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日光 春·日光 8.0分

一个看起来与歌无关的乐评

女巫在跳舞

大厅里有个爱养花的姑娘,之前她给我看那一小盘水和种子的时候,我随便说了一句“养的活嘛”,然后姑娘给我说“我开花给你看呀”,当时觉得这句话说的真好听,也像情话。今天我洗衣服的时候,姑娘又突然问了一句“我开花给你看了没”。 其实,我能叫出的植物名字一只手数的过来,偶尔想养花,转念一想我也就能养活我自己吧,于是就此作罢。看着姑娘养的两株玫瑰和一棵含羞草,也就觉得“哎哟,不错哦”。但是看到姑娘用手戳含羞草的那一瞬间,我突然就觉得:人是种神奇的生物,植物也是。含羞草,草如其名,被碰到就会把叶子合上,但一直都是听说而已,没见过。当真的见到它的叶子和侧枝因为触碰而蔫掉的时候,虽然之前已经知道,但是心里还是莫名感觉到一种小确幸。 平淡生活中的小惊喜本身就是很有趣的事情,所以我喜欢,当整个华语乐坛都在写情爱的时候,苏打绿却用一首《交响梦》描绘了一场行板如歌的春雨。我大概能明白当年姥爷在世的时候为什么养了一院子的花,每只花每天的开与落本身就是一...

显示全文

大厅里有个爱养花的姑娘,之前她给我看那一小盘水和种子的时候,我随便说了一句“养的活嘛”,然后姑娘给我说“我开花给你看呀”,当时觉得这句话说的真好听,也像情话。今天我洗衣服的时候,姑娘又突然问了一句“我开花给你看了没”。 其实,我能叫出的植物名字一只手数的过来,偶尔想养花,转念一想我也就能养活我自己吧,于是就此作罢。看着姑娘养的两株玫瑰和一棵含羞草,也就觉得“哎哟,不错哦”。但是看到姑娘用手戳含羞草的那一瞬间,我突然就觉得:人是种神奇的生物,植物也是。含羞草,草如其名,被碰到就会把叶子合上,但一直都是听说而已,没见过。当真的见到它的叶子和侧枝因为触碰而蔫掉的时候,虽然之前已经知道,但是心里还是莫名感觉到一种小确幸。 平淡生活中的小惊喜本身就是很有趣的事情,所以我喜欢,当整个华语乐坛都在写情爱的时候,苏打绿却用一首《交响梦》描绘了一场行板如歌的春雨。我大概能明白当年姥爷在世的时候为什么养了一院子的花,每只花每天的开与落本身就是一件令人欢喜的事情。说不定以后我也会心血来潮去买一包种子,养一片方寸田园。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回应(0)

添加回应

春·日光的更多乐评

推荐春·日光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