蕴藏在微观世界中的宏观世界的二律背反及其自我指涉

Demeter
2016-01-08 看过
         “No wonder, for even Satan himself masquerades as an angel of light”
                                                                                      - 2 Corinthians 11:14

无疑,如今我们中的大多数依旧过着一种避难者式的生活,在这种生活的维度中,我们几乎不去直面我们的精神、不敢拒绝我们的家人,或是跨越我们内心所谓的社会底线。信仰与律令不过只是人来人往中互相打照面时的行头,只有寥寥几人始终固执而笨拙地坚持到最后,坚持到其自我认知足够到挑战自己内部的那些信仰和律令的时候。文化期待(“荒诞而有害的”或其它的描述词)始终摇摆不定,更不消说,一些少数的不体面者将珍贵题材经营过头,结果被视作亡徒与罪犯(即使有时也被视作先知)。不管他们破坏的是什么律令,我们先搁置一边,让我们看看这些罪犯到底从我们的传统中劫持了什么:通过一场场暴力与剧变的演出,他们迫使我们与我们自己的界限对峙。其中有一些表演,轻易地指认出那一线稀薄的对/错边界,而另一些,则昭示了个人内心恶魔的控制与任何文化规范的积压根本就是一回事。然而,在Everything Is Good Here/Please Come Home这张专辑里,主唱麦可或许既没有要控制的恶魔,也没有要设置的边界。

麦可早在很久以前,就曾通过他备受褒贬的乐队——Swans,宣告了对“不体面”长驱直入的钻研。在80年代中期,即便是最冷酷最较真的朋克也仅仅刚开始涉足无政府混乱主义的定式和表达,麦可却和当时的合伙人Jarboe着手演说起(有时只是字面上地)诸如受虐折磨与羞辱、野蛮的性、过度压抑的聒噪与工业进程的命题。另类摇滚兴盛的时代临近,Swans则以一系列精巧的跳跃动作突破重围:Love of Life、The Great Annihilator、特别是Soundtracks for the Blind(简直是Godspeed You Black Emperor!这支乐队走红的预言),以及所有类型的黑氛音乐,尽管在主旨上看来,Swans始终将上帝与女性施虐者等同起来。作为麦可的“后Swans”民谣乐队,The Angels of Light如果不被描述为“柔情”,那么可以说它有着与前一个乐队对神圣的宏伟感,与柔和的节律感的同等热求。Everything Is Good Here/Please Come Home是他们的第三件成品,它即扰人又奇妙。

据麦可本人讲,这张专辑是对各种个人性的、历史性的、政治性的疾病的回应。在某种程度上,这个神秘的宣告弱化了这些歌曲本身,并且也没有设置其歌词中还有更广阔解释空间的借口。其中,“Palisades”可以解读为一种对自杀的极度苦涩的回应("Reasons won't come/ And no one will regret that you're gone"), 它可以是一种个人体验上困于幽闭恐惧症的哀痛感"Do you see how they ruined your mind?/ Do you see how they ruined your life?”麦可仅仅用烟灼的男中音,而非悦耳的吉他和钟鸣将这些字句带出,即使片刻之后,他又做出一项转至教堂钟声和儿童唱诗班的超然静谧的曲风精心编排。那支全然宁静的”Kosinsky",合着轻巧而柔和的电吉他弹奏和明快的小提琴主题曲,很容易让人一开始把它解读为一支柔情恋曲;麦可对“头发”作出的这般描述"translucent, liquid light”、"the rhythm of your breathing"看起来令人心醉,然而他最终承认他望着爱人的是"the eyes of an animal.”却再一次模糊了所有边界。

Everything Is Good Here的文本语境引导出一种史诗般的,几乎是永恒的品质,这种品质一路充盈了麦可对待文字惯常的神秘方式。"All Souls' Rising"透过"the cull of foreign bone”以及迫使"the blue smoke in... [to] fill the sac of skin.”凸显出一番异教徒仪式、自我净化的场景印象。那些毫不留情的鼓点撞击、混浊沉闷的贝斯、风琴与吉他——更不用说麦可本人低沉的战斗式哀嚎——召唤出狂暴献祭的场景和一个仍由混沌法则主导的地球。

相反地,其中一首甲壳虫药队式曲目"Sunset Park"在其单一重复的行字间"She brings some/ She'll bring one,"几乎没有显露任何中度节奏(mid-tempo),但它无疑背离了根植于麦可那简单庄重的旋律和闪闪发光的吉他建构的硬墙。接下来的“Wedding”,一首延展的、由轻轻弹奏的不祥的黄铜色调和不和谐的童声合唱团组成的前段导入,与麦可崎岖的呻吟调相互抵消。这种合唱团的每个章节都布满天使般和声的范式,与故作怪诞的Swans简直相去甚远,或者说竟然在这张专辑中散落了这些瞬间。作为一个整体,Everything Is Good Here如同大多数麦可推出的其它曲目一般,初次听就能令人感到惊险,只是这种惊险有点太多了。

只要先不谈麦可那黯淡重复式的(或者,换成那个最好的说法:神秘的)叙事,这张专辑造成的势不可挡深刻印象是(我们)对它的接纳与赎回。随着对它的歌词更深入的研究,我们会发现这件作品是在帮助、而不是在延长一种内心的挣扎,也即是说,The Angels of Light在寻求拯救。"What Will Come”公开要求上帝"save us... from what will come,”,当然,就麦可本人的信仰跃迁中遍布的矛盾来说,难以通过一张充满自我赋权、审判式叙事的专辑得到调和。然而,这种与尽可能多的情感重量相共鸣、摈弃重要之物的音乐是罕见的,虽然我个人更倾向于在它的混沌中陶醉狂欢,而非在其混合中寻找答案,Everything Is Good Here/Please Come Home可以说是一段值得称道的,令人兴奋的体验。

*注:
- 正文为自意译版F4K专辑乐评 - Dominique Leone

- 同源续写
(i)
当你的一面攀上那最高和最难的,又希望在更高处寻得救赎,那么真正的办法不在高处,而在于深层里,因为只有人的另一面才能领他超越自己。但接纳另一面意味着下落到那相对之中:从认真到荒谬,从快乐到悲伤,从美到丑,从纯净的到不纯的,从光之天使到地狱撒旦。

(ii)
面对黑暗,我的科学无用武之地,我的规则无用武之地,那真是可怕又危险!
我的灵魂:“你害怕吗?你不敢押上生命?不正是生命带给你这些问题吗?”
噢,灵魂,你真是无情!
我的灵魂:“自然呢?自然给予安慰吗?它能得到安慰吗?”

(iii)
神话开始了,它是要被活出的,而不是被歌颂的,它自己会歌唱。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推荐Everything Is Good Here / Please Come Home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