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定义 自定义 8.3分

如何评价许嵩的《清明雨上》?

赶路的稻草人

《清明雨上》是许嵩的代表作之一,我高一的时候,不幸沦落为全班倒数第一,压力山大却又无从排解,只好在活动课的时候去学校后面的亭子上登高望远,向蓝天白云寄托忧思,那时,MP3单曲循环的就是这首《清明雨上》。

这首歌的主题是悼亡,如果说前奏仅仅是一种淡淡的忧愁,那到许嵩在这首歌的经典假音“清明”两个字上,已经使悲伤像刀子一样狠狠地切进了我们的身体。

许嵩在《清明雨上》中流露的愁绪是一种精致繁复的愁绪,这从前奏中伴奏乐器的种类繁多、搭配巧妙就可见端倪,歌者还未开口,歌曲就已经被其奠定了基调。首先是弦乐器,可能是扬琴,一扬手的56和后面配上鼓点的重音 1 瞬间带出了中国古典的抒情性传统,接着沙锤加入,和鼓点相互配合,仿佛一位儒士步履轻抬,衣衫缓缓,然后古筝奏出一片波光粼粼的湖泊,旋律反复,推到第一次的湖泊时古筝暂缓,加入了一种铃铛声(不知道是不是扬琴的高声部),以铃铛声为界限,扬琴退场,长笛衔接了之前的旋律,再次反复,这里许嵩加入了一种独特的乐器——锣,不太常见,却极富中国特色,随着“咚”的一声响,刚才被旋律反复萦回抬升的思绪似乎突然找到了一个出口,这意味着,主人公...

显示全文

《清明雨上》是许嵩的代表作之一,我高一的时候,不幸沦落为全班倒数第一,压力山大却又无从排解,只好在活动课的时候去学校后面的亭子上登高望远,向蓝天白云寄托忧思,那时,MP3单曲循环的就是这首《清明雨上》。

这首歌的主题是悼亡,如果说前奏仅仅是一种淡淡的忧愁,那到许嵩在这首歌的经典假音“清明”两个字上,已经使悲伤像刀子一样狠狠地切进了我们的身体。

许嵩在《清明雨上》中流露的愁绪是一种精致繁复的愁绪,这从前奏中伴奏乐器的种类繁多、搭配巧妙就可见端倪,歌者还未开口,歌曲就已经被其奠定了基调。首先是弦乐器,可能是扬琴,一扬手的56和后面配上鼓点的重音 1 瞬间带出了中国古典的抒情性传统,接着沙锤加入,和鼓点相互配合,仿佛一位儒士步履轻抬,衣衫缓缓,然后古筝奏出一片波光粼粼的湖泊,旋律反复,推到第一次的湖泊时古筝暂缓,加入了一种铃铛声(不知道是不是扬琴的高声部),以铃铛声为界限,扬琴退场,长笛衔接了之前的旋律,再次反复,这里许嵩加入了一种独特的乐器——锣,不太常见,却极富中国特色,随着“咚”的一声响,刚才被旋律反复萦回抬升的思绪似乎突然找到了一个出口,这意味着,主人公的故事要开始了。

许嵩在前奏中对乐器的选择和搭配很见出本事,但这不意味着繁复的风格就一定是好,关键是要看它有没有达到效果,在这首歌中,答案无疑是肯定的,要调配这么多乐器,需要细腻的感觉,这决定了这首歌的情感必然也是细腻的,它不可能是一首粗犷决绝的歌曲,乐器的衔接与配合极富画面感,一位儒士在桥边思念故人的场景尽至眼前,当许嵩的声音也漫步其间时,主人公的故事正式展开。

从歌词中我们得知,歌曲中的抒情主人公在七年前失去了至亲,由“红烛”这一意象,我们确定她就是主人公的妻子,她不仅是主人公的爱妻,也是他创作的动力与源泉,妻子去世后,主人公就封笔了——因为我今生挥毫只为你。从“窗透初晓”到“日照西桥”,他一整天都在思念亡妻,不断地回想起跟她在一起的日子,想起洞房花烛,想起灿灿烟火,就算他躲在屋子里也要饱受远方“琴声”的侵袭,他躲不开伤心的雨。在主歌的歌词部分,有两个意象要注意,第一是“倚井”,主人公是要映照憔悴的容颜,看看自己变成什么样子了吗?还是想投井自戕呢?一个悲伤至极的人“倚井”,这是个非常危险的动作,下雨啊淋不淋到身体啊根本没所谓了,最怕的,就是哭,这个哭可不是一般的哭,许嵩用了一个动词“拆”,这是要将面容和心灵都摧毁的哭泣啊。

