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彩未知,但再无阴影

梦魇马戏团
2015-12-15 看过


希望。端凝、沉静的眼神。完整的五官,空洞但却富足的眼睛。雪白的粉底,杂乱的泪妆,棱角分明的面部,以及矛盾的混杂情绪。究竟是希望、或者是绝望?我们的主题是希望,可它本是有所谓有,也无所谓无的;讨论的可以是文本、抑或可以不存在。概念被统一,同时被撕裂;伤口需要愈合,裂缝只需要撞击和拼贴。因此这张专辑正是一种未知的色彩,延续着革命的警报声而来,这闪耀在地平线前的“希望”,究竟呈现怎样的念想?我们不得而知;我们唯一知道的,就是小丑再也不惧怕站在阳光之下。

故事是停滞的;小丑自从抛下女神的遗体、逃出正在时装秀的城堡之后,他本人、专辑、Lacrimosa就一直走在漂泊不定的游荡状态,大海上的航行来到了悬崖边上,在那毁灭人的万丈晨光中,小丑脱下衣服,长出了翅膀又飞向蓝天;接着,他来到一片黑色森林,在那里陡然看见不知是否复活的女神骑着独角兽路过,疯狂的他点起火把将女神与她的坐骑点燃;然后他回到最初表演马戏的村庄,一场挥舞红旗的爆裂革命将那个村庄毁于一旦,而如今,故事停留在了一个我们并不确认的空白点,我们被迫凝视着小丑,凝视着他的面无表情,猜度他的内心、他的前景和他的希望。

告别。我们不知道小丑在追寻什么,或许小丑自己也不知道,他心中只有“未知的色彩”,但他坚韧的、毫不顾惜的、决心迫切的要与过去的一切告别。美可以终结于绝望,可是音乐和生命却是不死的;换句话说,生命是不死的。于是这种不死变成了一种刑罚,成为一种坚持的枷锁,甚至于,Tilo对于小丑形象的坚持,已经逐渐丢失叙事,而转向情绪和不忍丢失的记忆,也意味着一种全新的路程。航行、飞翔、披荆斩棘、战斗的尾声,是坚定和凝视。一个终点,或者说至少自认为的终点——那就是希望。

因此,这漫漫专辑的征途并不存在一个明确的叙事;不代表没有叙事,没有具体的结构叙事,没有细微的情节联通,但却有一个根本上的宏大叙事,有关小丑的角色的元叙事;在乐曲铺陈的同时,也就是在回答一个有关小丑角色存在的模式、发展的过程的问题,而这个问题的答案,与结果是同步的,也是难以区分的。小丑变成了符号,而逐渐从角色的位置上消褪,越发贴合Tilo的心境,也越发直抒胸臆;再无阴影,这是“希望”的核心,也是“希望”的终端——然而与此同时,小丑又不断的审视自我的处境,发觉自己身处于虚空的绝境之中,并且正在加速度“自由落体”。

没有未来,只有希望。没有道路,只有凝视。没有悲伤,却只有生活。世界犹如一个万花筒,不仅有月焰里的地下世界、有着狂躁暴戾的电闪雷鸣,同时也有着无数未知的色彩,爱的眼泪,以及希望之杯;于是,哪怕我们没有出路,我们面对着无上绝境,我们的未来是一片可惧的虚空,我们如同伊卡洛斯般高空坠落(感谢@LS同学精准的比喻),但我们的心灵深处,已经不再如同以往;环境、体悟、情绪一如既往,但心灵和审视外界的方式将截然不同:我们现在,再无阴影。

二 Mondfeuer 月焰

月焰,冷月之焰。清冷如水,寒彻似冰,冷火孤寂,凄风苦雨。燃烧、灰烬、毁灭和绽放永远是小丑不舍得丢弃的母题,在火焰中燃烧殆尽所爆发出的惊艳的灵光,永远是死亡也难以奈何的画面——然而以往,都是那最为光辉灿烂的太阳,在阳光的毫无遮拦的灼烤之下,任何的隐秘都无处遁藏,只剩下最鲜明、最纯洁的爱,在燃烧中化作一片模糊的光中形象;然而,如今在满眼黑暗的凄风苦雨之间,小丑站起身来,远眺那一轮刚刚复原的圆月,小丑说,你的爱太过美丽,你的爱太过光亮。

