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户星座 猎户星座 8.1分

不曾清白的年代,依然朴素的朴树

肥肥鱼

十年前刚开始学吉他的时候,在教室找到一本书:《另类男人经典弹唱》。书很好玩,一大半是许巍的歌,另一部分就是朴树的歌。当时我一心想练会周杰伦的《晴天》,结果听到了《蓝莲花》和《new boy》,就这样爱上两个“另类男人”。 弹指一挥,当年看来那么另类的人,现在隔三差五就能刷刷你的屏,他们的声音仿佛成为都市精英的快乐必需品,或精神解药。人们爱上站队和战队,孤独的人,在任何时代大抵都是有点可耻的。

那个时候,一面白天逃课练琴听朴树唱:“打扮漂亮/18岁是天堂/我们的生活甜得象糖”,一面如饥似渴的补充着音乐知识,从英伦摇滚到酷炫指弹,从冷门爵士到北欧民谣。然而我的18岁看起来一点都不酷,因为最爱的是《恶作剧之吻》和《火影忍者》,做梦都想要捡到湘琴和影分身卷轴。

只是记得那时在小小的琴房里,风扇自顾自旋转,风声混着练习横按而扭曲的左手,快乐充盈满胸。那时我很崇拜一位学长,因为他会弹《new boy》,也就是这张专辑里的《Forever young》,当年的节奏略带迪斯科,需要用到切音这个技巧。我切啊切,切啊切,手都脱皮了还乐此不疲。相比鲍勃迪伦的同名歌曲,“May you stay forever young”的美好祝愿,新编曲和新歌词阐...

显示全文

十年前刚开始学吉他的时候,在教室找到一本书:《另类男人经典弹唱》。书很好玩,一大半是许巍的歌,另一部分就是朴树的歌。当时我一心想练会周杰伦的《晴天》,结果听到了《蓝莲花》和《new boy》,就这样爱上两个“另类男人”。 弹指一挥,当年看来那么另类的人,现在隔三差五就能刷刷你的屏,他们的声音仿佛成为都市精英的快乐必需品,或精神解药。人们爱上站队和战队,孤独的人,在任何时代大抵都是有点可耻的。

那个时候,一面白天逃课练琴听朴树唱:“打扮漂亮/18岁是天堂/我们的生活甜得象糖”,一面如饥似渴的补充着音乐知识,从英伦摇滚到酷炫指弹,从冷门爵士到北欧民谣。然而我的18岁看起来一点都不酷,因为最爱的是《恶作剧之吻》和《火影忍者》,做梦都想要捡到湘琴和影分身卷轴。

只是记得那时在小小的琴房里,风扇自顾自旋转,风声混着练习横按而扭曲的左手,快乐充盈满胸。那时我很崇拜一位学长,因为他会弹《new boy》,也就是这张专辑里的《Forever young》,当年的节奏略带迪斯科,需要用到切音这个技巧。我切啊切,切啊切,手都脱皮了还乐此不疲。相比鲍勃迪伦的同名歌曲,“May you stay forever young”的美好祝愿,新编曲和新歌词阐述了如下心得:廉颇虽老,尚能猛饭,一次三盆,不服来干。

那本书里还附有关于他的一些采访,第一次知道“抑郁”这个词。反正看过念念不忘的是朴树说:我感觉自己要崩溃了。那时还笑,说嘿这哥们儿怎么动不动就崩溃啊。结果没想到后来自己也这样了,于是我发现,在这个不那么清白的年代,你多看点好书和好电影,稍微动点脑筋思考,抑郁简直好轻松啊。

于是这个时期,我经常练《在希望的田野上》,它拯救了我。歌词开头是这样的: "快些仰起你那苍白的脸吧/快些松开你那紧皱的眉吧/你的生命她不长/不能用她来悲伤"

