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听边小记

高深莫测的智障

记不清啥时候,是看老谢微博还是听他广播访谈来着,他提到一位他钟爱的歌手,说这歌手的编曲套路挺怪,一首调子高高的歌,到了高潮部分音调反而低了下去。我记得这是个闻名于世的歌手,很可能是这几个年头一一离世的某位大佬之一,可具体是谁我死活也想不起来了。

老谢说他受其启发,也写了一首这样的歌,想必就是我正在听的这首“最古老的舞蹈”?

这是一首沿着《幻觉》的老轨迹行进下来的新歌,它的轮廓是早在四年前就耳熟能详的迷幻式雷鬼节奏,其间有一如既往的惚恍鸣颤的吉他旋律与宏旷如舞的键盘铺抒,合力锻造出各种碎片式的景致与情愫,撒布于背景之上,老谢的含情之唱是为一道道感官解析。我们很容易从中窥出《幻觉》里老歌的影子,坚韧而动感的脉律承接着“与声音跳舞”的舞步,绵缓起伏的忧伤情境是“笼中鸟”之延续,器乐的片段错落感仿佛为“追逐影子的人”的重现。

同时,我们在这首歌的音符词句间可以很容易地掏取出另一部分新鲜的体验。

这是老谢第一首以唱声打头的歌曲,至少是人声与前奏并起,像极一位梦中人在梦醒后急不可待地吐出第一个字、道出第一场梦境。“欢快的人们正在篝火,准备烧毁那...

显示全文

记不清啥时候,是看老谢微博还是听他广播访谈来着,他提到一位他钟爱的歌手,说这歌手的编曲套路挺怪,一首调子高高的歌,到了高潮部分音调反而低了下去。我记得这是个闻名于世的歌手,很可能是这几个年头一一离世的某位大佬之一,可具体是谁我死活也想不起来了。

老谢说他受其启发,也写了一首这样的歌,想必就是我正在听的这首“最古老的舞蹈”?

这是一首沿着《幻觉》的老轨迹行进下来的新歌,它的轮廓是早在四年前就耳熟能详的迷幻式雷鬼节奏,其间有一如既往的惚恍鸣颤的吉他旋律与宏旷如舞的键盘铺抒,合力锻造出各种碎片式的景致与情愫,撒布于背景之上,老谢的含情之唱是为一道道感官解析。我们很容易从中窥出《幻觉》里老歌的影子,坚韧而动感的脉律承接着“与声音跳舞”的舞步,绵缓起伏的忧伤情境是“笼中鸟”之延续,器乐的片段错落感仿佛为“追逐影子的人”的重现。

同时,我们在这首歌的音符词句间可以很容易地掏取出另一部分新鲜的体验。

这是老谢第一首以唱声打头的歌曲,至少是人声与前奏并起,像极一位梦中人在梦醒后急不可待地吐出第一个字、道出第一场梦境。“欢快的人们正在篝火,准备烧毁那些过错,许多马车来自黄昏,车上空无一人。”这句在轻灵鼓嚓的配合下吟诉出的开幕话语,把听歌人的耳道引向一片空旷古朴之地。这种意象不止,并与随后涌来的迷离、梦幻、惶惑、坚固相融合,被老谢突现的嘶喊与嘶喊后的落差所放大。

歌曲的第一段是老谢的一次反常规手笔。他以往的歌词讲究的是句与句之间的对称与押韵,在一个规范的框架内,而这次反其道而行之,尽管背景节奏齐整如前,却谱写了一段在形式与唱调上前后不衔接的肆意之词,从开端直到“不可一世,步伐坚定”唱毕。然而我们不会听出丝毫的突兀感,因为它的衔接点在于内容与意象,我们的思绪跟随着它呈现的梦境行进,不复返,一场真正流动的梦。

“你就应该留下来,留下来喝一壶老酒,你用天生的这双手,拒绝了所有的挽留。”

这是歌中我最喜欢的一段词、一段唱。老酒,老与酒,酒是侠气与豪洒的酝酿,老是悲情与沧桑的沉淀,而拒绝挽留的一双手,揽起的恰是一份侠气与豪洒、一份悲情与沧桑。你也许说我是胡编乱造,可这也是我从老谢先扬后抑的歌唱里听出来的画景。

关于酒与手的意象,我不得不想起鲁迅先生在杂文集《野草》的一篇名叫“影的告白”的散文里写的一句话:“我姑且举灰黑的手装作喝干一杯酒,我将在不知道时候的时候独自远行。”我不知这句话是鲁迅在何种环境何种心境下写的,只是那种巨大的荒芜感与悲怆感能把我的脑海盖住很久。后来莫西子诗在他的“彷徨”一歌里引用了这句词,给它添上了一层乡土之味。而今老谢曲下的酒与手,让我泛起的念头是豪情与悲情的交织。有那么一瞬间,我想搞清楚这些词在老谢心中的真实动机,可是何必,只有在自己脑海里停住的画面,才是对于自己的最大意义所在。

“可是你却跳起了最古老的舞蹈。”歌曲临近高潮处,没有了不羁的段落,没有了狂桀嘶喊,却走上一条平静而徘徊的路、踏起一支古老而盘旋的舞蹈。此处的古老舞蹈,被篇首的篝火映衬,由篇中的老酒作陪,确实,此情此景绝不需用恣嚣之声来传达,它本就是一段激荡完结后的安宁、一段幻象凝结后的真实。在回想起老谢提及的那位把歌曲高潮部分做得低调的歌手,想必他也是意图展现一种烈性过后的静性吧。

“直到百鸟围绕的陷阱,吞食完所有的羽毛,直到面对自己的影子垂涎欲滴,进入这圈套。”这句充斥着困惑与离幻的歌词站在了歌曲的尾声位置。上一次出现“圈套”,还是在十七年前的“永远是个秘密”里,不过今日的“圈套”早已褪去了往昔的黑暗沉抑感。

其实我能意识到,我看待老谢作品通常带着个人主观色彩。早年的冷血动物对那时年少的我触动太大,我的大部分摇滚情怀都被冷血动物那张在若干年后依旧令我发颤的专辑占据了。后来的老谢在音乐作为与个人声望上已是今非昔比,但于我而言,老谢给予我的震撼力的巅峰始终在多年前的冷血动物上,属于一种昔非今比的状态。但有一点我得承认,老谢在我脑里预留了一堆被称为“情怀”的东西,每当他出了新歌新专辑,我听的同时,也会把那堆“情怀”拿出一部分,施加在我的感受中。这也许是我对老谢的所有作品喜爱不怠的原因,换句话说,若那是别人的歌,我也许无感,而我之所以有感,是因为它源自老谢。

对于“最古老的舞蹈”,其实我很难界定我喜欢的是歌曲本身,还是喜欢我“情怀”的衍生物。但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人还在歌唱,那些歌声让我意识到我依旧心存欢喜与期待。

“最古老的舞蹈”是即临的新专辑中最后一首完工却最先发布出来的歌,以它打头阵,让我们尽情地畅想一番新专辑的英姿吧。

3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回应(0)

添加回应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