我被你点燃,烧成灰烬了,我再也不愿意了,于是我时时刻刻躲避太阳——相比于对于太阳的歌颂,如今的小丑却退缩了,他不再愿意牺牲了!握住繁星、将黑夜包裹,那份近乎于殉道式的爱恋,开始逐渐转化为真实存在的,有所顾忌的,那一份远远守护的爱恋。女神死去了吗?是的,小丑亲手杀死了她,抱着她的尸体走向走廊的尽头,然而女神明明是不死的,在那片森林里,小丑看到的不知道是她的灵魂幻影、或者是她的道成肉身,但是小丑一把举起火把,惊恐中再一次将女神焚毁……如何面对着扑面而来的痛苦与绝望?曾经,小丑决心以身殉之,他面向阳光跳入悬崖,仿佛生长出可以无尽飞翔的翅膀,而如今,历经革命的小丑突然变得那么现实,那么直接表达恐惧,那么烟火气息。

月焰在长达近8分钟的电影配乐式交响铺排后,随着Anne的人声吟唱,Tilo极度疲惫的人声切入,宛若黑夜里的隐蔽角落,传来的醉酒之后的绝望嘶吼,以及那一抹无可奈何的随着时间过去的浑浊。Mondfeuer这首歌与Lacrimosa之前的那些长篇作品或许是不同的,所谓“最长时间”也许是一个噱头,因为这首歌的时长为何突破天际,虽然还是Tilo实际上是将两首歌曲,或者说两个动机合为一体的老习惯:渲染、营造气氛的Intro和专辑主打概念的叙述性引入歌曲,这本不足为奇,Lacrimosa从Echos之后的专辑均是这样开场的;但是这一次,Tilo第一次尝试电影配乐的氛围模式来作曲,而并非交响曲式:在Hoffnung里,交响不是一个贯穿的形式,而沦为一种符号:我们实在是听过太多的电影氛围配乐式的专辑Intro,虽然Mondfeuer的确百转千回,气势恢宏,但却很难称得上真正成功。

而真正让人动心的,是小丑的转变和拥抱生活。如今的小丑,已经逐渐懂得如何用一种正常的,内敛的,或者说“理性”的态度来面对爱,来面对心中斑驳灿烂的情感。小丑唱着“每一个零星的、永恒绽放的瞬间,我梦想着你;今天,直到永远!”的时候,真的是缠绵悱恻,百转千回,浪漫到无以复加,但是同时,却又时刻飘散着烟火气:这是一句可以真实存在的、无关死亡、无关牺牲的情话,而月焰之所以是月焰,区别于阳光,或许就在于此:

月焰不会点燃我们,只会照耀。

Mondfeuer并非一首走心的、成功的Lacrimosa开场曲,或许不仅是因为交响部分的元素化,而更多的,是一份理性控制情感所导致的疏离。但这份疏离决定了对于“希望”的审视视野,也最终将我们带到了理性的绝境,最终融会贯通。

三 Kaleidoskop 万花筒

小丑逐渐光明起来了,这种光明是途径上的,是心灵角度的,不再隐藏,不再通过无数的意象、无数的画面去表达,而是更加的直抒胸臆——当然,这也逐渐引发的一些说教的嫌疑:看到万花筒的歌名,脑海中闪现的无数色彩斑斓,万千世界,然而这竟是Tilo的一个比喻,竟看到了Tilo异常严肃、完全说理式的现象学式歌词:要知道,哪怕是Stille里的“时光大道”,Tilo对于古典哲学的引用也都是相对克制的。

但是Kaleidoskop在音乐维度上却显得机灵跳脱,带着镣铐跳出的舞蹈相当惊艳;恰恰没有在这首歌里使用大量的采样去直接表现万千世界的不同,而是用和声、用编排的渐进去展现变化多端、绚丽多姿,是这首歌最大的亮点——技巧性上,Lacrimosa已然无可挑剔,以至于每一次听“万花筒”,都如同打开了“万花筒”。

其实Hoffnung的概念性可以说是非常突出的,Tilo从头至尾,都并不在讨论“希望”本身,而是在讨论为什么要保留希望,为什么还要坚持希望;我们无法得知世界的准确存在,但我们能够感知、体验,而这些感知和体验已经足够珍贵,足够让我们触摸生命的真谛,足够让我们珍惜每一份属于生命的爱与幸运——世界就是一个万花筒,你看到的不一定是真实的,但是它美啊。

不过,在极致癫狂的鼓点所打开的宏伟大幕前,我还是对小丑的那段过门心颤不已;因为大彻大悟固然已经很是艰难,而在大彻大悟之后,却还寄希望于同类,而不是甘心于孤独,才更让我心神为之震颤:

“外界万物旋转漂移不停,我们早已疲于奔命、精疲力尽;可是,请你注视我的眼睛!你愿意留在这里吗,与我一起,永不分离?”

