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dy Gaga : The Fame Monster Pitchfork乐评翻译

groove
The Fame Monster-Lady Gaga

7.8/10


By:Scott Plagenhoef

January 13 2010

还记得在辛普森一家里的小丑娃娃Krusty尝试去谋杀Homer的那个恐怖树屋吗?最后解决问题的办法是,那个娃娃背上有一个设置“恶毒模式”的旋钮,而同时在手腕上有一个按键,能使它重置为“友好模式”。那就像是上个夏天末尾的某个时候,有人也按下了Lady Gaga身上与其相似的按键。将近一整年,她除了一堆非议和一个象征以外什么也不是。她的简介和采访里也都是对时尚icon们的“倒贴”——(她常提及)Andy Warhol和他的名誉的观念、纽约下城艺术场所的常客们、像Thierry Mugler那样的前卫的时装设计者——但她的那些单曲却没有显露出一点它包装里所坚持的艺术感。“Poker Face”有将近三个大的hooks,但和她的其他的单曲相比——从无太多意义的娱乐小品(Just Dance),到小甜品(LoveGame)——那似乎就是个巧合。而接着,在VMAs和Paparazzi之间(应该是指09年VMA的表演)...
显示全文
The Fame Monster-Lady Gaga

7.8/10


By:Scott Plagenhoef

January 13 2010

还记得在辛普森一家里的小丑娃娃Krusty尝试去谋杀Homer的那个恐怖树屋吗?最后解决问题的办法是,那个娃娃背上有一个设置“恶毒模式”的旋钮,而同时在手腕上有一个按键,能使它重置为“友好模式”。那就像是上个夏天末尾的某个时候,有人也按下了Lady Gaga身上与其相似的按键。将近一整年,她除了一堆非议和一个象征以外什么也不是。她的简介和采访里也都是对时尚icon们的“倒贴”——(她常提及)Andy Warhol和他的名誉的观念、纽约下城艺术场所的常客们、像Thierry Mugler那样的前卫的时装设计者——但她的那些单曲却没有显露出一点它包装里所坚持的艺术感。“Poker Face”有将近三个大的hooks,但和她的其他的单曲相比——从无太多意义的娱乐小品(Just Dance),到小甜品(LoveGame)——那似乎就是个巧合。而接着,在VMAs和Paparazzi之间(应该是指09年VMA的表演),她又重新找到了自己。然后再The Fame Monster的首单Bad Romance中,她又变得有那么些赞了。


The Fame Monster

而The Fame Monster的剩余部分——当我们在Pitchfork整理我们2009年的目录的时候释出的——并不像它的首单那么有力(尽管和Queen风格很像的Speechless很接近了),但那至少表明了Gaga是有潜力的新一代Madonna而不仅仅是一个新的Katy Perry。如果非要我猜的话,我会说,当她成为了超级红的Gaga后,可以说是2009年最好的流行歌曲和最好的流行MV的Bad Romance便是她对事业有更多掌控权的最初成果。这个MV也是包装的一部分:就像Madonna和Prince一样,要把歌与表演者完全分开是不可能的。但不像那些艺人,Lady Gaga并不是特别有吸引力,而她用抑制她的虚荣心和把自己打造成一个滑头滑脑的人物的办法来利用这一点从而化为自己的优势。但由于她经常扭曲、伪装、创伤她的脸和身体使其像一个Matthew Barney或David Cronebery的作品的缘故,她一直在很大程度上无法被辨认出来。Gaga在他变得更出名的时候发表了她对名誉的评论:就在她作品的名字里:The Fame(名誉), The Fame Monster(名誉怪兽), Paparazzi(狗仔队), Beautiful, Dirty, Rich(美脏富), Starstruck(追星族)。那同样也体现在她的穿着艺术以及她对自己造型的解析里——在Paparazzi的片段中,她就像牵线木偶一样地跳着僵硬、机械的舞蹈动作,并在被她夸大、虚构的名誉摧垮后撑着腋架移动。在Bad Romance这首歌里,Gaga这个流行明星,在她所喜爱的不同类型的女明星(所代表的风格)之间切换——时常让人回想起Britney Spears, Madonna, 一个动画里的人物, Angelique, Christina Aguilera, 和Amy Winehouse。从那来说,她是一个完美的流行偶像——一个抓住每个时刻并愿意付出一切来成为巨星的普通人。

