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浚龍導讀《Evil is a point of view》

脱氧核糖十三
2016-03-03 看过
《劊子手最後一夜》

《劊子手最後一夜》這首歌我認為這張專輯整個故事開場的第一首歌。因為當時其實林夕選了這首曲子以後,我和他聊的時候,我想給多點空間讓這個故事有一個立體的感覺。立體的感覺意思是,它會有歷史背景,可能是透過一些真實的背景,擺一些我們虛構的人物進去。

《劊子手最後一夜》我覺得是介紹這個男主角,他是一個劊子手。但所謂的“最後一夜”就是他開始對自己的前半生很厭倦,殺戮甚至乎暴力,他很厭倦。不止是厭倦,我覺得其實他已經出現了一些生理上的病,他開始覺得他接觸頸上面有刀痕的屍體,反而還自然過他和一個人去相處。

那麼我在歌裡也給了一個空間,就是他是有一個伴侶的,每一天下班回到家,他見到自己的伴侶和他的伴侶相處的時候,他常常忍不住去注意他伴侶的頸的位置。

這個是我最喜歡探索的人的心理,就是劊子手的大家覺得是很暴力的職業,我的重心不在暴力上面,我的重心是他在這個職業裡面他會有什麼心態呢?會有什麼不滿?或者厭倦呢?對比《初開》,其實《劊子手最後一夜》,就是男主角開始已經厭倦他的前半生,而開始去講這個故事。

其實作曲,Vicky 馮穎琪經常在我每一張專輯都會有的一個合作單位,說到 Vicky,最有趣就是上一張專輯《 Addendum 》是沒有 Vicky 的歌,但是這次也都是再次合作。她很明白我想要點什麼,她也很明白她不想刻意作一首歌給我的。這個意思是,其實很多時候我和馮穎琪溝通都是,你做一首女生的歌,或者你做一首怎樣怎樣的歌,你幻想是寫給誰誰的。我永遠都不會說是寫給我的,因為我和她溝通的火花是這樣出來的,由《雌雄同體》開始到今天都是這樣的。Jerald 爸爸其實在我以往的作品裡,都會有 Jerald 爸爸這個角色出現在編曲這個崗位上。其實 Jerald 和我的關係就像是好朋友,也像是親人的感覺。他和周耀輝都有這樣的感覺。

不管怎樣我們去做這首歌時候,我們覺得作為第一首歌好重要,因為如果這是一部電影,我很想讓觀眾知道究竟這個計劃,或者這個開場是什麼樣的色調,究竟它是下着雪還是下着雨,那個心情是怎樣的,我很在乎這些畫外音。

所以我覺得《劊子手最後一夜》這裡面的歌詞,牽涉到的歷史背景歷史人物,甚至這個男主角一開場已經透露出他已經開始厭倦他的生活。這首歌我覺得它很闊,它裡面的資訊很闊很多,那麼我選擇了用這首歌來作為這張專輯的第一首歌。

《初開》

《初開》是當其時我去創造這個故事的時候,我好想有一個好柔弱的開場給這個女主角,因為在創作開端的時候,其實我已經將這個女主角設置為一個雛妓。作為一個雛妓,她將她的初夜獻給一個陌生人,我覺得這個情緒本身已經很強的了,變相大家聽到的《初開》,就是我很滿意它作為女主角出場的場面來的。

至於你說作曲方面,因為我今年和不同的音樂人合作,我已經很少去說,我需要一種什麼樣曲式的歌,或者我很少給參照,因為我總覺得你一講參照,往往就會好像是那個參照的樣版了。

反而我就喜歡和他們講故事,這個是一個很古怪的方式。我自己都感到欣慰的是,每一個音樂人和我合作,無論是幕前幕後的,他們都會細心去聆聽我所講的故事,哪怕不是一個完整的故事。

在我腦海有一個完整的故事,但我只是會講屬於他的那一段給那個人聽,無論他是幕後譬如作曲人他回去之後消化我所講的,這個就是合作的火花。

有一種創作的空間就是,我形容一個畫面,其實大家腦海裡面都可能是不同角度的,即是沒人是可以幻想到同一個畫面同一個角度的,這個就是創作、合作的火花的趣味之處了。


《髮落無聲》

其實我覺得這次籌備時間最多的是我們要先定好架構,架構的意思是我們可能會有兩首關於男主角的歌,跟著場面交替之後就變成女主角的歌,然後幾首歌之後又寫首男主角的歌。其實我寫這個故事架構的時候我有的是真的當作部電影一樣,去寫每一個分場。

在剛剛的試聽會中我也講過,因為我不想去低估聽音樂的人的思維,我不想像以前那種方式分成兩張碟,一張碟是男主角一張碟是女主角,反而是想在一張專輯一個故事我怎樣可以讓聽眾知道一口氣聽下去是順暢的,每一個場合都是很適合的出現。

《髮落無聲》就是介紹了這兩個男女主角之後,一跳就跳到男主角他率先比女主角先意識到要先改變,他生活狀態要改變,他要離開他原有的崗位。

這裡有個小故事,前設就是男女這兩個主角,他們都聽說過一個地方是會提供快樂,或者追求着一種永遠安靜的一種環境。這兩個角色前設的本身是很動盪的,一個是雛妓一個是劊子手。

而男主角率先找到這個地方,是一座寺廟。但可能他在削髮的時候他已經開始對這個地方作出一種疑問,就是《髮落無聲》裡邊拿來剃頭的刀與我平日殺人的屠刀其實有什麼分別呢?這個地方是不是真的能夠提供到快樂或者安靜給我呢?答案就是否定的,因為他在削髮的時候已經感受到一種喧嘩,是他自身對自己的一種質疑。

其實 Peggy 許哲珮是因為我都陳珊妮的認識而開始的,陳珊妮就是一個我們已經合作過好幾次的一個好朋友。因為她本身對影像都是很敏感的,我相信在這件事上我和她比較合拍。

我記得我開動這個計劃的時候,我都很想與不同的音樂人合作,因為之前也講到,在我一路以來的專輯裡面都一定可以找到一些名字是時常都會出現的,比如 Jerald、馮穎琪、王雙駿。

所以我很像和這些音樂人合作,陳珊妮那個時候我問她關於許哲珮,之後就這樣認識了。我覺得 Peggy 的曲是有些夢幻的感覺,有些童話似的感覺,我覺得這個很新鮮,在我這個故事裡面也是充當著一個雖然沉重但是夢幻的角色。
26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Evil is a point of view的更多乐评

推荐Evil is a point of view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