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驚慌 不要驚慌 评分人数不足

意义和意思

鹿蜀

我喜欢跟歌手开玩笑,因为开不起玩笑的人登不上台。我常说老潘是赶上好时候的歌手,经济不景气一点、社会流通慢一点、互联网不发达一点、城管扫盲流强一点,多了任何一点他都唱不到今天。当然不单老潘,大多数歌手都如老潘——有某一两点的特质,但大多是减分项目。而小崔不同。

小崔是无论哪个时代哪个国度哪种语言,只要泛娱乐产业还存在着必要着他就一定有饭吃且吃得很滋润的歌手。因为漂亮。

漂亮可不单指样貌,也包括做派、谈吐、表情,当然还有音乐。音乐不是我的职业,我所理解的音乐的漂亮是:

1、内容表达的有意义

2、形式表现的有意思

说白了:

一、他有没有货

二、他活儿好不好

过去货由其他更专业更职业的人来规划、策划、创作,现在不行了。有创造力的人基本都去更有钱途的地儿了。不靠自己,没招儿。过去活儿好不好主要看盘儿亮不亮,活儿能打造能解释能糊弄,现在不行了。谁都能上网,谁豆瓣上都认识几个资深或者号称资深的好友。不认真研究,没辙。

崔君显然都做到了。

先说货,也就是意义。第一首的《跳楼歌》里唱道:

“磕破了头

有一点痛的人

才会奋不顾身...>

显示全文

我喜欢跟歌手开玩笑,因为开不起玩笑的人登不上台。我常说老潘是赶上好时候的歌手,经济不景气一点、社会流通慢一点、互联网不发达一点、城管扫盲流强一点,多了任何一点他都唱不到今天。当然不单老潘,大多数歌手都如老潘——有某一两点的特质,但大多是减分项目。而小崔不同。

小崔是无论哪个时代哪个国度哪种语言,只要泛娱乐产业还存在着必要着他就一定有饭吃且吃得很滋润的歌手。因为漂亮。

漂亮可不单指样貌,也包括做派、谈吐、表情,当然还有音乐。音乐不是我的职业,我所理解的音乐的漂亮是:

1、内容表达的有意义

2、形式表现的有意思

说白了:

一、他有没有货

二、他活儿好不好

过去货由其他更专业更职业的人来规划、策划、创作,现在不行了。有创造力的人基本都去更有钱途的地儿了。不靠自己,没招儿。过去活儿好不好主要看盘儿亮不亮,活儿能打造能解释能糊弄,现在不行了。谁都能上网,谁豆瓣上都认识几个资深或者号称资深的好友。不认真研究,没辙。

崔君显然都做到了。

先说货,也就是意义。第一首的《跳楼歌》里唱道:

“磕破了头

有一点痛的人

才会奋不顾身

一个走失的小孩

蹲在陌生的天台。”

小孩在看,我们在跳。

而第八首《神的雕像》里是这么唱的:

“那一座躁动的城市 人来人往

那一部孤独的影片 就要散场

他们的心里有一座 神的雕像

却没有寻找能安放 它的殿堂”

“我”在看,大家在闹。

从孩子的童真到旅者的阳光再到去寻找神,词曲的面貌统一,归纳成了一个越来越成熟越来越有责任感的创作者。创作不止是体力劳动,更是自我的磨练和不断的舍弃。最后留下的,是会更长久闪光的作品。

再说活儿,也就是形式。最好的形式未必是最高音最大声最不安的颤抖。事实上,越是强调情绪的表达越是肤浅而苍白的。好的形式一是要表达出真实情感,二是要符合歌者本身的气质。

第四首《我的罗盘》中这样唱到:

“在游戏之间

我不敢多言

在人群里面

我望眼欲穿

黑夜的阑珊

有人在狂欢

朦胧的双眼

总看得到意外”

这完全符合经常熬夜,偶尔醉酒,总是观察的歌者的真实形象。从事实、真实入手总是好过“我的悲伤逆流成河”吧。而曲风,是英伦。

英伦这种范儿痞痞的雅雅的坏坏的痒痒的。换别人玩儿就瞎了,但如果歌手本身就是雅痞劲儿、坏痒范儿呢?然后如果同时他嗓音的张力大、表现力强、控制力也稳呢?

英伦是个好方法,但只限于崔龙阳长期使用。

那么好,让我们在这个连疯子老潘都可以出专辑的今天,再来听一听过去、现在、以后都会是偶像的崔龙阳君的这首《不要惊慌》吧。毕竟,帅如崔龙阳没有惊慌、土如老潘没有错乱。你我又何必庸人自扰堵上耳朵呢?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回应(0)

添加回应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