主歌的伴奏中极富韵味的是刚才前奏就出现了的沙锤,因为打击乐在歌曲中的作用一是打拍子,打击乐嘛,对不对?就是为了打拍子而生的,另一个作用是可以放在副歌推动高潮或者是作为某种主题直接贯穿整首歌曲,这时,打击乐模拟的是心跳,强劲的节奏配上斑斓的光线,激动、亢奋、宣泄,这是典型的摇滚乐,但亢奋放在这首歌里头显然不合适,又要打拍子又要不亢奋,这是个让人为难的问题,但许嵩不是一般人嘛对不对?他用沙锤来解决了这个棘手的问题,在这里,打击乐模拟的不是心跳,而是脚步,透过沙锤,我们仿佛可以看到主人公来回踱步,衣服还不时地擦过周边的花草,真是妙不可言。

主歌部分,许嵩只是缓缓地讲着故事,虽然能唱出这样如女性般慵懒的喉音的男歌手不多,但这种唱法对男歌手来讲是不提倡的,要么怎么分男女呢?你非要这么唱,那我也只能看效果,达到效果了吗?达到了,但这个效果是怎么达到都可以的,也不是非要这么达到。所以,许嵩为了让挑剔的我闭嘴,专门创作了更加脍炙人口的副歌部分,这下子,我彻底哑口无言了。

副歌一开始“人间”两个字就猛地扑了上来,如果你喜欢许嵩,如果你唱过这首歌,你就知道,这个“人间”很难唱,因为它是个高音,而且是个没办法掩饰的高音,有些歌的高音是能掩饰的,你只要整首歌都唱低几个调调就可以在高音完美逆袭,但这首不行,要是你高音比较轻松,前面的主歌就太低了,对我们非专业人士来讲,根本唱不了,你又要说,但许嵩不是一般人嘛对不对?不对,许嵩是不一般,但他在这首歌中唱“人间”和“天堂”这些高音时用了不太专业的方法。以前我没听出来,是高三跟班里学习一流、性格一流、唱歌一流的女同学交流时发现的,我唱清明雨上,她说我跑调了,我说你行你唱啊,她唱了,我服了,她唱的是比我好,高音部分非常饱满圆润,“天堂”两个字也是字正腔圆,无懈可击,再来听许嵩唱的,似乎缺少共鸣,单薄地就像一张纸一样,我让她戴上耳机听原唱,她也很惊讶,原来许嵩是这么唱的,我们就比较慌张,因为许嵩是我们很喜欢的歌手,突然意识到他有可能唱得不专业,我们心里就有个疙瘩,要给这件事找个理由,她刻薄地瞥了我几眼,我们的同窗之情瞬间就被扔进冷冻室了,因为我在偶像身上挑出了毛病。于是我们反复听,反复讨论,最后达成一致,还是那句话,许嵩怎么唱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有没有达到效果?如果有,达到了什么效果?我们讨论的结果就是,许嵩这么唱的确很费嗓子,他也可能不太专业,但这么唱,却唱出了这首歌的灵魂。

