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去了2000年?

莉莉枝
2015-10-16 看过
前些日子看《解救吾先生》,电影结束时片尾音乐响起,我愣了三秒然后恍然似被惊雷击中——卧槽《傲慢的上校》!
当晚回家循环《我去2000年》和《生如夏花》到天亮。

好久没想起这个名字了,朴树。
哪怕其实他从《平凡之路》开始已在逐渐走回大众视野,可不去听他的老砖,我还是把他给忘了,像忘记了一个记忆深处的故人。

1999年的《我去2000年》,至今被津津乐道的处女砖,对年轻和阳光的礼赞在整张专辑里随处可见。
“是的我看见到处是阳光,快乐在城市上空飘扬”。
 “知道吗,我是金子,我要闪光的。”
“都会好的,总会有的,关于未来,请你坦然。”
真美好呀,对世界、对未来充满了单纯明净而又渴慕和欣喜的期待。
哪怕是像《那些花儿》《旅途》这样的年轻人特有的迷惘和疑问,都被包裹在一片明快轻捷里,有彷徨,有遗憾,可是谈不上沉重颓丧的沧桑,只是呈现为美丽动人的青春惆怅。
“你追我赶去2000年。”
20出头的你呀,理想和前途在前方闪光,在世纪之交的黎明里,迫不及待地拥抱新千年的曙光。

然后就是《生如夏花》。
《傻子才悲伤》《我爱你,再见》《今夜的滋味》《生如夏花》《且听风吟》《苏珊的舞鞋》《她在睡梦中》,光看这些歌名就能明白了,完全的少年气质,褪去了一些锐意和狂气,剩下的全是干干净净的温柔。
那时候是真的红,周五晚上的同一首歌,经常能听见《Colorful Days》,微微曲着背,乱糟糟的头发,很少笑,唱歌的时候诚恳得像一棵树。
可我反反复复听的是《傲慢的上校》。
“再没什么能让我下跪,我们笑着灰飞烟灭。人如鸿毛,命若野草,无可救药,卑贱又骄傲,无所期待,无可乞讨,命运如刀,就让我来领教。”
中二病严重的少女,才不要喜欢那些台湾偶像剧男主角呢,我为你着迷啊,终于有个人唱歌,不谈感情,东拉西扯,命运如刀,就让我来领教,多牛逼!

后来,后来就是好多年没有新歌。
有次无意中在湖南台的一个综艺里看到朴树,和刘璇一组,又唱又跳,还要接受评委的点评,我很震惊,这是朴树吗?我可以看到他的努力,也能看到他的笨拙,还有埋在这些背后的那一点无法明说的心酸和妥协。我很快就换了台,不愿看下去。
偶尔新闻里有消息说和周迅恋爱了,又分手了,吸毒,江郎才尽了,结婚了,新娘长得像周迅。
再后来,连新闻也没有了。

2014年《平凡之路》随着《后会无期》大火。
时隔这么多年,朴树回来了,也老了。
我觉得这些年过得太快,也太可惜,在隔了层层叠叠的各自人生的间隙里,没人给他安慰,说朴树,嘿,出来唱歌呀,我们都等着你呐。他回避了一切,在我们不知道的世界里悄悄地生活,他找不到我们,我们也找不到他。
那个唱着“再没什么能让我下跪”的少年,怎么就“直到看见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了呢?
“君归来,君归来,待历经沧海,待阅尽悲欢。”或许这就是他对自己如今的安排吧,人到中年,精力和时间都十分有限,不愿再去承受一点点的消耗,早已不再是元气充沛的欣喜少年人,十丈软红掩尽了意气轻狂,过往沉浮如剪掉的长发不再提起,好个白发迷途人。

前些日子他发布了新单曲,里面有句歌词是这样的,“那我是落叶,把自己交给了风,像云在天空跳舞,再不问要去哪”。
他真的已经和自己和解了,说着别执着啦,别固执啦,他把他所有的经验和得失,这些曾经闪闪发亮的东西化成一条河,默默地流淌在我耳边。
原来岁月不会笑,岁月只会让你功力全失。

我无比怀念以前的那个他,可是又无比理解如今的这个他,也许这样比较容易,众生皆苦,不是吗?
我想到《悟空传》,想到《大话西游》,想到《黄金时代》,王二说,“那年我二十一岁,在我一生的黄金时代。我有好多奢望。我想爱,想吃,还想再一瞬间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后来我才知道,生活就是个缓慢受锤的过程,人一天天老下去,奢望也一天天消失,最后变得像挨了锤的牛一样。可是我过二十一岁生日时没有预见到这一点。我觉得自己会永远生猛下去,什么也锤不了我。”
我觉得非常难过,他们不厌其烦地描述了这样一种过程:
天真和热血无可挽回地消逝了,年轻人终于隐没在人群中,面目模糊,就好像水回到水中,只留下一个依稀可见棱角的背影,像一条狗。
古往今来伤心人都像一条狗。
274 有用
22 没用
我去2000年 我去2000年 9.1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46条

查看更多回应(46)

我去2000年的更多乐评

推荐我去2000年的豆列

提到这张唱片的日记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