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户星座 猎户星座 8.2分

Welcome Back

Moby Roja

“他们都在那儿。我知道,我等了10年,就是在等这些时刻。” 现在,这些时刻终于来到了。朴老师带着他想说的话,同时,也带着我们过去的岁月,回来了。这些歌,多么像仍然还是唱“突然落下的夜晚,灯火已隔世般阑珊。昨天已经去得很远,我的窗前已模糊一片”的那个朴树,却又同时是唱“大风吹来了,我们随风飘荡”的新的人。于是一下子,以为是岁月重来,可是眼前明明白白,一切又都是全新的,是此刻的、真实的。当过去、今天、以及它们之间的所有时间一起来到时,那不就是永恒和无限吗?“Everything comes full circle” ,过去并不是完全过去了,未来也不是完全尚未来到。佛家这样说,物理也是这样讲。而今,又有实证。我们应当更有信心。

接受艰难、学习忍耐,不仅是艺术家,同时也是我们所有人的重责。对于等待,里尔克说过这样的话:

不能计算时间,年岁都无效,就是十年有时也等于虚无。艺术家是:不算,不数;像树木似的成熟,不勉强挤它的汁液,满怀信心地立在春日的暴风雨中,也不担心后边没有夏天来到。夏天终归是会来的。但它只向着忍耐的人们走来;他们在这里,好像永恒总在他们面前,无忧无虑地寂静而广大。我天天学习,在...

显示全文

“他们都在那儿。我知道,我等了10年,就是在等这些时刻。” 现在,这些时刻终于来到了。朴老师带着他想说的话,同时,也带着我们过去的岁月,回来了。这些歌,多么像仍然还是唱“突然落下的夜晚,灯火已隔世般阑珊。昨天已经去得很远,我的窗前已模糊一片”的那个朴树,却又同时是唱“大风吹来了,我们随风飘荡”的新的人。于是一下子,以为是岁月重来,可是眼前明明白白,一切又都是全新的,是此刻的、真实的。当过去、今天、以及它们之间的所有时间一起来到时,那不就是永恒和无限吗?“Everything comes full circle” ,过去并不是完全过去了,未来也不是完全尚未来到。佛家这样说,物理也是这样讲。而今,又有实证。我们应当更有信心。

接受艰难、学习忍耐,不仅是艺术家,同时也是我们所有人的重责。对于等待,里尔克说过这样的话:

不能计算时间,年岁都无效,就是十年有时也等于虚无。艺术家是:不算,不数;像树木似的成熟,不勉强挤它的汁液,满怀信心地立在春日的暴风雨中,也不担心后边没有夏天来到。夏天终归是会来的。但它只向着忍耐的人们走来;他们在这里,好像永恒总在他们面前,无忧无虑地寂静而广大。我天天学习,在我所感谢的痛苦中学习:“忍耐”是一切!

经历了这么多年的痛苦、挣扎、与娱乐圈的对抗,小朴老师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是终于经历了涅槃。这几首歌,我知道是朴老师的心血(literally),是他曾经经历的黑暗时光。 同时,我也很能理解朴老师的坚持和因此而忍受的痛苦。朴老师说这张专辑是“煤”,但是相比煤和钻石,我更希望我们都能拥有自由呼吸的空气,能自然地萌芽、生长,在夏天舒展枝叶,在秋天结出果实,这才是最自然最人性的生存方式不是吗?而不是通过这样一种高压的痛苦来榨干生命的血液。

人生固然多无奈多困苦,但我并不以为其意义仅仅在此,人生的意义在于虽然有困苦我们还是创造出了像钻石一样闪光的东西,不管它是科学发现、艺术作品,或者是爱情、友情、亲情,更甚者,是某一天突然发现的漫天繁星或者一个午后忽然闻到的隐约的花香。

朴树于我

这是个有故事的故事。还记得那是高中的一个课间,那还是流行卡带和CD的年代,mp3还刚刚出来不就,同学们流行在课间(或者课上,耳机线藏在衣服里头)听歌。当时流行着什么呀?周杰伦,SHE,林俊杰,孙燕姿。。天哪,太多了。。那时,我对朴树的认知仍然停留在《白桦林》,属于“点头之交”那种。可是,这一切,在一个课间被永远地改变了。在那个课间之前,年少的我何曾了知自己的命运会发这样的改变呢?那个看似平常的课间,同学们稀稀疏疏地坐在或自己或别人的座位上,讲台上有位同学正在擦黑板(天哪,这种细节我也能记得。。)我当时应该是和sheep同桌,天天混在一起听歌、唱歌、写歌词。某天,我从静静同学那里借来一张朴树的专辑,也不知是什么专辑,于是在那个课间想听一听是个什么。可是,sheep同学向来很厌恶这种民谣,觉得憋屈,所以不让我听。无奈之下,我故作惊异,呼道:“看,黑板上是什么啊?” 于是,趁她转移注意力之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写作文常用成语有木有?)load了卡带,pushed the "Play" button,在sheep同学反应过来并夺过walkman之前,我拥有少于等于十秒的时间,在这段时间里

