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那年有个精灵般的女孩调皮地躲在花里,她的名字叫做蕭瀟

TinkyM


周一上班路上,随手打开车载收音机,电台有位观众点播了一首前些年某著名选秀节目选手演唱的《爱要坦荡荡》,唱功、改编都挺好,演绎得也算是不功不过。但听到第二遍副歌就莫名觉得有点吵杂了,技巧冗余、咬字别扭的缺点也紧跟着跑出来。当然,还不至于很不舒服,可就是感觉和歌曲本身的气质不够吻合。

然后,我便想起多年前的那个女孩,她的名字叫做“萧潇”,正是那首歌的原唱。

· 也许完美对我反而是假象 ·

第一次看见萧潇,是2003年初她推出首张个人音乐专辑《Beautiful Angel》。

我还记得那张专辑的封面,她躺在白色枕头上面,散落一头黑色长发,瘦瘦的身体,高鼻子、薄嘴唇,瞪着一双好奇无辜的大眼睛,眼神直直地像要穿出唱片封套,无所畏惧地射向对面。

那天,我和朋友逛进唱片行,算是无意间瞥见了那张唱片,被安静地摆在唱片架不怎么显眼的第三排左边倒数第二个位置。它的左边是许茹芸的《云开了》,右边是动力火车的《镇...
显示全文


周一上班路上,随手打开车载收音机,电台有位观众点播了一首前些年某著名选秀节目选手演唱的《爱要坦荡荡》,唱功、改编都挺好,演绎得也算是不功不过。但听到第二遍副歌就莫名觉得有点吵杂了,技巧冗余、咬字别扭的缺点也紧跟着跑出来。当然,还不至于很不舒服,可就是感觉和歌曲本身的气质不够吻合。

然后,我便想起多年前的那个女孩,她的名字叫做“萧潇”,正是那首歌的原唱。

· 也许完美对我反而是假象 ·

第一次看见萧潇,是2003年初她推出首张个人音乐专辑《Beautiful Angel》。

我还记得那张专辑的封面,她躺在白色枕头上面,散落一头黑色长发,瘦瘦的身体,高鼻子、薄嘴唇,瞪着一双好奇无辜的大眼睛,眼神直直地像要穿出唱片封套,无所畏惧地射向对面。

那天,我和朋友逛进唱片行,算是无意间瞥见了那张唱片,被安静地摆在唱片架不怎么显眼的第三排左边倒数第二个位置。它的左边是许茹芸的《云开了》,右边是动力火车的《镇守爱情》。

要知道,刚过去的那一年真的出了太多好听的专辑,“店长推荐”的架子根本就摆不下。而作为音乐新人,专辑能被摆在前三排已经算是很不错的待遇了。

我猜,很可能真是她的漂亮样子起了点化学作用吧。碰巧,那家唱片行的老板正好是个中年大叔,好几次我都瞄到他的收银台下面堆了不少的少女杂志。

更何况,萧潇是真的真的很好看!

就连我,也几乎是被瞬间吸引过去的,并且真的是呆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地停顿了好!几!秒!钟!

而就在那短短几秒凝滞的时间里,我看着她看着我,那感觉,就好像……看见了精灵一般。

没错!堕入凡间的精灵。

而也就是那惊鸿一瞥,让彼时少年的我恍惚惊觉,“这个世界上竟真的存在(看上去)百分之百完美的女孩”。

·生平第一次我放下矜持 任凭自己幻想一切关于我和你 ·

那天最后,我和朋友一人买了一张专辑,他挑了燕姿的《Leave》,而我选了陈老师的《吉他手》。

我没有买下萧潇那张专辑的原因很简单,因为我觉得,这么漂亮的女生,应该不会唱歌,吧。

只是后来,事实证明,我的无端揣测是那么简单粗暴又沒有礼貌。

之后的一年,我在大S和仔仔周渝民主演的电视剧《战神》里,意外看见了萧潇的身影。她饰演的纱织,任性、胡闹、自私、刁蛮,十足一个破坏男女主唯美爱情的讨人厌“女三号”。

但不知道为什么,在萧潇的演绎下,我却是怎么也无法讨厌她。甚至还暗暗地想,摩托骑士就是应该配刁蛮公主才对啊。

可能,也许,这就是所谓的“观众缘”吧。有些明星不管演什么,剧中人设有多坏,就是无法让人真心实意地不待见、不喜欢。比如蒋欣,在《甄嬛传》中饰演动不动就赏人“一丈红”的华妃,目中无人、作恶多端,却出乎意料地独揽观众的万千宠爱与怜惜。

