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户星座 猎户星座 8.2分

清白之年,为何慢慢坏了心肠

杨俊@最帅运营

朴树,他永远停在那儿,好像忘记了成长
“是不是生活太艰难,还是活色生香;
我们都遍体鳞伤,也慢慢坏了心肠。”

在2003年《生如夏花》后的2017年,朴树的《猎户星座》终究还是出来了。在《清白之年》中,朴树写了上面这句话。

是的,我们到底为何慢慢坏了心肠?

如果非要找一个原因,恐怕就是成长了。

成长,就是从小时候穿着开裆裤的无知者无畏,变成了长大后穿上开裆裤招摇过市的人至贱则无敌。

成长,是尺度从禁忌到无忌的过程。

成长,是心肠从柔软到坚硬的勃起。

成长,是《那些花儿》的忧伤慢慢的散去后,告别《狗屁青春》。正如朴树在这首歌里写的:

“莫笑西风,何必柘荣;莫道消磨,热血易冷。锋芒在胸,如狗鲠在喉;无枪在手,刺客之仇。”

成长,到底招...

显示全文

朴树,他永远停在那儿,好像忘记了成长
“是不是生活太艰难,还是活色生香;
我们都遍体鳞伤,也慢慢坏了心肠。”

在2003年《生如夏花》后的2017年,朴树的《猎户星座》终究还是出来了。在《清白之年》中,朴树写了上面这句话。

是的,我们到底为何慢慢坏了心肠?

如果非要找一个原因,恐怕就是成长了。

成长,就是从小时候穿着开裆裤的无知者无畏,变成了长大后穿上开裆裤招摇过市的人至贱则无敌。

成长,是尺度从禁忌到无忌的过程。

成长,是心肠从柔软到坚硬的勃起。

成长,是《那些花儿》的忧伤慢慢的散去后,告别《狗屁青春》。正如朴树在这首歌里写的:

“莫笑西风,何必柘荣;莫道消磨,热血易冷。锋芒在胸,如狗鲠在喉;无枪在手,刺客之仇。”

成长,到底招谁惹谁了?

成长,想必是惹了青春,朴树在《Forever Young》写道:

“所有曾疯狂过的都挂了,所有牛逼过的都颓了,所有不知天高地厚的,全都变沉默了,你拥有的一切都过期了。”

但,终究是什么让我们慢慢坏了心肠呢?

恐怕也只是我们那些残缺不全的经历。

我们相信一生一世,我们曾经爱过一个人。在那个曾经的曾经,我们曾以为有一天长大了,是一定会把她娶回家的。但慢慢的长大了,才发现世界上漂亮的女孩儿原来那么多,外面的世界原来是那么的精彩。在一个美丽新世界里,那个女孩变得如此的不起眼,并被慢慢的遗忘。直到,许多年后的某一天,我们备受失恋的打击,才想到曾经有一个姑娘傻傻的等了我们十几年,但如今她早已不知道去了哪儿。

我们的心肠,大概是被外面的花花世界所带坏了吧。

曾梦想仗剑走天涯,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期待着在天涯之中,遇到一个又一个的过客,他们虽然匆匆而逝,但在那么一个瞬间,我们对酒当歌,肝胆相照。没有欺骗,哪怕仅仅是一面之缘,也愿意为对方两肋插刀。可是,有一天有一个人给我们一包银两,说杀了那个人吧,杀了那个人,这就都属于你。我们再三不情愿,但最终还是在银两的加持中杀了那个人。直到,许多年后的某一天,我们变得苍老而极易伤感,才想起许多年前那个夜里我们举起手中的刀砍向了自己的朋友,曾在某一刻相依为命的朋友。

我们的心肠,大概是被白花花的银两所带坏了吧。

当只剩下一个保送名额通往未来的时候?

当最后只剩下你和我去竞争一个月薪3万的岗位时?

当有人偷税漏税买了十几套房不用上班天天打麻将时?

当有个渣男凭着一张嘴把那个你爱的姑娘骗上床时?

是呀,我们慢慢坏了心肠。

可是,还好,还有朴树在。

朴树永远停留在我们清白之年里等待着我们,

像时光机器一般,随时都可以将我们带回到那时那刻。

那是青春里唯一不变的标签,那也是心肠还没有慢慢变坏前最后的守护。

每当我们慢慢坏了心肠的时候,我们都来听他轻轻的浅唱:

“他们都老了吧,他们在哪里呀”。

他带着的是我们青春的懵懂和无知。在酸涩的追寻爱的路上的点点滴滴,虽然偶尔也会泪流满面,但多数时候依旧是充满了希望。 虽然偶尔朴树也会嚣张的来句

“人如鸿毛,命若野草,无可救药,卑贱又骄傲”,

但回过头来他依旧会告诉你

“我曾经像你像他像那野草野花,绝望着也渴望着”。

即便到了不惑之年他依旧在《清白之年》写道:

“此身越重洋,轻描时光漫长低唱语焉不详。大风吹来了,我们随风飘荡。在风尘中熄灭的清澈目光,我想回头望,把故事从头讲,时光迟暮不返人生已不再来。”

这份美好依旧像初恋一样镌刻在我们二十岁还没来得及刮胡子的青春岁月里。

朴树在成长,但他留给我们的却永远是我们走不出回不去的似水流年。

在那个永恒的圆圈里,他始终还停在原地,仿佛忘记了成长。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回应(0)

添加回应

猎户星座的更多乐评

推荐猎户星座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