我经历了phase transition

那是“生如夏花”的开头,是我第一次真正认识朴树的音乐,也是少年心中经历的一次对世界的惊鸿一瞥。

《生如夏花》这张专辑几乎伴随了之后的整个高中岁月,敏感的、忧郁的青春期。可是,那样狭窄逼仄的社会环境、各种压力,相形之下,充满了生命力、充满了好奇的青少年如何自处呢?不过是许多痛苦、许多怀疑、许多用力却实是无力的探寻。再之后的漫长岁月里,随着成长,又接触了太多不同类型的音乐,朴树的音乐渐渐沉淀成了生命中非常重要、但已不在幕前的所在。他总是若隐若现,有时出现一下,又随即倏忽不见。在前两年(正值身处异乡的时刻),终于出了新的单曲,《平凡之路》、《在木星》等,却非常让人失望,觉得那些音乐里少了一些什么,只以为一路成长,人都在改变,也许我们都不同了,当年的人如今也少了心力,故发声少了些力道。也没太在意,听了一回就丢开了。

然而今天,打开新的作品时,竟然心里一动,一切都在一瞬间回来了,原来他还在呢!他还在这,他没变,一切都没变啊。真心觉得,除了之前的那几首比较商业的作品,新的这些歌曲都非常好、非常真诚,是真实的。是的,当一切终于以它本来的、应该有的、符合逻辑因而是真正地自由的样子回来时,我觉得我们所有人,虽然经过了这许多的岁月,都仍然是那个天真的少年,从不曾改变,也不会改变。

曾经唱 “我是这耀眼的瞬间,是划过天边的刹那火焰。我为你来看我不顾一切,我将熄灭永不能再回来” 的朴老师开始在歌里唱:

是不是生活太艰难,还是活色生香。我们都遍体鳞伤,也慢慢坏了心肠 ——《清白之年》

这不是怀旧,而是重新开始、不忘初心。如果朴老师能14年如一,我们同样也可以。承受挤压、痛苦,不抱怨、不气馁,变成煤,变成钻石吧,孩子们。愿曾经所有如焰火般绚烂的生命,如今可以拥有清白之年。

今天,朴老师就在我家旁边的地铁站开演唱会,我没有到场(现在想来,肠子都悔青了),但是知道他就在那,许多曾经的孩子、少年都在那,而此时暮春的夜里凉风徐徐,天上一颗明星,就觉得:

真好啊,真好

有本书这样描述煤的形成。有些树木凋落了,被埋在地下,漫长的时间过去了,他们经受着强烈的外力挤压,最终变成了煤。而另一些树,被埋在更深的地方,经历了更漫长的时间和更剧烈的挤压。他们变成了钻石。
  我没以为我是钻石,或是什么大天才临世。我还没那么狂妄。我的心智基本成熟。我相信这唱片是一粒煤。我为此而荣幸。尤其是在这个遍地塑料制品,缺少基本的爱和耐心的年代。我想我经受过那些挤压,坚持了下来,我没有回避那些痛苦。于是,我不用刻意做什么,他们都会释放在音乐里。是的,我在写歌时,在编曲时,感觉到了他们。他们都在那儿。我知道,我等了10年,就是在等这些时刻。
  我不是一个自觉的人,如果重来一次,我也未必有勇气把这些年的遭遇再经历一遍。一切都是老天爷的安排。他如此慷慨,给予了厄运病痛曲折。我想,我还会继续做音乐,但也许我不会再有一张情感这么强烈的唱片了。
  半年前,写过一个消失了的weibo,想叙述一下当时的处境。那时,倒计时已开始,眼前是一张无从下手的不如意的唱片,和一堆刚数清字数又不知所云的歌词。weibo的结尾是这样的:每次,一想到,可能再也找不到那个最好的,就会一下焦躁起来,陷入失控。但又想到,这的确就是目前的我自己,便心安了一些。
--- 朴树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回应(0)

添加回应

猎户星座的更多乐评

推荐猎户星座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 App 刷豆瓣,更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