁够胆(她既野蛮又大胆)
       尖沙咀susie 死都拗翻生(尖沙咀susie能把死的说成活的)
       但望阿susie 光阴咪乱散(但愿Susie不要虚度光阴)
       青春一去空悲叹(待韶华已去,空自悲!)

        MV最后三个镜头是Susie逐渐老去的肖像。一改前段喜剧式拍摄风格,红色调的静帧画面让人颤栗而深省。

      「尖沙咀Susie」不似「油尖旺金毛玲」这种有个人独特经历的边缘人物。她更像个符号,代表着70年代末80年代初香港的时髦女性形象。虽然歌词代表当时的主流价值观。放在今日看来,已经显得有些父权意识,批判了这类特立独行的女性。

      歌词中诸如「眼会猛禁眨」「风骚兼销魂」一类描述,看来不免有点刻薄。较之今日女性视角的《油尖旺金毛玲》,个中金毛玲虽然不似Susie一样了无牵挂日日享乐,但她却能比Susie获得世人更多的理解与认可。

     但一言概之,金毛玲和Susie都是香港女性的一片缩影。虽然从Susie的「佢碰见猛男对眼会猛禁眨」到金毛玲的「赔着笑脸被抽水很多遍」的40年间,女性依然常处依附男性的地位。

      然而,无可否认的是,她们置身时代的洪流的同时,社会背景和主流评价亦变得更加宽容。从「Susie」被第三人称视角批判,到「金毛玲」得以被我们窥察她的心声,香港女性在繁华都市的虚幻泥淖中不断挣扎、翻滚过后,终能寻回自我。


■参考资料/文献
[1]逝去的乐言——七十年代以方言入词的香港粤语流行曲研究,简嘉明
[2]香港近代城市规划与建设的历史研究(1841-1997),邹涵
[3]粤语流行曲的发展与兴衰:香港流行音乐研究(1949-1997),黄湛森
8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回应(0)

添加回应

油尖旺金毛玲的更多乐评

推荐油尖旺金毛玲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