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STORAL PASTORAL 9.1分

2017年7月26日周三 16:32

松子焙

指弹是方寸之间击钩点滑,是众多没有歌词只有情绪的音乐中的一种。与“众多”所不同的是,它基本不能与其他乐器相容,这决定了这种音乐的精准和无错,也注定了表演者的孤独。其所表达的情绪蕴藉宛转,听者的感受也因人因时而变,初听时,我可以说我看见了一座山,嗯,那就是一座山,山上云雾缭绕,嗯,那儿就是有很多云,依稀还有风穿过松林;我可以说我看见了夕阳,嗯,那就是正要落山的太阳,夕阳下模糊有个身影,嗯,那儿确实有人在向你走来。我将这首歌与一个人联系在了一起,那么过后的时间,每次这个旋律响起时,我都会隐隐看到它其后藏着的身影。

而这种因人而变的情绪在持续不断的重复中就会被作者所改变和带动。写论文的时候《 二人の帰り道》被反反复复地播放一个下午,晚上突然看到一条乐评,讲到GIN“某天梦见了在河边的山丘上,一对情侣牵手散步回家。而此时梦里回响着这么一首曲子,醒来便写下了。”当时想,对,就是这种感觉,梦中看到一对人牵手散步回家的感觉。

也许喜欢这种音乐的原因就是可以很容易地找到一个切口把自己的情绪容纳进去。开心,难受,不舍,淡然,欢脱,因为他柔软,所以他都可以变换着形式地接受。我不用再做那个“我真...

显示全文

指弹是方寸之间击钩点滑,是众多没有歌词只有情绪的音乐中的一种。与“众多”所不同的是,它基本不能与其他乐器相容,这决定了这种音乐的精准和无错,也注定了表演者的孤独。其所表达的情绪蕴藉宛转,听者的感受也因人因时而变,初听时,我可以说我看见了一座山,嗯,那就是一座山,山上云雾缭绕,嗯,那儿就是有很多云,依稀还有风穿过松林;我可以说我看见了夕阳,嗯,那就是正要落山的太阳,夕阳下模糊有个身影,嗯,那儿确实有人在向你走来。我将这首歌与一个人联系在了一起,那么过后的时间,每次这个旋律响起时,我都会隐隐看到它其后藏着的身影。

而这种因人而变的情绪在持续不断的重复中就会被作者所改变和带动。写论文的时候《 二人の帰り道》被反反复复地播放一个下午,晚上突然看到一条乐评,讲到GIN“某天梦见了在河边的山丘上,一对情侣牵手散步回家。而此时梦里回响着这么一首曲子,醒来便写下了。”当时想,对,就是这种感觉,梦中看到一对人牵手散步回家的感觉。

也许喜欢这种音乐的原因就是可以很容易地找到一个切口把自己的情绪容纳进去。开心,难受,不舍,淡然,欢脱,因为他柔软,所以他都可以变换着形式地接受。我不用再做那个“我真的一点都不难过!”和“嘿嘿嘿嘿全靠运气”的我。

不对这张专辑做评价,因为只认真听过这一张,尚无对比。但会成为以后听过许许多多张专辑评价的基础。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PASTORAL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