四 Unterwelt 地下世界

实际上从音乐本身角度,Tilo的摸索其实也已经日趋纯熟。Lichtgestalt可以算是最后一张传统意义上的“以泪洗面”,金属和交响最后绚烂的交媾,以一个在万丈阳光下自毁而飞升的欧福良(浮士德中浮士德与海伦之子)形象宣告落幕。从Sehnsucht开始,Tilo主动承认他走入了“Der tote Winkel”,在死角中他奋力披荆斩棘前行,渴望开出新路。而实际上,Tilo的新路非常的明确,他的挣扎只是表现在作品的完成度上的:从Sehnsucht开始,Lacrimosa开始追求短平快的、适合现场的情绪宣泄风格,吉他颗粒感加重更加突出地下音乐的狂躁、粗粝和原始感,流行曲式逐渐取代交响乐式,Tilo从Angst开始的早期电子乐风格与他2005-2008年期间snakeskin的探索结合而产生的“电气化”——Tilo的挣扎,只是在于风格转变中对于作品的不断调整;而这种改革方向,却是无比坚定、几乎不可能被扭转的。

Hoffnung似乎一开始做出了要重新迎回交响的假象,而实际上,本张专辑近乎于癫狂的对于进行曲式的滥用,以及的确气势恢宏的交响乐队似乎并没有辜负传统泪迷的期待,但实际上,这恰巧证明了Tilo对于Lacrimosa新的风格已经有了准确的把握,与之前按照交响、歌剧的心态和形式作曲不同的是,现在交响乐队已经彻底成为了一种召之即来、呼之即去的元素而已,而Unterwelt这首与专辑概念本身无关的单曲,则完美的在音乐维度展现出了Lacrimosa新风格探索的日益成型——近乎于工业金属的癫狂的吉他Riff,宣泄性、爆发式的歌词和演唱,军鼓式整肃而恢宏的鼓点,然后在乐曲过门的位置,用键盘营造的合唱团采样、或者用弦乐元素加以点缀:这就是一首完整的、特色明确的“地下世界”。

作为一首Copycat2.0,抛却无数有关与Copycat的记忆和情怀,Unterwelt真的是一首能够超越旧作的新时代经典——然而,这个工业电气化的“以泪洗面”,或许只是风格转化的一个极端;亦或者,某天Lacrimosa真的成为工业团,我们也许没必要惊讶。

五 Die Unbekannte Farbe 未知色彩 / Tränen Der Liebe 爱之泪

这两首完全可以放在一起,某种意义上无论是在音乐的维度上,还是在文本的结构中,这两首曲子都呈现互相呼应,甚至完全可以融合为一体的态势。而未知的色彩,相比于“希望”,甚至更加能够表达小丑的灵魂,以及他在封面上那意味深长,又或者说空洞凝滞的眼神。因为,我们并不是在找寻希望,希望只是一个途径,只是道路、只是方向;我们究竟在寻找什么?小丑在寻找女神死去后他生命的意义,Tilo在寻找属于Lacrimsoa音乐新的风格与维度,而我们,则在通过文本去探寻“希望”根本的概念。而实际上,这本身三层意义构成了绝妙的互文对照,而实际上,答案变得非常明了:我们所寻找的,不过是一种未知的色彩。但是这种未知的色彩,却足以让我们留恋生活,留恋一切。

小丑依然在歌颂他的爱,他的女神,他的爱与美,他为之癫狂、为之着迷,可这份痴迷却是遥远的、疏离的、不敢切近的、远远的凝视着的;小丑和女神再次分别了,在女神死去之后,Tilo立刻以一首描绘暗恋的Der Morgen Danach来完成了绝妙的“分离”隐喻,而如今,在Mondfeuer的月焰之下,Die Unbekannte Farbe和Tränen Der Liebe里的小丑,再次成为一个旁观者,一个爱慕者,一个陌生的、近乎于痴狂的幻想家,一个没有明确目标,只有一颗倾慕之心——