我爱极了这个由G和Cadd9简单弹奏出的开场,不知道未来将会怎样的摇摆坚定。每次我说最爱这首,旁边的人说:哈?是彭丽媛的吗?于是我发现,孤独也是很简单的,多练乐器和听歌,你就很容易变成难鸣的孤掌。然后我说,其实最爱《那些花儿》,对方如获知音:哇,怎么你也喜欢这首歌,然后弹琴合唱起来,煮开那早已冰冻的情怀。

其实我真爱《那些花儿》,尤其是在找不到丢进锅里的嫩牛肉的时候,常常呼唤它们在哪里呀。当年也练习过这首歌的纯木吉他版本,编曲特别精致,甚至连最后连朴树的哼唱都可以唱得一样。

一直以为末尾那段“伊地利座 陆吾立左 陆吾地衣左”“是法语,后来他们跟我说,这哥们乱哼的。当下我一口老血,觉得他酷毙了。如果你在《猎户星座》第十一首hidden track听到一些呢喃的言语,请不要当真,那就是朴树的”树语“,大约不能在此间通行。

后来或多或少的又听到一些消息,朴师傅出来了,朴师傅又消失了。记得他拿着长长的歌词唱《rock dj》,也和伊人一起合唱《野花》,再后来的《平凡之路》,他唱着:直到看见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 于是我想起聆听《生如夏花》的那个18岁的夏天,后来很久很久才懂,“我从远方赶来,恰巧你们也在”是种怎样的浪漫——你有个远方可以去赴,而有人愿意等你原地久久,是如何心照不宣的温好。 新歌《Never knows tomorrow》里,你听树唱:“若明天相守/我愿和你共醉美酒/可如果你要离我远走/只留下我独自来唱离愁”。早已不new的old boy,还在原地唱着离愁,篝火旺盛,夜还长久,酒正温着,等你来赴。

并不喜欢每每新作,都有卷土而来的情怀贩卖之说,那感觉我们是明月下爬起站立的骷髅兵。一岁且有一岁的快乐忧愁,活在过去或活在未来,都比不上现在握在手上,响在耳边的鼓点轻重。

何况朴树的新作实在是少,每次新介绍说,你看,这哥们歌也不多,一下午就听完了,你去听哈嘛。

《Baby, Досвидания》出来的时候,一听就是满满的朴树风。如果你仔细听,朴树的歌大部分都没什么高音,也没有拖气拖得像马拉松总决赛。但就是好听,除了编曲常见的英伦元素,比如本作开篇曲《空帆船》一开始的吉他扫弦,以及那些熟悉的音色和动听的riff。更重要的新专里的鼓点,非常好玩,并不是常见的动次大刺动动打次。 最典型的就是更早曝光的《刺客聂隐娘》主题曲《在木星》。你仔细听,那近似佛歌的旋律,古风的歌词,居然搭配的是非洲大草原般跳跃的节奏。这给我非常大的触动,天啊,按这个歌曲力度去干活儿,聂隐娘应该可以把人整个国家团灭吧。

电影院的我,意料之中的睡着了。感觉专辑里更像电影主题的是目前打榜歌曲《清白之年》。悠扬的前奏过后,主歌的底色是古琴般的伴奏,朴朴素素的歌词,随风飘荡在空中,平静而温暖。

那更像是第一次看《恋恋风尘》的感觉,依然睡着。睡到一半醒来口水流了半个胸口,回退一些继续看,暑气渐升的时候,知了在窗外鸣个不停,微风正留在窗口,爷爷和孙孩站在充满潮湿的绿意里,说起今年的庄稼如何难种,阿云的离开都藏进雾中,连带青春的酸。

乐声、噪音和风,都是空气的共振。而那与心共鸣而深植的,会陪你度寒凉,越重洋。许多年后,许巍在新专辑里用吉他弹起经典古琴曲《酒狂》,诠释另一种安静的可能。

那本书里的另类男人,两个都抑郁,两个都信佛。难以忘记某个夏天的夜晚,坐在山顶看着远远的音乐节压轴,乐队安静,许巍穿着白衬衣,在钢琴伴奏下唱着安静动人的《喜悦》,如同朴树在《好好地》里唱:“天真得像动物/open now open now”

