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是那白了又暗的天,而他们唱着走向地平线

庞羽
2017-07-24 看过
“写歌一定要真诚。”这是李宗盛的话语,也是他徒弟李剑青的心声。当年,28岁的李剑青在一次音乐比赛中认识了评委李宗盛,他托人把自己的 CD 送给了李宗盛。李宗盛听后大为赞赏,辗转获得了李剑青的联系方式,把这个不可多得的年轻人收入了自己的麾下。然而,这些年里,李剑青一直在做幕后工作,他不是一个浮躁的人,他在等待自己的时刻。
    无数白日黑夜,李剑青等来了这个时刻。他的专辑,唱进了一代人的心里。李宗盛的歌适合白日里听,李剑青的歌适合深夜里听。生命就如同一辆地铁,坐在这边的人,看见的是东半球,是日出;坐在那边的人,看见的是西半球,是日落。我们都看到了半个天空,半个地球,半个春夏秋冬。就算飞上宇宙的太空人,他们也不能看到宇宙、太阳系、地球的全部。而生命这列地铁,要说有什么是永远陪伴我们的,那就是离别,随时随刻的离别,永恒常新的离别。
    李剑青的歌,写了离别,唱了人生。他的《出城》,大概是人的少年时期,为了心中的理想,离开故乡,离开熟悉的人和事。“终于路过/你不止一次提起的/父辈们叫家乡的城/像许多拆了又盖的老地方/已无从追索它当年的模样/无所事事的男人啊/在台阶上坐着/终于隐没在老城……”离乡已久的你,回到自己的故乡,却只有“你没见过这儿起高楼吧/他们用老砖砌了新城墙/若是有人用乡音唤你/你会不晓得回头吧……”熟悉的记忆,陌生的现实,告慰的是过去,失去的是青春。新一批成长的少年、新一批即将离乡的少年,只有对你笑问客从何处来。你走在新建的大街上,遇到了那些老去的少年,“当地的老乡说/这儿的烧酒不错/你不醉就不许走。”你知道,那个时刻到了。你回敬一笑,就醉吧,半醉中故乡的月,胜过他乡的望尽天涯。
    一首《匆匆》,是奋斗的青年。“尽管日子过得很窘/他都能从容……”在他乡,你要住着“每月三百的分租房”,听着“二房东双喜”的故事,想着“老家还算普通的芙蓉”,偶尔还要担心“残摩被收了”,回想在故乡的时光,“光荣地上了小县城的高中”,“女孩见不到我会脸红”,不禁你略带苦涩地笑了起来。在这里,有点滴温暖,更多的是现实的残酷。青春梦已经“过时”,你也“褪尽了青涩与懵懂”,你很想“故作轻松”,但你逐渐迷茫,你怀疑梦想,你思念母亲,“明白了现实里/没有人是孙悟空”。是的,多少梦想成了他人的衣衫,多少踌躇满志比不过一碗加了卤蛋的鸡汤面。偶尔,你站在高楼上,看不见你的故乡,看不见你的母亲,一闪一闪的霓虹,一浪一浪的车鸣,你知道,那个时刻到了。你对着玻璃里的自己笑了,桂花正香,付与秋风。
    到了中年,大概都要听一首《姥姥》。人生过半,你得承认你正往终局走去,你得承认你必须先面对他人的终局。你在成长,你的长辈在老去。他们给了你无数拥抱,却等不及你的拥抱了。你望着“夜空和梦”,“四季的风”吹拂着你,你感觉到她“一直在你身体里走路咳嗽歇息”,终于,你可以“为她写一首诗”了。所有重要的人,离开后,都会化为另一种形式陪着你。也许是一片秋叶,一个玩具熊,一本书,但你知道,那个时刻到了。不仅是姥姥,也不仅是老去的父亲、母亲,更有你的叔叔,舅舅,三婶,也有曾对你寄予厚望的老师。他们照亮过你,现在,他们要往黑暗里去了。你喊着他们,他们却说,不必追,你的前路在那里,你要举着你的蜡烛,照亮你的孩子,你的爱人,你的学生,所有你在乎的、重要的人。最后,黑暗拥抱了他们。你会在“三十二年后”为他们写诗,你也会用这三十二年,拥抱你的孩子,你的爱人,你的学生,所有你在乎的、重要的人,最后对他们说,不必追。
    我们都会老吧。到了那时,别忘了《平凡故事》。“那未知/召唤我/往前走/那时候/不觉难受/虽然愁……”尘埃落定,曾经迷惘的少年,奋斗的青年,危机四伏的中年,终究成了从容的老年。不必回想过去,你坐在“夕阳余晖下”,看见梦中的自己,终究有了答案,终究释怀了所有。你也曾“孤身在某个社区”,你也曾“歇斯底里,逢人就大声说委屈”,你也“有些遭遇”、“有些回忆”,“不愿想起又不愿舍弃”,谁谁成了别人的妻,谁谁一人走在无良的城,你明白,这些“虽然只是一个平凡的故事而已”。谁都有白天,谁也都有黑夜,谁都有挣扎,谁也都有彷徨。你成了人群中的分母,可正是分母,才能支撑这个世界。“灯光摇曳如招魂的旗”,你知道,那个时刻到了。你想喝酒,想对玻璃里的自己笑,想拥抱重要的人,也想看看月亮,闻闻桂花香。可是,那个最后的时刻到了,你不该敬自己一杯酒,拥抱拥抱自己吗?这一生,虽有执悔,但无他怨。
    李剑青的歌,是要用一生好好听的。也许少时你懂了老年,也许老了你理解了年少,但人生就是这样,没有书中的九曲回肠,却涓滴不绝,可鉴可饮。白日里,我们会和闹钟离别,和地铁离别,和工作餐离别,和同事离别,最后,到了深夜,我们才会面对自己。告别故乡,告别梦想,告别亲人,告别自己,我们走了一路,该歇歇脚了。也许,你要去吃一碗小时候常吃的小馄饨,也许,你想念妈妈做的桂花糕,也许,吃着吃着,你就流下泪来。酸甜苦辣,其实并不重要。深夜,是送往迎来的时刻,是人生更迭的时刻。不必太伤感去听一首歌吧。听听李剑青的歌,他永远为我们唱歌,为哭着、笑着、拥抱着的普通人唱歌,他在唱,唱一曲你的故事,唱一曲我们的故事,在这里,深夜食堂,永不打烊。
64 有用
7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14条

查看更多回应(14)

仍是异乡人的更多乐评

推荐仍是异乡人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