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居住的街道

Polaris.枢极
只是很久以前老师寻到的一偏文,誊抄在这里。

风居住的街道
文/丁立梅
  《风居住的街道》是由日本的钢琴家矶村由纪子,和二胡演奏家坂下正夫共同演绎的一首曲子。整首曲子以钢琴作底子,二胡跳跃其上。它们似一对恋人,在音符之上,互诉衷肠。钢琴轻轻呢喃,如梦似幻,二胡热烈唱和,高山流水。二者完美地交融在一起,俩俩相望,地老天荒。
  每隔一段日子不听,我会很想它,直至重新找了它来听,一颗心,才安定下来。这很像一个人嗜上某种美味,一些日子不吃,就想得心慌。我以为,美味慰藉味蕾,好的音乐,则慰藉灵魂。
  第一次听它,是在办公室,一女孩的手机铃声设的它。那日,我在办公室里,正给桌上的一盆蟹爪兰浇水,女孩的手机突然响起来,这首曲子,一下子冒冒失失地撞进我的耳里来。我当即愣住,持水杯的手,停在半空中。我仿佛闻到老家的气息:村庄。田野。烟雨朦胧。小家屋檐下,雨滴在唱歌。嘀嗒,嘀嗒,滑落在搁在檐下的一只瓮上,滑落在长在檐下的一丛大丽花上。邻家少年撑伞而过,布衣青衫,笑容浅淡。五月的槐花,将空气染得蜜甜蜜甜的。
  是暗暗喜欢着的。大人们之间开过这样的玩笑,让你家的梅丫头做我家的媳妇吧。母...
显示全文
只是很久以前老师寻到的一偏文,誊抄在这里。

风居住的街道
文/丁立梅
  《风居住的街道》是由日本的钢琴家矶村由纪子,和二胡演奏家坂下正夫共同演绎的一首曲子。整首曲子以钢琴作底子,二胡跳跃其上。它们似一对恋人,在音符之上,互诉衷肠。钢琴轻轻呢喃,如梦似幻,二胡热烈唱和,高山流水。二者完美地交融在一起,俩俩相望,地老天荒。
  每隔一段日子不听,我会很想它,直至重新找了它来听,一颗心,才安定下来。这很像一个人嗜上某种美味,一些日子不吃,就想得心慌。我以为,美味慰藉味蕾,好的音乐,则慰藉灵魂。
  第一次听它,是在办公室,一女孩的手机铃声设的它。那日,我在办公室里,正给桌上的一盆蟹爪兰浇水,女孩的手机突然响起来,这首曲子,一下子冒冒失失地撞进我的耳里来。我当即愣住,持水杯的手,停在半空中。我仿佛闻到老家的气息:村庄。田野。烟雨朦胧。小家屋檐下,雨滴在唱歌。嘀嗒,嘀嗒,滑落在搁在檐下的一只瓮上,滑落在长在檐下的一丛大丽花上。邻家少年撑伞而过,布衣青衫,笑容浅淡。五月的槐花,将空气染得蜜甜蜜甜的。
  是暗暗喜欢着的。大人们之间开过这样的玩笑,让你家的梅丫头做我家的媳妇吧。母亲笑答一声,好啊。我在一边听着,信以为真。再遇到少年,眼神刚刚碰触到,我便羞涩地跑开了。风吹着少年的头发和衣衫,他的样子真好看。少年后来去了南方,我也离开家乡。经年后,再想起,少年的模样,已不记得了,然风吹过的年少时光,却成了岁月里,最柔软的温暖。
  问那个女孩,这是首什么曲子?
  女孩告诉我,它有个好听的名字,叫风居住的街道。女孩说,初听时,想哭。结果,真的痛哭了一场。
  理解她。谁的往昔里,没有一个风居住的街道?她亦有。当年,她与他坐前后桌,在一个教室读书。窗外的桐花,一树一树地开。他在一张小纸条上写,喜欢我吗?我很喜欢你!她回他一个笑脸,算作默认。扭头望向窗外,风从街道那边吹过来,青春年少,花影飘摇。
  我记住了乐曲名,回家开了电脑搜索。我下载了它,一遍一遍听。钢琴和二胡,交相辉映。风到底吹过谁的街道?城南旧事,纷至沓来。
  我想起一个老先生。老先生八十岁了,在他生日那天,他执意要去一个小镇看看。孩提时,他曾从家里坐船,越过宽阔的水域,到达那个小镇去上学。六七十年过去了,他越来越想念当年的街道,路上铺着碎砖,银杏树东边一棵,西边一棵。他有个同学,绰号叫癞子,因为那个同学头上生很多癞疮。癞子跟他最要好,把母亲烙的玉米饼,偷拿出来,带给他吃。和他一起爬上银杏树,坐在树上,垂下双腿,在空中摇晃。
  老先生如愿到达那个小镇。当年的小镇,已彻底变了模样。老先生寻不到他的学校,寻不到他的街道,寻不到他的银杏树。却一遍一遍告诉身边的人,这里,曾是一座山墙,我和癞子在上面画过画。这里,就是当年长银杏树的地方,我和癞子曾坐在上面学过鸟叫……往昔对他来说,隔得遥远,却从不曾走丢。
  人的一生中,走不丢的,唯有青春年少。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回应(0)

添加回应

風の住む街的更多乐评

推荐風の住む街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