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谣死不死,和李志没多大关系

deepSong
2014-11-23 看过


       13号早上被闹钟叫醒,迷迷糊糊地打开手机看了一眼微信,李志官微推来了《1701》,却默默地关掉手机继续睡,再次醒来时看见朋友圈不出意外地被《1701》刷屏了。

       和大多数人一样,初听李志不过那首《梵高先生》,08年我初二,听惯了精致的流行歌和早期的欧美主流摇滚,一句“我们生来就是孤独”还当真戳了我一下,觉得这种粗糙的嗓子配上简单的吉他分解听起来也是挺动人。一看李志这个名字从来没有见过,给人的直观感觉就是一个戴着眼镜的闷骚理工男,业余弹弹吉他唱唱歌,坐在布满灰尘泛着霉味的街道上的小角落,抒发一下自己郁郁不得志的潮湿心情。最喜欢的是《梵高先生》开头打火机的声音,虽然我很不喜欢男人抽烟,但这声音像在告诉你,我他妈要开始讲故事了,你爱听不听。
       后来我和很多人安利李志,大多人的反应是这什么玩意儿,我说你听听歌词啊注意歌词,然后安利成功了不少人。当时并没有去了解这是个什么人,也可能确实百度过但年代久远我忘了,脑子里只剩下一个南京李志,但这好像也不妨碍我听了这些年,有时听到一句歌词,也会笑出来或者突然伤感。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来南京上学的缘故,上了大学之后,忽然发现听李志的人变得越来越多,多到无论平时听不听民谣土摇的人都能跟着唱几句《梵高先生》。直到有一天我在KTV里点到了《和你在一起》,更是惊诧了一下:逼哥现在这么火。
       去年“勾三搭四”跨年,抢票抢得血雨腥风,各种bug后只有我一个人抢到了票。独自一人去看13年和14年的跨年演唱会怎么都让人觉着有点儿注孤生的意思,却还是匆匆交了最后一场马原考试的卷子从学校里一路小跑出来打车去江南剧院。虎踞路的隧道刚修通,指示牌大概还没安好,出租司机进了隧道发现不知道从哪个口出,在汉中门附近兜了一圈,好在最后没有晚,司机也好心,因为绕路还少收了钱。演出开始前听见站在我后面的男人打电话说,现在听逼哥的怎么都是90后,就我自己来看,真他妈老了。
       然后我就自己一动不动站了一晚,第一次看李志,发现现场把过去那些编配都很简单的歌儿用新的版本演绎了出来,告诉朋友说听到好多歌是新的编曲版本,感觉挺好玩儿的。后来李志却在现场说,我吉他弹得不好,也不会编曲。

