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户星座 猎户星座 8.2分

朴树:这一次,希望你还是一样对自己负了责

跛子跳舞
我以前很喜欢朴树,现在依旧很喜欢。我觉得不管我年龄再大,还是所谓的成长的更成熟,我觉得我仍旧会喜欢他......这跟年龄无关。跟阅历无关。何况我一直不赞同人们口中通俗意义上的成熟定义。


相反的,越是成熟,越是觉得朴树身上存在着的某些东西的可贵。

从《那些花儿》,《生如夏花》,《白桦林》......到现在最新的一支单曲《Baby,До свидания达尼亚》。他不唱时间,不唱金钱,不唱命运,不唱爱,不唱美丽,不唱丑恶,不唱生,不唱死......他唱所有这些的总和。他的每一首歌涵盖这些所有,即便不体现在文字上,也体现在旋律里,他唱的是永恒。
那些永恒的东西。


朴树的每一首歌没有摇滚的激扬,也没有太亢奋的吗啡。但只要静静的听,总是会...
显示全文
我以前很喜欢朴树,现在依旧很喜欢。我觉得不管我年龄再大,还是所谓的成长的更成熟,我觉得我仍旧会喜欢他......这跟年龄无关。跟阅历无关。何况我一直不赞同人们口中通俗意义上的成熟定义。


相反的,越是成熟,越是觉得朴树身上存在着的某些东西的可贵。

从《那些花儿》,《生如夏花》,《白桦林》......到现在最新的一支单曲《Baby,До свидания达尼亚》。他不唱时间,不唱金钱,不唱命运,不唱爱,不唱美丽,不唱丑恶,不唱生,不唱死......他唱所有这些的总和。他的每一首歌涵盖这些所有,即便不体现在文字上,也体现在旋律里,他唱的是永恒。
那些永恒的东西。


朴树的每一首歌没有摇滚的激扬,也没有太亢奋的吗啡。但只要静静的听,总是会被触动,比打动更严重一些。我还清楚记得大学毕业那年,在校园宿舍里呆的最后一个晚上。整间寝室,全部走光,剩下我一个人。那天晚上我赤着脚,只穿了一件及臀睡衣,盘腿坐在床上不知道干嘛,夏夜的晚上有些冷。书桌的电脑里放朴树的那首《白桦林》,哭得稀里哗啦。就是莫名觉得悲伤,一股说不清楚的难受堵在胸口。你不知道是为这首歌,还是为悄然过去的时间,整个毕业季人走茶凉的萧瑟,还是未知的一切,抑或都有。我一个人坐在上铺的床上俯瞰空旷的屋子,那真是憋得难受,你不哭出来,你就没办法呼吸。我就哭了。
我一直对俄罗斯音乐的曲风很喜欢。风笛,口琴,是它们的标配。凑出前苏联民调中别样的苍凉与忧郁,这大概跟他们的民族特质息息相关。《白桦林》以及后来的《Baby,До свидания达尼亚》里都有这股气息。
看到现在复出的朴树,没变,还是他自己。真实,只对自己负责。
0
3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回应(0)

添加回应

猎户星座的更多乐评

推荐猎户星座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