小丑的情歌是唱给谁的呢?在无边的安静之中,在这沉寂而恢宏的器乐编排中,小丑真的在等待女神的归来吗?女神还会回来吗?哪怕就算,也许女神会如同Sehnsucht般陡然归来,小丑不会再次点燃火把吗?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女神也许明天会来,也许永远也不会来。一切都是未知的;未来也是,万千事物都是。

“你的美丽总让我热泪盈眶/如果没有你,世界将变得无比空虚。”

六 Der Kelch Der Hoffnung 希望之杯

绝非点题之作,却是一首进行曲式的华彩颂歌,几乎冲碎理性,冲碎思考,而进入迷狂。甚至会开始怀疑,这种迷狂就是小丑所最需要的:在面对万丈绝望和痛苦的时候,想要不沉溺进去,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迷狂。这种迷狂或许可以依靠酒精、药物达到,但根本上,还是需要诗歌,需要灵性;小丑依然已经进入了这层迷狂,这毫无理性、但却坚定不移的对于希望唱出最炽热的颂歌,颂歌甚至逐渐流露出某种圣洁的意味,如同念白圣训、走进神殿,捧起希望之杯,缀饮琼浆玉露。

“希望”真的无所不能吗?乐曲多次的重复,几乎没有任何复杂的编曲,如同火车开动没有后退般,进行曲式的不断推进,都仿佛在冲淡任何思考的可能性,激烈的鼓点节奏仿佛汹涌而来的潮水席卷而来,将我们身不由己的代入到狂风骤雨之中:哪怕是stolzes Herz,也没有如此的直抒胸臆,如此的热烈洒脱,如此的简单粗暴的表白,宛若情歌般深情、痴迷而眼中只有光明:没有来由,没有原因,只是迷狂。

看似绝望,却是坚定不移;看似虚空,但却孤守空城。有时候,“希望”本身,比希望能够发生的事情,能够到来的人,要值得珍惜的多;希望意味着未来必定是值得体验的,哪怕要为之付出眼泪,但知道色彩被揭示的那一刻前,又怎么能不抬头仰望呢?

七 Thunder And Lightning 电闪雷鸣

女神实质性的缺位;在场,同时文本意义上的缺失。造成形象上的逆反与不符合期待视野。Anne的歌曲往往有着自己独特的风格走向,甚至是Lacrimosa本体风格尝试的先声,在2009年A prayer for your heart后,Anne开始主动剥离女神的身份,抑或是主动求新求变,抑或是感到厌倦,抑或是Lacrimosa已经逐渐在走出“小丑/女神”这样的二元对立场域?题材不再应和,自由多变;唯一契合的是乐曲依旧会突出展现本张专辑的曲风,这甚至是Anne的歌曲还在专辑中,并未改变专辑整体性的原因。

更加精彩的是:女神转向主动,重新复归生活。女神并未如同小丑所描绘的那样不可靠近,冰冷孤高,而是刹那间鲜活、热烈起来,Thunder And Lightning四句歌词就开门见山,毫无准备女神的形象就彻底颠覆:一个为爱疯狂、为恋人痴迷、甘愿奉献一切,同时又极其自我的女人,随着“Don't fear the woman I am!”宛若雷鸣的电音处理,而立刻被颠覆、被建构,呈现完全不同的面貌:这之后的颤音,气声乃至尖叫,都已经是初步建构后的自然发挥。流畅的作曲,性感魅惑的节奏,“雷公电母”毫无疑问是令人惊喜的。

小丑呈现女神的原始面貌,而女神,则意外地与传统的小丑形象作出相应的对调?大胆、热烈、奋不顾身!女神变成了曾经小丑的模样,成为了他身后的幽灵和影子,成为呼唤、成为过去,成为回忆,成为映照,成为一种希望。奇妙的互补,优雅的共存:我们都是未知的色彩,等待涂抹,等待希望照亮,驱散阴霾和乌云。

八 Keine Schatten Mehr 再无阴影

驱散乌云!驱散乌云意味着再无阴影;再无阴影?Lacrimosa二十五年来最为重要、也是最为颠覆的声明:石破天惊的宣言,近乎于狂言、呓语;又或者是无力、苍白的表述,盲目的乐观和估计不足;然而,这不仅是一个文本上的震颤,同时也是音乐风格上的惊世骇俗:一支暗潮乐队写下一首“再无阴影”,仿佛就如同当初的Lacrimosa留下“爱之颂歌”,哪怕就此结束都毫无遗憾:宣言、同时也是收尾与终结,新生的孕育。