萧潇也是如此。

她的美,天然、真实,不含一丝虚伪,外加上大喇喇的爽朗性格,显得如此不甚自知。而在那个整容尚未风行的年代,她那张几乎可以作为医美模板的精致脸颊,不得不说是上帝侧爱的宠儿。

· 怎能怪时间没有等我 是我忘了跟着走 ·

真正听到萧潇的歌声,约莫是几年之后的事了。

具体是什么机缘我已不复记忆,只记得那好像是一个冬日的午后,暖洋洋的太阳晒得人直犯困。

我猜我当时应该是在做着什么事情吧,又似乎什么也没有做。

而就在某个恰好的时刻,有一把声音就这么窜进了我的耳朵,一下子叫醒了昏昏欲睡的神经。

那首歌是王菲的《矜持》,唱得很像本尊,但细听之下分明是年轻太多的嗓子。但讲真的,足够好听。少了一点成熟女人的无奈,多了几分青涩少女的天真。

也就是这把倏然而至的声音,那么特别,那么有味道,在那天下午成了我无比欣喜的不速之客。但只是,任凭我反复搜索脑里,却怎么也匹配不上一张与之相符的脸。

呵,当时我怎么也没有想到,它竟然属于萧潇。

而在我终于找到了声音的主人,再撒丫子奔去唱片行想要买一张当年擦身而过的专辑来听时,已是无处可寻。

·那首歌 我还在听 只是收音机里又多了流行的陌生歌曲 ·

好在后来,我在某个朋友手里借到了那盘陈年的磁带,也终于如愿听到了《Beautiful Angel》完整的十二首歌曲。

不撒谎地讲,几乎每一首歌都好听得不得了,曲风多元,且个人风格强烈,在当年同期发行的专辑里面,可以说丝毫不逊色。

主打歌《爱要坦荡荡》自不必说。而另一首主打歌《花》,轻快吉他背景,夹杂着念白式的唱法,简直就是为萧潇量身定制!

除此之外最有印象的,便是很有些生僻的三首歌曲——《没有寄的信》、《白吃白喝》和《直到最后那天》。懒洋洋的调子,口语化的歌词,低吟浅唱之中带着一点淡淡的忧伤,真是戳人。

之后翻看歌词本我才知道,原来那三首歌都出自一个叫做“张悬”的女创作人之手。就是后来那个写了一首《宝贝》一夕爆红、性情内敛乖张、唱起歌来却魅力无限、怯怯地始终无法适应镜头、这么多年一直游走在娱乐圈边缘、最终也成了我心中挚爱的张悬。

而在张悬还没有成为张悬之前,萧潇便在她的首专中一口气收录了她的三首歌,并用她那小女孩般稚气未脱却很有辨识度的声线,有模有样地唱出了独属于“焦安溥”的味道。

要我说,除了张悬本人,也许只有她唱出了焦安溥的味道。

· 某一天走出花园 她穿着单纯的T-shirt ·

我想,或许上帝终究是不敢太偏心的。在给了萧潇天使的外表、魔鬼的身材、天然的演技以及动人的声音之后,顺手抽走了她一点点的运气,让她在娱乐圈兜转数年却始终没能大红大紫,最后渐渐淡出大众视野。

又或者,那不过是萧潇生命中一趟华丽的冒险,她来过了,就完成了意义。而至于之后的离场,究竟是黯然谢幕还是潇洒转身,又有什么所谓呢?

搞不好她一早已明了,这个娱乐至上的世界有多可怜,那么多前仆后继的明星,那么多喜新厌旧的观众,任谁也无法一直叫座讨好,任谁也不能为永垂不朽担保。与其苦苦挣扎陷落囹圄,不如换个地方继续做自己永远青春的美少女。

而有一些注定的结局,大概早在起初的歌里就已经唱尽。

至少,关于她的、曾闪耀着、不该被忘记的,终会有人牢牢记得。

就像是我,无论时间的刷子如何翻新粉饰记忆,那个关于萧潇的画面都栩栩清晰——在2003年春季未至的元月,有一个姑娘哼着小曲儿,调皮地藏在花里。

而此刻,我想我要安安静静地坐下来,打开手机音乐收藏夹,点下红心专辑的播放键,闭起眼睛追上回忆一小会儿。

· 我换好了球鞋 决定要追上一切 在春天来临以前 ·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回应(0)

添加回应

Beautiful Angel的更多乐评

推荐Beautiful Angel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