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碎偶像即兴者Fahey:The Epiphany of Glenn Jones

羽国志异
名字太长,无法录入……应该是《作为后摇攻击者和打碎偶像的即兴英雄Fahey:The Epiphany of Glenn Jones》,当然原标题不是,是我的标题。

这张唱片是有背景介绍的,我觉得大部分人仍然会认为Cul de Sac才是噱头和主导性的,但事实上正是Cul de Sac这类乐队学习Fahey,才有这种唱片。虽然人们只认可有钱权威名者,但必须把这件事说清楚。而正是人们的这种倾向,让人们总是和真正的音乐背后所具有的意识非常远离,对名的追溯可以说是极端从众的行为。(后摇当然是值得一提的代表典型……)

这张唱片用的实验材料为:Contraption, Rice, Lentils, Beans, Bowls。Lap Steel Guitar。Drum。Bass。Electronics。我当然愿意加上这一条:偶像,即Koonniklaster。

我们可以看一下合作者是怎样介绍这张唱片的:

Glenn Jones(1):七十年代我听Fahey、Stockhausen、Beefheart、Harry Partch、Sun Ra,但Fahey对我影响最大。这是一种深奥的世界……一切都很神秘、晦涩而性感。


当时我为了只要他一出现就能去近他,我住在足够近的地方。后来我自己也能开放调弦了。在和欧洲的Takoma学校的朋友接近后我学习了各种靴腿吉他谱。终于在七十年代末...
显示全文
名字太长,无法录入……应该是《作为后摇攻击者和打碎偶像的即兴英雄Fahey:The Epiphany of Glenn Jones》,当然原标题不是,是我的标题。

这张唱片是有背景介绍的,我觉得大部分人仍然会认为Cul de Sac才是噱头和主导性的,但事实上正是Cul de Sac这类乐队学习Fahey,才有这种唱片。虽然人们只认可有钱权威名者,但必须把这件事说清楚。而正是人们的这种倾向,让人们总是和真正的音乐背后所具有的意识非常远离,对名的追溯可以说是极端从众的行为。(后摇当然是值得一提的代表典型……)

这张唱片用的实验材料为:Contraption, Rice, Lentils, Beans, Bowls。Lap Steel Guitar。Drum。Bass。Electronics。我当然愿意加上这一条:偶像,即Koonniklaster。

我们可以看一下合作者是怎样介绍这张唱片的:

Glenn Jones(1):七十年代我听Fahey、Stockhausen、Beefheart、Harry Partch、Sun Ra,但Fahey对我影响最大。这是一种深奥的世界……一切都很神秘、晦涩而性感。


当时我为了只要他一出现就能去近他,我住在足够近的地方。后来我自己也能开放调弦了。在和欧洲的Takoma学校的朋友接近后我学习了各种靴腿吉他谱。终于在七十年代末我见到了Fahey。Fahey问观众他弹得这是什么曲子,有人说是Chet Atkins,(“什么?不”!)实际上我听出来这个片段是巴西吉他手的Sete's Ocean。Fahey请我去找他。

我认为我当时是非常聪慧而又高度自我意识的,陷入了这种高度的追星主义。我们聊Blind Willie Johnson、Skip James、Stanley Brothers、Roy Harris的第三交响曲。不管怎么说我还是非常了解和接近Fahey的,当时文章对Fahey痴迷合作的Bola Sete有所报道。Fahey是用一种必不可少的宣道(我暂时只想到这个词)去与恶魔崇拜战斗。

九十年代第一任鼓手和我开始尝试用开放调弦尝试其他影响我们的实验,中东、迷幻、电子和迷恍出神性的音乐,在摇滚背景下。我们翻了Fahey的Portland Cement Factory at Monolith California这张作为出道作品,随后Fahey对我和乐队的影响频繁出现在文章和我们唱片和演出评论当中。

95年Bryron Coley拜访在波特兰和俄勒冈的Fahey写了特辑。Fahey没有职业和身体健康的智慧,即使已经有一些公司再版了专辑,大部分是绝版,少数再版。离婚给他留下的资产很少;非演出则消磨了他的演奏。他住在一家福特汽车旅馆,那里毒品交易和抢劫并不少见。他通过在贩卖给二道贩子的廉价唱片店推销唱片补充收入,他对经典收藏的黑胶唱片非常有知识。当他没有钱的时候,甚至还要把吉他典当。

Coley的文章还有几页致力于他在另类音乐影响力的介绍,对衰退期的Fahey有影响,有些不熟悉的听众变得好奇,Geffen厂牌的Ray Farrell提出纪录Fahey对支持他音乐家的支持。

当非洲淋巴细胞瘤病和糖尿病的诊断下来的时候,我很吃惊,我们无论如何想延阻这种事。

建议的专辑预算只通过了demo,如果Geffen的上司点头就可以出版,但Geffen不想飞到东海岸给他录音,宁愿等到他巡演过来送到工作室。

演出没来,长久负责演出的演出经理Manny Greenhill死了,这计划正如预想,死在萌芽中。

在96年以后……他与病毒长达十年的抗争也开始了。他开始尝试用电动工具和效果器,录制新的声音拼贴(它们一直都是他早期作品的一部分,尽管在六十年代是非正统的“民间音乐”的标准);但现在,Fahey的混合将更残酷,他将为声音构成的创作加入更多工业噪音……他取消了早期的攻击性而不损害现在的攻击性。