我们可以将Keine Schatten Mehr看作“Apeiron - Der Freie Fall”交响乐中的柔版第二乐章,但是Tilo并未那么急切;可若将Keine Schatten Mehr当作独立的单曲,它显得那么单薄、直接、没有缘由而没有理性,如同被爱情冲昏头脑,抑或被感性统治灵魂。Keine Schatten Meh是独立的,也是附属的,它属于Hoffnung这张专辑,也属于乐团的二十五周年:而更重要的,这是小丑最终得到的答案:这份答案,自从小丑逃出那座凄风苦雨的Elodia城堡之后,就再没有那么确定、笃定过。

一个并非理性推导出来的答案,一句看似最为简易的承诺,但却是经历最深沉的风波,经历最孤独的伤痛,经历最深邃的黑暗的小丑,所能得出的最壮丽的希望——当Tilo Wolff以宛若回顾人生的心态,高声唱出“再无阴影”的时候,那些曾经的忧郁、自毁、疯狂和孤独都如厄谢府般轰然崩塌,同时留下深刻入骨髓的,几乎难以抹去的印记。莫非经历过整个人生,不足以谈此话语;也只有这句话语,才能抵得上希望的本质。我们只有凝望,只有激动的站在那里为小丑或感叹、或赞扬、或感伤;一切没有体验的话语都是虚妄,一切无源的情绪都是毒品,而唯有二十五年后,或许我们才能些许感知到,小丑说出那句“再无阴影”,需要多么大的勇气。

这一切都如同开场晶莹剔透的水晶琴声,都如同小丑呢喃的自语:那些温室的花朵,美丽本身的隐喻。本体就是那么的脆弱,就是易折的温室生物,就是我们心中最需要守护的柔软:而现在,忘记我们的痛苦与孤独,忘记曾经的低吼、呼救、恐惧和怨恨:保护你,保护爱情,保护脆弱的魅力,保护希望——这样的做法,就是希望本身。

“我拥你入怀,再不放手 / 没有阴影,再也没有阴影!”

这就是Hoffnung整张专辑所要讲述的希望。那么,怀着这份希望,我们即将迎来万物之源,迎来绝境与虚无,高空坠落,自由落体。

九 Der Freie Fall - Apeiron, Pt. 1 / Apeiron - Der Freie Fall, Pt. 2 万物之源/自由落体二部曲

1 万物之源/自由落体

Apeiron,虚空,无限,万物之源,抑或是Aporias“绝境”,终点与起点,死胡同与新生的胚胎。面对着这部Hoffnung最核心的概念巨作,实际上只有感知到这二部曲,才能够意识整张专辑显得分散、并不明确的概念性。而实际上,在音乐维度,两首作品的互为镜像,完全可以被当作一首完整的长篇作品来解构:而重要的是,这会是Tilo真正意义上在进入电气化,流行化甚至工业金属化的新风格后,真正意义上史诗性的伟大作品。甚至可以说,仅仅凭借这二部曲,Hoffnung就意味着Lacrimosa全新的生命和怒放的不老之魂。

上半部,自由落体/万物之源。键盘引入,摇滚式吟唱,极重的riff进入高潮。信仰坚定,激昂的宣言,随后小提琴丝丝入扣,凝重的气氛恍然被代入舞曲的灵动,随着层叠上升的节奏,我们振开翅膀开始飞升;

下半部,万物之源/自由落体。大交响规制推开恢宏气势,但值得注意的是并没有鼓点;小丑宛若清唱的高亢,随着宛若喷气筒般杀入电气化处理,将清亮的氛围代入一片雾霭;而在这痛苦的雾霭中,小丑再也说不出然他起飞的那些宣言,而是狂放,孤注一掷的嘶吼,嘶吼着让他生存、让他坚持的事物:他的呼唤最终再次引来了管弦乐的复归,在交响和金属的共同狂躁中,小丑怀着希望,而看不到结局。

