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天阑 风起天阑 9.0分

对绝世女将的刻骨爱恋——评河图《风起天阑》

赶路的稻草人

这首《风起天阑》是河图当之无愧的代表作之一,很多喜欢古风或中国风的朋友一定听过这首歌,这首歌无论从配乐、意象还是唱法上,都能鲜明地体现出河图独有的特色。

还是从前奏开始,先是一段火焰舔着木柴的噼啪声,也有点像雨声,但结合歌词来看,是火焰无疑,这个声音是直接用合成器鼓捣出来的吗?可能是,但河图这么追求音乐品质,所以更可能是他亲自披挂上阵,去捡了几块木头,然后找个山旮旯的角落用显示他尊贵身份的火柴悄悄地点了录下来,回来再剪进去。

火光妖冶地舞蹈,接着各种乐器就上来了,先是钢琴弹了三个音,第四个音偷偷地用古筝嘣了一下,这中间渐渐弥漫着一种十分低沉却很空旷的声音,应该是什么吹奏乐器,但我听不出来,然后钢琴迅速跟上,像黑夜中的不停闪烁的一双眼睛,这里你如果仔细听,还会听到铁链的声音、重物猛烈撞击地面或者墙面的声音(而且非常像心跳),然后萧声加入(又有点像是埙)……

河图在这段前奏中,也用了好多乐器,一股阴森冰冷的战场气息扑面而来,画面感就不用说了,关键是河图在调度这些声音的时候,还营造出了画面的纵深感,也就是说,这是一个立体的空间,我们不仅能左右扫视,还能远...

显示全文

这首《风起天阑》是河图当之无愧的代表作之一,很多喜欢古风或中国风的朋友一定听过这首歌,这首歌无论从配乐、意象还是唱法上,都能鲜明地体现出河图独有的特色。

还是从前奏开始,先是一段火焰舔着木柴的噼啪声,也有点像雨声,但结合歌词来看,是火焰无疑,这个声音是直接用合成器鼓捣出来的吗?可能是,但河图这么追求音乐品质,所以更可能是他亲自披挂上阵,去捡了几块木头,然后找个山旮旯的角落用显示他尊贵身份的火柴悄悄地点了录下来,回来再剪进去。

火光妖冶地舞蹈,接着各种乐器就上来了,先是钢琴弹了三个音,第四个音偷偷地用古筝嘣了一下,这中间渐渐弥漫着一种十分低沉却很空旷的声音,应该是什么吹奏乐器,但我听不出来,然后钢琴迅速跟上,像黑夜中的不停闪烁的一双眼睛,这里你如果仔细听,还会听到铁链的声音、重物猛烈撞击地面或者墙面的声音(而且非常像心跳),然后萧声加入(又有点像是埙)……

河图在这段前奏中,也用了好多乐器,一股阴森冰冷的战场气息扑面而来,画面感就不用说了,关键是河图在调度这些声音的时候,还营造出了画面的纵深感,也就是说,这是一个立体的空间,我们不仅能左右扫视,还能远近凝望,比如刚才说的铁链声和重物声,非常地微弱,你意识不到有这样的声音,但缺了这样的声音,歌曲的品质一定会有所损害,河图在这段前奏中,不像是音乐人,而像一位导演一样统筹安排着整个片场的布置,随着乐声的渐次增强,我们会感觉到一个移动的镜头从远处一点点向战场靠近,前奏最后的电吉他声将镜头抬到万丈高空,我们一下子看清了这满目疮痍的景象。

为何此地狼烟弥漫、杀伐不歇呢?从歌词中我们知道,这里是一座城池,经常展开攻城和守城的惨烈战役,抒情主人公可能是战役的参与者,也可能是战役的目睹者,在某次战役之中,一位重要的将领不幸阵亡——“那一眼你笑如昙花,转眼凋谢”、“看不到你头颅高悬,眼神轻蔑”。而这位曾经与将领关系密切、或者是十分崇敬他的抒情主人公不断地回忆起战场的片段,这首歌大半部分写的就是主人公对将领战死时或站死后的回忆,在结尾部分,抒情主人公“我”突然现身,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要做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这牵扯到歌曲的主题,我们后面再谈。

其实细细品读歌词,我们会发现,战死的将领很可能是一位女性,蝉鸣、初雪、春风、柳叶、清冽的月色、被细雨打湿的屋檐以及抒情对象无邪的笑容,这些在歌曲最后部分出现的与孩童或女性相关的意象,一次又一次地暗示我们抒情对象的性别,在高潮的结尾处,还出现了女声哼唱,仿佛抒情对象灵魂复现一般,至此,我们可以确定无疑,战死的守城将领一定是一位女性,她英勇善战,大敌当前,毫不畏惧,最终战死沙场。

那么,这位杰出的女性将领与主人公是什么关系呢?我们能感觉到,虽然主人公对女将领一往情深,但这种感情之中,有着一种无法逾越的距离感,第一次听这首歌,你会发现前面战场的惨烈回忆一直在主人公脑中盘旋,直到最后,主人公才流露出对女将领的爱慕之意,倾诉了第一次见面就为之倾倒的情怀。这里有一句歌词要注意,“用平淡话语,藏住旧日誓约”是他与她的誓约吗?不一定的,也有可能是主人公在心里对自己许下的诺言,前面还有一句歌词,“王城的姓氏都改写,我还在这里守着夜”,一些朋友据此断定主人公是什么“守夜人”,这个我也是不同意的,“夜”仅仅是一个意象,表示某种持续不间断的困境,这句歌词只是表达了他因为深陷回忆而徘徊在城池周围久久不愿离去,并不一定直接表明了他的职业。

