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lene,我知道你美丽迷人,但请别抢走我男人

村上春花

两个多月没写了,积了一堆素材,然而情绪总是不好


“你听过The White Stripes的现场版【Jolene】吗?这是我听过的最好的版本了。” 老布躺在床上说。

我拿起床头的手机,搜索到现场版的视频,Jack White尖锐的嗓音在房间里响起来,到第四声“Jolene”时,声音气若游丝,差点断裂开来,好像没有力气说完整个故事。中间吉他和鼓点躁动起来,伴随着撕心裂肺的呐喊,绝望和怨念。Meg低头轻轻敲击着,等待着必然要到来的高潮。

这是2004年一月他们在黑泽(blackpool)的现场。 Meg和Jack走在红白灯光下的街头, Jack抽着烟和Meg说话,Meg边听边笑,直接进入了红白灯光里的舞台。Jack White看上去似乎还没有发福,他脱掉黑色外套,拿起在Montgomery Ward买的红色塑料吉他,穿着黑色T恤和红黑两色的裤子站在铺着红色地毯的舞台上,右臂上是Meg画的粗大"Noxious"。Meg在架子鼓旁坐下,鼓的一面被涂上了红白相间的线条,像一颗阿尔卑斯草莓味糖果,鼓边印着她的名字,硕大的红色字体。

红色的舞台在Jack一嗓子“When I hear my name”中躁动起来,不加修饰的嗓音迎来了舞台下第一波欢...





显示全文

两个多月没写了,积了一堆素材,然而情绪总是不好


“你听过The White Stripes的现场版【Jolene】吗?这是我听过的最好的版本了。” 老布躺在床上说。

我拿起床头的手机,搜索到现场版的视频,Jack White尖锐的嗓音在房间里响起来,到第四声“Jolene”时,声音气若游丝,差点断裂开来,好像没有力气说完整个故事。中间吉他和鼓点躁动起来,伴随着撕心裂肺的呐喊,绝望和怨念。Meg低头轻轻敲击着,等待着必然要到来的高潮。

这是2004年一月他们在黑泽(blackpool)的现场。 Meg和Jack走在红白灯光下的街头, Jack抽着烟和Meg说话,Meg边听边笑,直接进入了红白灯光里的舞台。Jack White看上去似乎还没有发福,他脱掉黑色外套,拿起在Montgomery Ward买的红色塑料吉他,穿着黑色T恤和红黑两色的裤子站在铺着红色地毯的舞台上,右臂上是Meg画的粗大"Noxious"。Meg在架子鼓旁坐下,鼓的一面被涂上了红白相间的线条,像一颗阿尔卑斯草莓味糖果,鼓边印着她的名字,硕大的红色字体。

红色的舞台在Jack一嗓子“When I hear my name”中躁动起来,不加修饰的嗓音迎来了舞台下第一波欢呼。第16分16秒,这首源自乡村女歌手Dolly Parton 1973年的同名专辑经典单曲【Jolene】掀起了另一波高潮。Jack鲜明的个人风格完全覆盖了Dolly的原版,将Dolly轻快的乡村旋律下掩藏的怨念放大了无数倍,衍生出更为强烈的心碎、愤怒、哀求和绝望。情绪浓烈,杀伤力更强。【Jolene】也成了他们在巡回演唱中的必唱曲目。尽管后来翻唱这首歌的歌手和乐队数量可以组成一个SNH48,但没有人能超越The White Stripes的版本。2011年,美国著名音乐杂志“滚石”将The White Stripes翻唱的【Jolene】列入有史以来最为成功的十首翻唱歌曲之一。


当然,我们也不能忽视原版的功力。毕竟一首70年代的经典能够被众多音乐人重新演绎,还能在原版发行之后44年为原唱Dolly Parton赢得一座格莱美奖杯,必须说这不是一首没有故事的经典。

从歌词来看,【Jolene】讲述了一个绝望的女人卑微地请求另一位貌美迷人的女人Jolene不要抢她男人的故事。据Dolly阿姨讲,本歌灵感源自她的亲身经历。当时她跟她准老公快要结婚了,结果准老公被当地银行里的一位红发柜员妹子调戏了。妹子并不叫Jolene,这名字和歌曲中描述的Jolene的外表则是启发于Dolly阿姨的一位年轻小粉丝。整个歌曲描述的故事中没有提到男主人公一句话。原配怼小三的姿态居然这么卑微低下唯唯诺诺,没有一点撕逼的气场。然而,据说真实的场景是,Dolly阿姨很生气,彪悍地杀到红发妹子的银行,以高跟鞋为武器,用武力将这场即将发生的出轨事件扼杀了,直接演绎了一场活生生的生活闹剧。

这场闹剧有没有考据我不清楚,但歌词中描述的状况即便两三句轻描淡写就能讲完,在现实生活中从来就没有杜绝过,现下时代则更为普遍,这让很多女性听者不自觉地生出了自怜的代入感(非贬义)。The White Stripes的版本又加深了悲怆和绝望的深情,完全让人忘记了原来的模样。