值得对应、解构,诠释而展开的东西太多了:互文的文本、编排、旋律,上半部的“金属—交响”,下半部“交响—金属—合奏”,互为镜像的结构,“黑暗—光明—黑暗”的模式,下半部曲故意的丢弃答案,戛然而止,推翻又好似坚持上半部留下的结论;小提琴段落带来的情绪舞蹈式的张扬与释放,上半部结束时宛若飞翔的畅快和下半部开端的凝重与重回现实;甚至可以说,Tilo故意制造了这一足以从各方面,每一个位置去诠释的二部曲,这其中令人着迷的文本间性,使得每一处的编排都百听不厌;以至于,我们面对着“万物之源”和“自由落体”这两个同样内涵深切的概念时,不禁噤若寒蝉。

可实际上,随着小丑的眼睛和叙事,随着他一路从城堡到大海、天空、森林、革命现场的体验,随着Tilo一步步主动背离、探索全新Lacrimosa的音乐维度,随着我们作为歌迷的不解、耐心、体验和追寻,我们似乎毫无意外,都曾经来到过虚空,但也或许,从未放弃过希望:笃信,宛若信仰般的追随,捍卫希望本身。

万物之源:一种未来的虚空与绝境,自由落体:挣扎而无可挽回的绝望状态。解决方式:希望。希望的含义:心中再无阴影。未来:未知的色彩。

2 Apeiron / Aporias 无限/绝境

Apeiron,虚空,无限,万物之源:我的联想:Aporias,“绝境”。

我们时常自认为已经陷入“绝境”,而我们的生存本身就是一种生存状态而并非行事方式,在城市森林里的闲逛,在音乐空间里的徜徉,宛若一种绝望的在荒原上的“游牧”。我们选择无所事事,选择一种既在场又缺席的状态,并对这样的状态进行强烈的自我保护,根植于他们对于时代和客体的绝望。当现状已经不能被真切改变时,小丑怀着无限的追忆、赞颂、哀伤去感叹“灵光”的消逝,然而他却万分清晰地确认,这种消逝是必然的,就如同死亡一般不可逆转。“不是一见钟情之爱,而是一瞥永别之爱。”在无力挽回的绝望现状里,在外部世界轰然前行的时候,我们试图在保存的,是心里那些尚且能够被珍视的事物。

我们逐渐熟悉了社会系统在全景监视我们,逐渐接受了一种心理上弥漫开来的同一,逐渐接受了商品社会通过社会福利、通过消费、通过流行文化、通过大众审美所营造出来的“历史终结”。宏大叙事不仅在思想上被消解了,同时也被权力、资本、财富的力量彻底破除了。现代性的幽灵根本不会“偶然、瞬间、绚烂”,而是长期延续的,多元爆炸的,并通过财富与资本彻底商品化了文化与精神,将一种社会形态彻底塑造成为心理上的必然。如果说本雅明担忧的是大众被机械复制所裹挟,不再有自己独立的思想和个体的自我认识,那么现在我们担忧的,则是每一个自以为自己个性十足的个体,如何意识到自己的精神和思想,实际上是被“塑造”出来的?

德里达用古希腊的“绝境”一词,概括了当代哲学的基本现状。“绝境”一词意为“此路不通”,“进退两难”,”有违常理”,用于表达一种僵局、一种困境与悖论的状态。德里达说,“绝境是一个明显不过的事实”,正因为一切哲学思维中存在着逻辑死角,存在着无法被逻辑解决的理论疑难,为了解决这个绝境,德里达提出了“解构”,超越界限、跨越学科壁垒,主动用对立之外的对象跳跃原有逻辑,德里达寄希望于此,来化解哲学思维最终陷入“绝境”的难题。

实际上,我们总是将自己放在绝境的状态;本身的情感倾向已经不能改变事物发展的现状,主动的疏离、旁观、审视现代社会的方方面面,用文字和感知去体验、去歌颂、去哀挽那些逐渐消逝的珍贵事物,这种状态本身就是绝望的:什么都不会改变,我们的存在根本上可以算作一种虚无,除了记录和保留历史,本身的位置是可以被取消的。与此同时,如上所述,出生于“精神分裂”的现代人们,本身也处于一种“精神分裂”的状态,他们反对现代性、批判现代性,但同时依附于现代性,立足于现代性。他们的反抗与批判是停留在纸面上的,永远只是文本的在场,实质的缺席;而更深层次的绝境在于,“后现代”不成为一种真正的实体,它不可能取代“现代”,我们无论写出多少对于消逝事物的美妙挽歌,实际上都是接受、甚至于欢迎、期待着时代前行的。这是我们的精神分裂,是必然走向的虚空,也是自我存在意义难以解答的一种绝境。这种绝境仅仅是通过“解构”“越界”就能够解决的吗?不,“解构”也只是一种垂死的挣扎,是在绝境中寻找一种妥协,承认对立、悖论、矛盾和绝望没有最终的答案,只有不同角度的书写。