多少年后,我们渐渐学会不要折磨自己。放开一些,并不像曾经惧怕的那样,化作美丽灿烂的妥协。我们变成曾经讨厌的人了吗,其实也没有吧,那一年连自己的喜欢也不敢坚决,何来彻底的厌恶呢。

于是朴树和韩寒都剪去长发,清清爽爽。时光总是这样流动的,一个人的光,总会聚拢另一些光。

朴树是否真的如歌中一般开始放开?大概并不像很多人想的那般好,我真的怀疑他一天有五十次想把电脑里的最终混成作扔进垃圾桶,这个live时候都可以说,啊,对不起刚才弹错了我们再来一遍的人。 这个商品已经上架还在说:啊,等下哥们儿文案还没写好,你们听着歌先,再等我一下啊。你就知道,这棵树的根从来都没挪动过地方,即使面儿上又历十四个寒暑与春秋。 你不能说他是少年心气,少年没有这样的坚决和难搞,生活毕竟不是少年漫画,它是会死且不会复活的。反正我身边看似硬邦邦的人都很软,现实的蚊子叮一口,他就跳起三丈高,还没到摔胳膊断腿的时候,早就丢盔卸甲,成了隔壁云云你看我年轻时天不怕地不怕的传达室李老伯。 如我一样的中二少年,都快要中年啦,除了红灿灿的老人头和白花花的年轻身体,你是否还存有什么不切实际的幻想。

以前不懂什么叫谨小与甚微,一直觉得要遭遇重大挫折才会这样,后来我发现,最大的坠落挫折不是高空坠落,而是流沙般陷落。太阳照常升起和降下,人却开始变化,你眼睁睁看着却无能为力。那些真实的悲伤通常是无法被书写或歌唱的,只是时间长河中被牢牢钉死的小虫,再怎么挣扎,姿势也不会更好看些。你只是莫名堵得慌,然后彻底的相信,这该死的黑夜,如同过去那些操蛋的黑夜一样,再也亮不起来。

何况在这个以颜和钱行走江湖的年代,谁要听你的悲伤。在这个萍水相逢的年代,人们在0和1之间小心翼翼维系着薄如蝉翼的友谊和爱情,那溜走的不是休闲,那都是钞票,谁有时间去听你的悲伤。朴树的好在于,他文艺,但不矫情。你是没见过我这种矫情的鬼。 人们普遍以为抑郁的人最怕的是黑夜,其实怕的是阳光,是幸福,是一块大蛋糕摆在你面前却忘了给你叉子,头发都挠没了都不知道怎么下口。多想和心理号调教的最终成品一样谈笑风生,可就是开不了口,嘴硬得像随便一块什么石头。你去看那些开心过头的人,满满都是悲伤无言的反刍。

来吧,我去2020年。真实的人间化装舞会从不曾停业,没有人仰望蓝天,蓝天已被雾霭缠绕。繁星密布的夜,都淹没在霓虹闪烁和逼格飞驰的朋友圈。这年代从不曾清白,那抹期待的纯白,从来只在心间。 朴树真的是树,要不他的歌里,怎么那么多风拂过呢。写文的这个夜晚,好像《且听风吟》里那个突然落下的夜晚,灯火已隔世般阑珊。好久不曾感受到这样的安静,虽然无人来扰,可我是庸人,便最擅自扰。

站在那里,繁盛过头的大草原或闪光如发际线的公路边,迎着这世上丰沛的阳光和雨露,就算倒下,融进岩缝,也兀自承受岁月和泥土之重,变成煤,变不成钻石,这样了此一生。那年你说自己是将要闪光的金子,现在你说自己是堪下重负的煤,这是根据自身肤色来判定的吗,朴师傅?

咖啡真苦,蜜糖好甜,终于品尝过这世界的甜美和苦涩。 金山银山,海枯石烂,当着上帝面前我也无法轻易许诺。 你说傻子才悲伤,长短不清一生,让我们都实名笨拙吧。

298
8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回应(83)

查看更多回应(83)

猎户星座的更多乐评

推荐猎户星座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