       听逼哥听了这么久,身边一起听逼哥的人都换了几批。我在听了几天《1701》之后,终于想写点儿东西。
       网上给李志的评价大多是什么“民谣诗人”“内地民谣一哥”之类,而这几年民谣又火了起来。据说南京没有靠谱livehouse是因为没人听摇滚,果然野孩子和马頔来了一票难求。麻油叶的粉丝们正在小清新的路上越走越远,和动不动就愤怒的滚青们互相看不顺眼(当然也有很多人是通吃的),赵雷和莫西子诗一火似乎也把更多的人拉入了所谓的“小众音乐”的坑,没有对与错,没有好与不好,没有逼格的高下之分,只是我们太习惯于站队贴标签,希望找到更多和自己臭味相投的人,在一个团体里肆无忌惮地排斥异己并获得赞同。同样的,给李志贴了无数个关于“民谣”的标签。歌迷所熟悉的还是《和你在一起》《天空之城》《郑州》和《山阴路》的李志,带着满满的期待一大早起来听这张新专辑,却发现里面连一首类似于《寻找》的歌儿都没了。李志从来都不是一个会迎合别人的人,他在不断尝试关于音乐的新的可能,所以这张编曲相当花哨的专辑诞生了。
       专辑发布的早上起床后,室友随机这张专辑,我在刷牙的时候听到《好威武》前面那一段奇奇怪怪的电音后终于忍不住了——这都什么玩意儿!大致听了一遍以后,心里多少是失望的。唯一感受就是:编曲越来越花哨了。和朋友讨论的时候,他给我发来了痛仰微博的截图:民谣乐队化,乐队民谣化;虽为趋势,跟风必死,做自己。张玮玮转发说:人潮人海中,别看不到自己。一个不民谣化的乐队和一个不乐队化的民谣乐人刚好让很多音乐人躺枪了。
        记得上次在草莓看张玮玮&郭龙,张玮玮说他们现在也很困惑,这种两个人的单薄组合,一点都不躁,纯民谣到底还适合不适合出现在音乐节的大舞台上了。而周云蓬至今演出只带一个贝斯手,两个人所制造的声音的丰富程度足以为他的诗歌添上最合适的注解。万晓利的身后有一个乐队,虽然在《达摩流浪者》主歌第二遍的时候贝斯进得多少有些突兀和无所适从,但整个乐队都明白不能喧宾夺主。到底怎么唱民谣,在哪儿唱民谣,大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解。不是乐手的你可以在路上,在大理,在拉萨,用蹩脚的技术弹一把弦不准的吉他翻来覆去地唱着一段简单旋律告诉身边的妹子这是诗与远方;也可以在音乐节的舞台下面闭着眼睛听完整场或是蠢蠢欲动地跟着周围的人全场大合唱,喊一句牛逼,然后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是乐手的他们唱出这些歌的环境,好像更应该是在一个你不是那么容易能够到达的远方,或者是破败的城市角落,或者是出名前一个人在小酒吧里。好像必须贫困潦倒,反抗一切伟光正的东西,出走,做梦,爱上一个姑娘,哀愁,怀念,才是民谣该有的东西。我们用它来在夜里感伤,犯矫情,文艺逼,然后在第二天太阳升起来穿透雾霾之后,依然苟且地生活。
       在那些不那么苟且的时候,你喜欢上了李志那些被认为应该是最民谣的民谣的歌儿。然后李志现在有了自己的团队,工作室,结婚生子,终于不用借钱出唱片了。他正正经经出了个《F》,现在又是《1701》,说得大一点儿,和当年Bob Dylan“背叛”民谣一样,李志也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了。
     《大象》前奏足足两分半钟,这种尝试对于李志来说已然很是勇敢,很多人说像Pink Floyd,但是听听他们最近的作品《the endless river》便会发现这二者之间的差距有多大。这种相像大概只是把音乐本体单拎出来进行对比,形式上的,编曲上的一些类似,但音乐概念上的鸿沟也确确实实隔了二十年,何况在音色的把控上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不知道有没有人和我一样听见《鼠说》开头的一个失真吉他单音想起了《有没有人告诉你》,配合上键盘,90年代酒吧歌的感觉十足。进主歌以后整体感觉很像《门》(觉得是李志所有歌里编曲最好的一首),吉他闷音和鼓的榫头部分都处理得恰到好处,但进副歌前两个三连音之后突然冒出来的raggae节奏着实让人凌乱了,最后一段律动感很强的贝斯solo(其实和之前的节奏型一样但是这一段被突出了)竟然又引出来一段不太有必要出现的钢琴jazz waltz。整首歌活活被割裂成三个风格,所有的过渡都是为了过渡而过渡,结尾完全是爵士式的。
      《定西》在编曲上没有什么突破,所以也没有什么太大的特色和槽点,歌词倒是十分李志,接受起来没什么问题。只是在副歌全部结束之后忽然转调,节奏吉他和鼓切换成了金属模式,最后却以渐弱收尾让人觉得有点莫名其妙。
        第四首《看见》应该是最有可能被简单编曲的一首歌,但是李志似乎不太想让乐队里有人闲着,间奏和尾奏部分的氛围营造得还不错,但是都采用渐弱收尾真的让人审美疲劳。
       《不多》是充满童趣的一首,想想也是逼哥所有歌里最暖的一首。大概是为了突出这种童趣,从头到尾贯穿着vibes音色的和弦分解,活像民间婚丧嫁娶电声乐团用的古旧电子琴自带的机械式loop,为什么不把间奏部分吉他的blues延展开做文章呢。依然要吐槽的是结尾,让人想起小学时广播里放的儿歌,不过这可能是为了突出这首歌的童趣。从这首歌里也能看见一个人到中年,作为一个丈夫和父亲的身份而出现的李志,没有愤世嫉俗,没有青春感伤,充满了平淡淳朴又暖心的气息。
       很多人喜欢《热河》,这也是整张专辑里我听来最有感情的一首。来南京上学之前曾在盐仓桥旁的公寓里住过一个月,回想起来那大概是最能感受南京气息的一段时光。如今下关区已经被合并,上次去纪念碑附近感觉这里和被青奥的我现在所能见的南京已是两个人间。老师说他刚来南京工作的时候住在热河路,一向不怎么听李志的他在专辑发布的早上分享了《热河》,说要去热河路拍拍灰尘。这是一首适合一个人听的歌,却有一群人用它来怀念在南京的青春。山阴路靠近南师大汉口路上海路,文艺得一塌糊涂;热河路靠近南京西北角的江边,落后,充满尘土,被遗忘。可似乎李志用这首编配相对复杂的《热河》表达了比《山阴路》更加内敛而平淡的感情,由控诉者变成了旁观者。很庆幸《热河》里面没有吉他solo而是用贝斯填补了间奏的空白,才能让逼哥好好地把关于热河路的事儿说完。(PS.今年有很多朋友来看跨年,已经准备带他们热河路纪念碑挹江门盐仓桥半日游。)
       《好威武》在那一段不知道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的电音出现之前,吉他riff还是比较抓人的。当逼哥终于舍得开口好好唱歌的时候,小伙伴说,怎么这么像daft punk…仔细一听后面键盘垫的弦乐长音加上吉他的funk节奏型,瞬间觉得,小伙伴说得对啊。这又是一首A段B段两种风格的歌,虽然用风格这种狭隘的东西来评判一首歌的方法有待商榷,但是割裂感是着实存在的。尾端用fall来演奏的铜管不停地制造big band式的惊叹号让人觉得裂得更厉害了,好在最后没有又用渐弱结尾。不过能让大家一起“哈 哈 哈”也是挺开心的。
        听见《方式》开头一系列的和声小调钢琴下行和声进行后,我的第一反应是:这是什么东西,《月光》吗?副歌部分转为大调,再用Ⅲ级属七和弦切回A段的小调,和弦和调式的运用和歌词契合度很高(副歌第一句“我真的看见微弱的光在前面”与大调Ⅰ级的明亮感),好像还是第一次在李志的歌里听到这种感觉。