绝境又何止是小丑的旅行?近一百年来,我们看到的不是思想的更新和概念的转化,而恰巧,就是文本的流变、绵延和重复,一种难以置信的文本间性,从方式转化为状态,固定的定义和固定的模式,变成流动的、可反复的,碎片化的,有生命力随时在变化的可写状态,我们已经接受身体和物质的被规训,只试图在精神上自由的游牧于荒原。所有都仿佛变化了,所有的却又仿佛一成不变。我们最有可能去向哪里?最有可能来到虚空。我们跨越学科、跨越语言,跨越话语的界限,都只是在努力言说一种对于虚空的自我安慰。无所依傍,漫步街头,漫步文本,漫步思想画卷,却只是如同高空坠落,不断漂浮,自由落体,不知何处。

3 终结“自由落体”

我们似乎存在于轮回之中:尼采曾经提出过“永恒轮回”的概念,一个最初描绘各个民族古老神话对于万事万物轮回重生的相似性的概念:轮回与重生是人类对于世界的存在最古老的认识和关怀——但是尼采提到这个概念,并不是表达一种颓废的“万事皆有轮回”的虚幻与绝望,而却是在看透世界的本质的基础上,一种复归到个体本身积极的方法论:尼采认为之所以人类能够在这个有限但是却永恒轮回的世界里不断前行,是因为作为个体存在着“权力意志”,权力意志肯定生命本身的存在和价值,这才能够促使人类有足够的勇气和精神去挑战绝望。有趣的是,尼采的“永恒轮回”观,在后代思想家们那里几乎都得到了相应的传承:海德格尔、福柯都对此有过分析和传承,德勒兹大力赞扬了尼采的“永恒轮回”,并将其作为一种对于多样性的肯定,对于多元存在的证明。

相比于“虚无”,其实当我们将小丑的处境,重新视作一种“现代性”所必然造成的轮回状态,那么我们对于自我存在意义的终极关怀,似乎可以得到一个新的解答:既然本身就是漂泊和流浪,那么从起点出发,最后再回到终点,难道不是小丑本身就会做的事情吗?如果说一种前进,一种反抗,一种开拓与探索遇到“虚无”的状态,会呈现出绝望并难以为继,而生命本身其实是没有目的的,选择了生命,就是选择了接受轮回:漫无目的的、无所事事的漂泊,难道不就是一种“永恒轮回”吗?

如何终结“绝境”,终结“自由落体”?或许这并不是我们需要回答的问题,立足于自我个体的存在,相信自我的力量和本质,因此,当我们徜徉在Hoffnung中时,望着有若灵光般的幽然明亮时,小丑、我们,在那一刻都是属于诗歌的,是属于感知的。理性终将来到“绝境”,哪怕试图用“越界”去跨越,也必然会陷入用宏大叙事反对宏大叙事的怪圈;但是如果我们通过感知,通过体悟,通过对身边存在的事物的记录、审视和重新书写,那么将永远不会失去依凭。

当我们无所依凭的时候,我们所能倚靠的只剩下自己。正因我们还有感知这一选择,才使得我们在某一刻愿意相信,“哪怕我们生存于逼仄果壳之中,我们也可以骄傲的自称世界之王。”我们主动选择闲逛,自己伸开双臂,展开精神的翅膀开始飞翔,终结自由落体。


Hoffnung毫无疑问,辉煌壮丽,灿烂而温暖。音乐维度上,它是Tilo Wolff所开创的新式Lacrimosa真正成熟的标志,相比于前作Sehnsucht和Revolution疲惫而备受争议的尝试,Tilo终于在现场LIVE冲击力、电气化和传统风格之间找到了有机的平衡,这也带来了专辑气魄的宏大和包容。本张专辑中大量交响元素的重新加入,并非回到过去,而正是一种元素运用的娴熟,制造的是一种粗粝中的崇高、秘密里的辉煌。这些显而易见的优点,以及堪称伟大的、与Tilo曾经那些经典长篇作品相比毫不逊色的“Apeiron - Der Freie Fall”二部曲,令我们某些时候选择包容、忽略Tilo创作高峰已过,不用苛求其在本张专辑上半部分某些作品旋律灵感的欠缺——如果Lacrimosa不再继续,那么或许不会有这样的缺陷,但艺术是不死的,小丑的旅程不能停止,Tilo的创作永将继续,这也是我们最大的期望。