我觉得主人公的身份最可能是女将领麾下守城的一员小将,这样既可以解释他对女将领又是爱慕又是保有距离的情感,又可以解释他在歌曲最后表现出的行动能力,因为前者是任何与女将有所接触的男性都可能会涌现的感情,但后者却绝非寻常人等能做出的决断。

好了,在大概了解这个故事之后,我们来看看河图是如何用音乐讲述它的,首先,请大家注意河图的一个特点,他是古风歌手中少有的能直接用钢琴传达出中国味道的一位,这个特点在他的另一首作品《越人歌》中表现地尤为明显,简单地一段钢琴旋律反复,就瞬间传达出了中国古典意境,在这首作品中,虽然是多种乐器的混合,但对钢琴的运用依旧显出功力,在“焚成灰的蝴蝶”之前的部分可以对半分,前半段用钢琴伴奏,没有明显的节拍,歌曲显得比较轻灵,以萧声为界,后半段加入了古筝,古筝的重音压在了每一小节的中间和末尾,瞬间为歌曲赋予了一种凝重之感,在“焚成灰的蝴蝶”之后到高潮之前,钢琴与古筝并行不悖,高潮部分依旧用了架子鼓强调节奏。

钢琴空灵、冰冷,古筝宁静、肃穆,一种嗓音要把这两者调和在一起很不容易,因为其必须具备一种颇为中性的特质,河图恰好就属于这种有着独特音色的音乐人,他的音色,怎么说呢,我刚开始听他的一些歌曲,分不清他是男是女,你说他是男的吧,有一些声音很尖、很细,听着像女的,你说他是女的吧,有一些声音又让我看到了喉结,这首歌中这种表现不是很明显,也可能是因为我知道他是男的了,不管别人作何感想,这种音色的确深深地吸引了我。

河图属于那种音色窄,音域宽的歌手,尤其是他的高音极具爆发力,他的一些歌,高潮本来就很高了,但他还觉得不够,非要在一个地方再高上去,他的声音好像会武当的绝世轻功“梯云纵”一样,瞬间上下腾挪,简直如探囊取物。在这首歌里,他的高音实在是太有特色了,“这页”的“这”,“褪色”的“色”,“蝉鸣后”的“后”等突然拔地而起的高音,会让你彻底记住那个杀伐不歇的夜晚以及主人公对女将领的无限缅怀。这些高音,像一位绝世高手,一出招就是雷霆万钧之力,实在让人无可抵挡。

这首歌当中还有一种明显的“重叠”效果,但这种“重叠”造成的效果不是“复沓”而是“分裂”,你会在某些部分,比如“挣脱眼眶前冻结的悲切”中的“悲切”以及后面紧跟着的“呜咽”,听到两个不同的河图在向相反的方向纵声高歌,仿佛暗示主人公经历惨烈的战争后内心无比痛苦的挣扎,甚至上段讲的高音部分,即“这”、“色”、“后”等高音,好像也是用这种方法表现的,一个河图顺势游唱,另一个河图用高音刺破苍穹,如果真是这样,那这并不是说河图没有唱那种高音的实力,而是说他觉得这种“重叠”的效果更能达到目的。

最后,我们还是要回到主题上来,其实这首歌的主题有点模糊,因为主人公在后面突然“动”了起来,这种行动不同于“清明雨上”的祭奠式行动,而是一种要将某种信念付诸实施的决心,这种决心很可能是“复仇”,如果主题是复仇,那也没什么奇怪的,因为“悼亡”与“复仇”实为一体之两面,一般来讲,“悼亡”中的已故者常常是因为疾病、某种突然的变故或者某个无法扭转的时代而去世,这种去世带来的巨大悲痛剥夺了在世者的行动能力,你不能杀死疾病吧,最极端的剥夺就是在世者自杀,彻底丧失行动能力。而“复仇”中至亲的离世却是因为具体的个人,斯人已去,魂魄犹存,在世者只有一个肉身,却要承载两个或两个以上的灵魂,这样的情形,赋予了在世者异常强大的行动能力,他非要报仇雪恨不可,否则便无法苟且偷生。敌军杀了将领,总可以将仇恨聚焦到一个人身上,比如对方的高级将领,这也是可以说得通的。这种题材的模糊性,也反映出许嵩与河图的不同,在许嵩的作品中,主题是不会从“悼亡”向“复仇”滑动的,它会死死地卡住前者,不向后移动寸步。

关于这首作品,还有两点需要大家注意,第一,前面说过了,河图是一位用钢琴表达中国古典意境(有时甚至是十分惨烈的意境)的高手,是这首歌的配乐就非常具有钢琴的音型特点,大家可以搜一下纯钢琴版《风起天阑》,也非常好听。

第二点是,关于这首歌,据说主创们写了下面一段文案,在此我要说,我只是针对作品本身进行阐释,关于它的一些周边,我其实并不了解,但不管这段文案是真是假,大家都不必太过迷信,因为对音乐的阐释本来就是多元的、模糊的、富有个人特色的,比如歌名“风起天阑”,按照文案所述,这是一座城池的名称,但你把它理解成主人公在一座名叫“天阑”的亭子里或者高塔前做出某种决定也未尝不可,一千个听众,就有一千个“风起天阑”,再比如说,文案和我都指出守将是一位女将,你要觉得他就是男的,那也行啊,毕竟这是属于你的“风起天阑”。

欣赏河图?有品位!快关注微信公众号——“赶路的稻草人”,看更多河图歌评。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回应(0)

添加回应

风起天阑的更多乐评

推荐风起天阑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