        再仔细听听这张专辑,觉得确实已经和民谣没什么关系了。可是像不像民谣又怎样,这根本无所谓什么背叛,一个人总要尝试新的东西。如果《1701》和以前一样,还是有人要说江郎才尽,只是换了歌词云云。不是所有人都能像miles davis,像lou reed,像窦唯一样,千变万化又来去自如,但是所有试图尝试,试图改变,认真做音乐的人都值得尊重。每个人在自己人生的不同阶段都会有不同的爱好,不同的态度,不同的表达方式。今天吃法餐,可能明天也想吃六块钱的麻辣烫,你拿什么要求别人一成不变呢?没变的歌迷还可以听李志过去的歌儿,反正跨年的时候他也不会只唱新砖。也是出道十年,你听丢火车新EP还是《火车日记》的感觉,可是新版的《茶底世界》和十年前也显然是两种心境了。不是评判高下,只是每个人的选择也不同,李志在改变,丢火车的坚守也是好的。
       所以民谣死不死和李志都没多大关系,没有人有这个义务扛着一面大旗扛到死。想想那些我们从小听到大的已经逝去的和正在一个个倒下或退出的老家伙们,我们已经很足够幸运,毕竟,我们还年轻,李志们也还年轻。
76 有用
7 没用
1701 1701 7.6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12条

查看更多回应(12)

1701的更多乐评

推荐1701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