Hoffnung是属于生活的,是属于生命的,是不能死去的艺术家对于生命延续的妥协和坚持,是一次与黑暗现实共生共存的赌约与投名状,是在认识到生活的种种悲剧之后,依然选择热爱;是彻底抛弃自哀自怜,不再自我牺牲,而去面对自我,感知自我,体验心灵;是保存希望,守护希望,而并非从希望中汲取;是举起酒杯,大胆充满勇气的面对未知的色彩,而坚信我们的魂魄中,再无阴影。

Apeiron - Der Freie Fall 万物之源 - 自由落体

(翻译/夜瞳)

Niemand erlebt deine Leiden - So wie du / 无人如你般经受痛苦
Niemand trägt deine Last - So wie du / 无人如你般承受重负
Niemand balanciert sie aus - So wie du / 无人如你般保持平衡
Niemand sieht durch deine Augen in dein Herz -
So wie du / 无人如你般透过你的眼睛,深深望入你的心底

Sprechen ist ein täglicher Kampf -
Gegen die Angst / 言语是日日对抗恐惧的斗争
Rauszugehen ist schwerer als Sie glauben -
Es ist gegen die Angst / 克服恐惧,挣扎出来,这比你想象的更难
Doch wir sprechen / 然而我们尚能言语
Und gleich Magneten erwarten wir die Antwort / 我们如磁石般期待着回答
Oh - Erwünscht - So forciert / 哦,期盼,如此迫切
Gefürchtet ist der nächste Schuss! / 接踵而来的打击依然是被恐惧吞噬

Wo bleibt meine Hoffnung? / 哪里还有我的希望?
Wo bleibt meine Kraft? / 哪里还有我的力量?
Ist es das was du willst? / 这就是你所期盼的么?
Willst du beim Fallen dir noch zusehen? / 在坠落时你还依然只是袖手旁观?
Tränen - Hass und Selbstmitleid / 泪水、仇恨与自怜
Das alles wird dich jetzt nicht mehr erlösen / 此时,这一切再也不能拯救你
Die Anderen - Glaubst du - Stehen felsenfest / 你以为,其他人,坚如磐石
Und sind dabei auch noch gesund / 同时亦健全
Doch sie sehen nur so aus! / 然而他们只是看起来如此!
Sie sehen nur so aus - Sie sehen nur so aus! / 他们只是看起来如此,他们只是看起来如此!

Wer stets im Vergangenen lebt -
Der verpasst die Gegenwart / 那些总沉湎于过去的人,将错过今朝
Wer die Gegenwart dann auch nicht benutzt -
Der verpasst die Zukunft / 而那些不懂得利用现在的人,将失去未来

Zeitlichkeit zu nutzen - sich ihr stellen: / 利用时间,面对现在:
Das ist gegen die Angst / 来对抗恐惧
Zeit ist ein Geschenk - Sie zu ergreifen: / 时间是一种恩赐,抓紧时间:
Das ist gegen die Angst / 来对抗恐惧
Dabei und nicht dagegen - Das ist auch:
Gegen die Angst / 与此同时,而不是恰恰相反,这样也是对抗恐惧:
Mit dem Herzen nicht dem Kopf - schau dich an: / 用心(来感觉),而不是用脑(来思索),正视你自己
Das ist gegen die Angst / 来对抗恐惧

Flügel auszubreiten - Sie zu schlagen: / 张开双翼,振翅(飞翔)
Das stoppt den freien Fall! / 这将停止自由落体运动
Deine Flügel auszubreiten - Sie zu schlagen: / 张开你的双翼,振翅(飞翔)
Das stoppt den freien Fall! / 这将停止自由落体运动
30 有用
0 没用
Hoffnung Hoffnung 8.6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6条

查看更多回应(6)

Hoffnung的更多乐评

推荐Hoffnung的豆列

提到这张唱片的日记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