这样唱,剔除了“人间”的饱满,强行将它从三维立体的状态压至平面,有种“裂帛”之感,后面的“天堂”连“天”字的咬字都不清楚,是啊,对主人公来说,人间并非善地,天堂也不是圣土,他们夫妇没有彼此,都不会快乐,这里有一个小瑕疵,就是“天堂”这个词有些西方化,容易产生歧义,许嵩是为了押“ang”这个韵母这样写的,如果能换一个意象,中国味满满,那就完美了。接着就是大家百度地很多的“东瓶西镜”,据百度百科所言,这是安徽旧时厅堂陈设的习俗,东边放瓶子西边摆镜子,象征“终生平静”,许嵩是安徽人嘛,把家乡的习俗写进歌里是理所当然的,但有趣的是,即使你不知道东瓶西镜的意思,或者说这个解释是错的,那也无碍歌曲意境的表达,事实上,很多人是不知道这个东瓶西镜的,那只能猜嘛,“东”和“西”是两个方位,“瓶”和“镜”是两个物件,是在东边放瓶子西边放镜子吗?还是把东边的瓶子放在西边的镜子上?或者是要东边的瓶子映照在西边的镜子里?还是在东边本来放瓶子的地方放上西边的镜子?如果是,又为什么要这么做?大家要注意,这样的猜测不会让人厌烦的原因除了东西方位的玄妙,还有瓶和镜这两个物象的选择,大家都看过《西游记》,都知道瓶子可以是一件宝物,它甚至能盛放灵魂,镜子就更不用说了,它在照相术诞生之前一直是人类进行自我确认的关键物件,所以,“东”和“西”还有“瓶”和“镜”的组合可以让人反复琢磨而不失去美感,这种模糊的神秘感与难以言传的韵味是东方美学的独到之处。

接下来就是整首歌最出彩的假音,即使非专业人士也能听出来,“清明”这两个字是用假音唱的,结合我们之前的分析,“清明”和之前的“人间”是一个音,但声母不同,“q”这个声母比较难唱,所以许嵩在这里选择假音也可能是用真音唱不上去了,但是我们要说,即使这里能用真声唱,也要转为假音,清明节是祭奠亡灵的,亡灵虚无缥缈,散落在天地之间,只有用假音才能唱出这种感觉,紧接着的“雨上”用了真声,纷繁的思绪一下子被雨打在了地上,这种失落想必我们都曾体会过。而且由于许嵩有意或无意的旋律选择,这里由真入假非常自然顺畅,而后“雨上”的返璞归真也极其自然好听。

接下来是“折菊”这个意象,清明有没有折菊这个习俗我不知道,大家可能也不了解,因为语文课本里没有学到过有关清明折菊的诗,折柳送别我们都知道,但清明是不是要折菊就不得而知,但大家都知道《清明》是杜牧所作,而杜牧有一首诗就叫《折菊》,我想,许嵩的清明折菊这个意象可能是由此而来,但这也不要紧,因为“折菊”这个动作完全可以是另一种寓意,即主人公的亡妻是喜欢菊花的,或者作者因为菊花是高洁的象征而刻意选择了它,这也讲得通。

这首歌曲中,主歌是静态的,它通过一幅幅画面连接起来,每个画面中主人公都苦闷至极,丧失了行动能力,到了副歌的高潮部分,他要走一走了,这种前静后动,先抑后扬的手法被很多流行歌曲采用,可以说,它如同主歌和副歌的组合形式一样,几乎是一种成规。但是许嵩却为这种成规赋予了新的高度,因为在歌曲中,这种动静转换有力地解释了主题,也就是“清明雨上”这四个字。

清明我们都知道,雨我们也知道,但“清明雨上”我们就要绊一下了,其实结合歌词与许嵩的真假音变化,我们可以知道为什么是“清明雨上”,这个“上”首先是指一个动作,表示“拾级而上”,主人公窝在房子里太久,都要发霉了,这可不行,得出来走走,一出来,就忍不住要往山上走,一来眼界开阔,可以舒展心情,二来折菊入水,菊花顺流而下,也可以一表相思,但这种拾级而上要付出艰辛的努力,因为在下雨嘛,路滑,不好走,这里有种逆水行舟的执着与坚韧,当主人公来到山上的亭子里时,“上”就由动词变成了介词,表示一种状态,你登到高处又怎样呢?亡妻在更高处孤独地等待。眼前开阔的景象渐渐汇聚到亡妻一个人的身上,无边的广阔,也就有着无边的愁苦,“悼亡”的主题被演绎得淋漓尽致。

本来是要写篇短文,结果写得长了,没办法,谁让他是许嵩呢?许嵩是我最喜欢的两大歌手之一,大家有兴趣的话可以听下河图的《风起天阑》,比较一下,“悼亡”这一主题在河图的歌曲中是如何表现的。

喜欢许嵩?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赶路的稻草人 ”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回应(0)

添加回应

自定义的更多乐评

推荐自定义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