Jolene, Jolene, Jolene, Jolene

I'm begging of you please don't take my man

Jolene, Jolene, Jolene, Jolene

Please don't take him just because you can

You could have your choice of men

But I could never love again

He's the only one for me, Jolene

I had to have this talk with you

My happiness depends on you


从故事层面来讲,相较于【Jolene】局限性的话题和无期待的情节,The White Stripes两位成员间的关系倒是更为动人。动人是因为起初它扑朔迷离,后来它似是而非,最后成为了一个说到就让人相视而笑的公开秘密。

Blackpool的舞台上,Jack以big sister来称呼Meg。其实在任何对外公开的场合中,他们一直以来自底特律小镇的兄妹相称。他们声称自己是十个孩子的大家庭中最小的两个,有一天Meg在阁楼里发现了一只鼓,玩得很开心,于是突发奇想就组建了“The White Stripes”白色条纹乐队。然而这只是他们玩笑式的对抗,以孩子气的娱乐精神抛洒给人们的彩色糖果,正如他们红白黑的装扮,天真无谓又热烈。

事实上,在那个条件艰苦的底特律西南小镇里,高中时期的Jack在Meg打工的餐馆里认识了她。Jack有时候会在那里朗诵他的诗歌。后来他们成为了无话不谈的朋友,咖啡馆,音乐现场,唱片店,到处都有他们的身影。两个小青年谈了段恋爱之后于1996年9月21号结婚了。同传统的女方冠夫姓相反,Jack冠上了Meg的姓,从此成为了Jack White。


那时,Jack已经开始以鼓手的身份和一群朋友组了乐队玩起音乐。不久之后,乐队解散了,他又尝试了在其他乐队中表演。直到听到一支来自北卡罗莱纳的二人乐队The Flat Duo Jets的现场表演,他被震撼了。这只乐队除吉他、鼓和一个10瓦的小音箱,就什么也没有了。他开始重新思考音乐、艺术、创造力以及人生的态度。所有的一切混杂着18岁时听到Son House手打着拍子唱出的【Grnnin’in Your Face】,带他飘向一个崭新的世界。他急需找到解脱之路,而这条解脱之路在1997年Meg敲起了架子鼓之后延展开来。

“Meg并不是很想打鼓,是我闹着玩逼她的。我让她坐在架子鼓后面,觉得会有奇妙的反应。结果她就像个小野孩子一样演奏起来,让人耳目一新,好像有种魔力一下子打开了我。于是我们就开始围绕Meg塑造形象。我们看到了一包薄荷糖,我说你应该把这印在你的底鼓上。正好我也找到了一把红色吉他。就这样这把红色吉他和薄荷糖图案决定了我们乐队的形象。”Jack在自己参演的记录片【It might get loud】中如是说。

他们就这样开始了。此后,无论是现场演出的舞台布置还是专辑封面始终以红、白、黑三色为搭配,看似简单视觉冲击却无比强烈。每个颜色又蕴含着深意,白色的孩童般纯洁,红色的真挚热烈,而黑色又诠释他们深刻的根源布鲁斯黑人音乐风格。将热爱和信仰始终如一地坚持下去,做到极致,形成风格,用商业化的表达来说,这就是品牌。属于The White Stripes的视觉品牌,以直接一目了然的辨识度占据了受众者的心智。一个始终没有贝斯的男女二人乐队就这样影响了美国摇滚乐坛十几年。


“这是一种十分天真的方式,就像卡通人物一样来表现我们真实的自我。可比世俗成年人的主意好玩多了。”Jack说。他的眉头从来就没有放松过,尽管如此,脸上依然呈现出理想主义的纯粹,对返璞归真的向往,就像他两块木板三根铁丝夹起的“吉他”,粗糙但能发声,同现代科技带来的便利撕扯着。Jack试图用最少的器材表达出无限的创意,不同于【It might get loud】里U2的大神The Edge依赖于设备用最少的音符传达出变幻的声音,即便两者都在坚持极简主义(Jack可能是很反感“极简”这个标签的),我也恶意地揣测过,录制这个片子时,面对The Edge这样的设备器材控他会不会心里也奔过一万只草泥马。

“科技是情感和真理的破坏者,投机取巧对创造力提升没有任何意义。是的,科技让一切变得更简单,能让你更快些回家,但它不会让你成为一个更具创造力的人。在任何创意领域,现在科技所带来的各种便利都是你需要战胜的顽疾。” 他开着辆老爷车奔驰在田纳西的旷野中,后座上九岁的儿子静静地听他说着。这听上去甚至是过于天真,犹如被遥远的年代隔水蒸煮过,蒙上了一层雾气,只剩下Blackpool的舞台上他和Meg伴随着【 Can't Help It (If I'm Still in Love With You)】轻摇的舞步。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回应(0)

添加回应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客户端 豆瓣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