我不喜欢新专辑。

我认为 Cul de Sac可以和我想象中的1966年的我的英雄合作一张专辑。总之,和一个甚至不存在的Fahey合作,除了在我为他在我脑海中建造的寺庙中,他可能从来没有存在过……创造英雄是错误的,他们不可能适应想象力的反常褶皱。 无论是乐队为Fahey打下手还是反之,都是个错误。我对两方面都厌气。

Fahey非常烦躁、反叛,我发现他对我所设想的专辑不感兴趣。他攻击说,与它们有关的职业生涯是灾难性的,称我们为“retro lounge act”(复古休闲行为?),所以我试图制造的专辑毁了我的面子。Fahey拒绝弹奏我们排练过的大部分内容。

(由于排练的不和谐,这里有三段话,我觉得意义不大,虽然情绪是非常有用的进步进程)……音乐的情绪往往是黑暗的,神秘的——有时几乎病态。但是,当我们和费伊进入会议时,就会变得更加自发——更有趣。

它不是我想象的专辑。但可能是个比我们任何人想象中更有趣的专辑,也许拯救了Fahey:更勇敢,更诚实,更个性化,更反映了我们在当时所做的。按Fahey的标准,这很重要。现在我明白为什么J是如此自豪于城市避难所——这是一个快照…… 视线的天平从我落在了John Fahey身上。

怎么解决的?很不寻常。Fahey录入了一个口语词块(开始,不含在这里),给了我们暗示。一道微弱的灵韵击中了Fahey,他去旧货商店去看唱片,结果拿回来最奇特的东西,我不可能用定义性语言表述它,那是个怪物,形状像顶部和中间有洞的S形装置,各色条纹由纤薄欲坠的金线分离,显然是手绘……但这是怎样不稳定的手绘?

Fahey说:“我找到了!这是伟大的Koonniklaster!”恭敬地放在控制室窗前,给他寻找神社。一次在聚光灯照耀下,Fahey坚持我们为它录制,我们崇拜它。不禁回想Fahey是不是表达“只有停止虚假偶像崇拜”才能继续项目的进行,于是他带来一个替身—一个真正的偶像。这是严酷的考验,我为它骄傲。

PS:在这份纪录之后,伟大的kooniklaster被打碎了。它已经达到了目的。

“摧毁你的偶像”。


(1)

Glenn Jones:Cul de Sac乐队主脑。

Stockhausen:具象音乐创始人之一,学院派,古典音乐家,电子音乐家。

Beefheart:实验电声布鲁斯第一人,只论布鲁斯摇滚的实验,是可以和Zappa齐名的怪人。

Harry Partch:喜欢用民族乐器的实验音乐家,古典、先锋派音乐家。唱片数量并不多,但极好。影响了一些后来名气和才华卓著而且都有极广泛影响力的先锋派,比如John Zorn。

Sun Ra:

将非洲和宇宙意识注入先锋爵士乐、自由即兴、Funksoul、前卫音乐的实验大乐队主脑。在长达几十年的实验生涯中,对爵士乐的破禁忌领域影响极大。早期很传统,整个生涯都不是非常沉着的人,但擅长宇宙性的、前卫性的领导和新思想的融合。

文章来自Fahey主页。

补充:

wiki的评价:

Music critic Tad Hendrickson stated "The Epiphany Of Glenn Jones is a somber sound collage where Fahey's crisp acoustic playing and odd washes of sound are mated with atmospherics as varied as birds chirping and Cul De Sac's usual organ-drenched instrumental style."

In his review of Cul de Sac's release ECIM, music critic Michael Patrick Brady referred to The Epiphany of Glenn Jones as "a tremendous effort, stretching the quiet, minimalist Fahey beyond his typical comfort zone and into new and often unsettling realms, light-years apart from his solo explorations."

Critic Joe Garden referred to the disharmony of the collaborators while calling the final product "a work of brilliance, and a credit to both the artists who made it and the label with the guts to back such a decidedly risky venture." and wrote "The surprising thing about [it] is that it is the sound of artists giving up on planned material and succumbing to chance."

在试验布鲁斯领域,Fahey真正是可以达到梅西安的地步了。这张唱片封面的这只青蛙,和内容里的鸟鸣,都是Fahey思想的一部分。他追求更即兴、更工业、更噪音、更无修饰的声音,他不仅仅是民谣,也不完全是布鲁斯,他不再是可以定义的人了。在任何时代人们都只能学习他,很难超越他。作为一种冥想性的、个人独异性的、音乐异端的、不妥协的、反叛的音乐和音乐家,Fahey是在塑造更不可捉摸和定义的反传统事业,他的作品首先是装置,然后才是音乐装置。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The Epiphany of Glenn Jones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客户端 豆瓣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