Bad Romance



但是,不像是空虚的追名逐利的婊子爬到真人秀节目和花边小报肩上来使自己臭名昭著的戏码,我们对她私生活的了解几乎一无所知。从那来说,她与Kanye,Eminem和Amy Winehouse是截然相反的——她一波三折的私生活并没有影响到她的艺术。相反,她在任何时候都能变成自己想成为的人, 而她的艺术在对人们关于现代社会名流的想象和理解的操控程度上不亚于任何音乐或时尚。而又有一个像过去的明星一样在远处与我们交流的巨星出现,实在让人感到耳目一新。

Bad Romance



关于Bad Romance,我们能想到的就是,庞大,但又出奇的干净和直率——风啸般的音效、坚实有力的节奏以及平坦开阔的副歌。这不仅仅是为了吸引听众注意而设计出来的耳朵虫一样的东西(earworm就是指某种声音,音响会不断回响的一种假想),而是迫使听众去关注她的新形象,而这个目的在最近的几个月里似乎已经达到了。的确,Poker Face和Paparazzi的副歌也同样skybound(?),但他们通过隔离其他的元素复调来让它们显得更“大”——那是一种奇怪的方式,Gaga使她的声音变得似喉咙里挤出来的般低沉,还有她现已明智地丢弃的、糟糕的“说唱”(sing-speaking)。另一方面,Bad Romance有两个volumes,分别是10和11(这个我也不知道指的是什么),这样说了,可以说是突破性的变革了,不禁让我们回想起gaga像new KLF时期那种stadium house的风格,让我们彻底震撼的那种感觉(那也不奇怪它听上去那么欧洲了——那给人的感觉就是没有受任何嘻哈音乐影响的未来主义流行音乐。)。

Bad Romance



在The Fame Monster的其他地方,她化身成了其他巨星——Speechless中的Freddie Mercury、Alejandro中的ABBA、Dance In the Dark中的Madonna、Telephone中的Britney Spears、Monster中的Kylie Minogue、Teeth中的Christina Aguilera。但并非是彻底的复古,它其实表现得很摩登,某种程度上是因为目前美国的流行乐和嘻哈乐受了Europop、hi-NRG和舞曲很大的影响。那就好似我们正在体验一场大部分被backbeat sample-based嘻哈——从Kanye和Cudi到Jason Derulo和Black Eyed Peas,它都是些预置和合成音效和舞曲——影响粉饰的听觉盛宴。突然间,Eminem的断言“没有人会去听techno”看起来是过时已久了。

Alejandro



和The Fame时期的粉丝不同,Gaga的新粉丝们(为她提供了这样的机会)让她与观众互动的这种行为成为了一种戏剧性的经历。而她的音乐,与此同时,变得更加的巧妙、更加的有趣、更加well-rounded了,并把她首张专辑中的electro-pop拓展得更开了。但不再是在一些歌曲里强行地提及名誉,她正在借助一些元素和样板,并仅仅是简单地关注对音乐品质地监控。但奇怪的是,尽管她不断在真实人格和与艺术人格间切换,The Fame Monster相对于她的首专来说更像她自己(的作品)。这些歌更像是为Lady Gaga而写的,而不仅仅是为了随便一个现代流行明星所做的。

Alejandro



但Gaga能否保持这种好运就是另一回事了。或许最后她会被咀嚼后吐掉,又或许她百变的形象只是在互联化时代速度下的Madonna的事业,而我们正立刻见证着她所有的想法。但突然间,至少在短时间内,她是周围唯一的一位流行巨星。

The Fame Monster



Pitchfork原乐评地址:http://pitchfork.com/reviews/albums/13823-the-fame-monster/



翻译来自微博@CEBIATCH ,原地址:https://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106679124922597&jumpfrom=weibocom
3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回应(0)

添加回应

The Fame Monster的更多乐评

推荐The Fame Monster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客户端 豆瓣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