犹,[闻说]

丢丢丢
2014-05-03 看过
犹, [闻说]

专辑的歌没有听全,却是偏爱[闻说]这一首。

画面感很强的歌,也有些地方不是很理解。简单写点自己听了的感受。

【塔】十指曼若 刹那莲华绽落
束带当风 秀骨清像描摹
画壁斑驳 秉烛对诸天神佛

先说这起始的三句,给人的意象是相对完整的,似有“吴带当风,曹衣出水”的意味。莲华即莲花,依据古印度史诗中所描述,莲华中有梵天,其中生出万物。这一句与佛教关系紧密,而后的诸天神佛也佐证了这一点。画壁中衣带飘飘的神佛,面容清秀。而故事里的女主人公,秉烛端详着画中神佛。

【妖】边城荒漠 红颜白骨凋落
浊酒入喉 销得几世功过
箫声巷陌 几番落拓应笑我

这一段似是男主角在叙述这如今的境况。荒漠中的边城,人迹罕至,多少青丝竟已变白骨。他饮下这杯中酒,往日的是非功过竟似已烟消云散般去了。而“几世“二字却似又有了轮回因果的意思,和上文中佛家之说有了关联。这两句之后,歌曲画面感也加强了,多了几份苍凉,还有些许的无奈。浪荡不羁的他醉倒在悠悠箫声中,往事一幅幅画面浮上心头。这三句词,句句荒凉,情、景皆伤。

这两个段落是从男女主人公各自的视角,来诉说各自如今的境况。

【妖】堪不破 是相逢早铸因果
【塔】待消磨 却成谁心魔
【妖】纵难舍 旧时月色亦蹉跎
【合】书尽几册

这个段落起到个“承”的作用,两个故事交错在了一起: 因果之事,总是教人看不破,而这一切早已在相遇之时就埋下伏笔。时光逝去,本愿将这心事消磨,却也慢慢变成了彼此的心魔。心事指的应该是两人的矛盾或是误会。而这些令人难以割舍的曾经,却犹如曾经的月色一般已然消逝了。若想要用书册记载下这些过往,却也是写不完的、书不尽的。由此可见两人感情之深。

这个段落突出了这段情感之中的矛盾之处,两人曾经历了许许多多,但却无法磨合而最终至分离。与此同时,两人心里对这段感情却是又放不下的。

【妖】年少纵马且长歌
醉极卧云外山河
曾记兰台温酒伴月落
【塔】澹月春深飞落英
云子闲敲夜船静
【合】枕苍烟万顷星河阔

歌曲来到副歌部分,男声部分的三句是全篇最欣赏的部分。整个画面视角被拉远,天高地阔,画中少年纵马狂奔,纵情高歌;奔到忘情之处,畅怀而饮,醉倒在这辽阔山河间。这两句的意象非常广阔,也很大气,诉说的是一种胸中的豪气。而再看到第三句,却似在醉极之时忆起了往昔。兰台说的是御史台,也是对史官的代称。“温酒伴月落”所描述的更像是一个文人举杯邀月的画面,与之前所描述的景象大不相同。由此推测男主人公从前可能是仕途中人,而后却远赴边塞。

深春时分,在淡淡的月光下,落英纷飞;深夜里,小舟中,只听得到棋子敲打在棋盘之上的声音。这两句描绘的是“静”的画面,为下文“动”的描述做了铺垫。云雾缭绕,星空璀璨,而主人公就在这广阔天地见和衣而卧。

【塔】初见蕙带飞绿萝
红墙花繁拾玉镯
南山夜雨寺钟梦恻恻
【妖】红尘十年曾与诺 书剑零落
【合】鬓边温存都作浮蜃楼阁

副歌第二部分主要来自女生的描绘,先是回忆起了初次见面时的情景。前两句词中颜色很是丰富,有绿有红,还有各色的花。这个基调是非常愉悦,非常有生机的。而到第三句话锋一转,有了“恻恻”之意,说的是凄恻悲凉,加上“夜雨”与“寺钟”,更是烘托出一种悲凉的气氛。可见感情的转变,前后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红尘十年”道出了这段感情的跨度,曾经的承诺不复存在,书与剑也都散落四方,难以寻觅。耳鬓厮磨的情景却也似海市蜃楼一样,近乎幻象。相比于前一段,这段副歌多了几份儿女情长,以及对这段感情难以觅回的怅然。

【塔】情深处若化藤葛
若燃作滔天业火
今朝剑指旧时曾濡沫
【妖】夜雨南山共烛火 何处零落
【合】终是谁又成谁心底修罗

副歌第二遍的感情又更深入了一层。再一次是女生的描摹:人一旦动了情,这感情就犹如藤葛般将你纠缠,又好似化作熊熊燃烧的烈火。佛教中,业火指的是怒火,也被解释为经受漫长的折磨,不得解脱。可见两人感情之深,已到了相互折磨的程度。而过去种种情深到了如今却要兵刃相见。当然这里不会真的说要刀剑相向,说的是这段感情已然不在,多的是埋怨,甚至是恨。“濡沫“是对过去相互扶持的代指。

“何处零落“似乎是男主人公的反问:当初那些和睦共处的画面如今去到了哪里?我想他心中已经有了答案,这个问题更像是一种追悔与感慨。修罗是佛教里的天神,代表的是端正,阿修罗是不端正,也就是恶神。这句话里的修罗应该代指的是阿修罗,说的是心中的痛楚。

【妖】酒醒天寒 遥记兰台月落
【塔】小炉候火 不信陌路白首
【合】相约蓬山 闻说结婆娑花果

酒醒与上文中“浊酒”、“醉极”两个意象相呼应。酒醒之后,男主人公又回想起了身在兰台时月落的情景,与副歌中第一段描写的情景相同。这里让我又想到一个问题,人在醉酒时与酒醒时想到的画面之间是不是也有关联。不难看出前文里他是在醉酒时回想起过往的画面,而在酒醒时的回味是不是又有别的意思?

接下来是女主角这边,个人非常喜欢“小炉候火”的意象,让人不难联想到“红泥小火炉”的画面。可惜的是,炉边只剩一人,而她也不会相信两个陌路的人会一起走到白首。

再往后,由“相约蓬山”想到李商隐诗里的“蓬山此去无多路”。感觉表达的意思是,终此一生,两人约在蓬莱山相见,而过去心中的种种芥蒂终于烟消云散。婆娑一词又呼应了歌中佛教的情境。 “婆娑”代指的可能是佛家在“婆娑世界”里表现出的大智、大悲和大勇的精神,所指的是一种忍耐。最后一句感觉很难理解,我个人的见解是:两人放下心中执念,而彼此间听闻的往事(可能是一些误会)在多年隐忍下修成正果,两人冰释前嫌,相约来世。因为蓬莱是传说中的仙山,人是不会真正可能去到的,只有在下一世的时候两人才能再见。

整首歌听下来,不禁在想,“闻说”到底想表达什么意思。就按个人的感受来说,所“闻“的是彼此间的境况,所”说“的是各自的故事,而整首歌就是在讲述两人感情的发展始末,而结局却是“闻说结婆娑花果”,说的是好的结果。歌曲中时间与空间的跨度给人的画面感非常强,同时也不乏对一些情节的描摹。个人认为美中不足的是歌词的连续性不是很足,有些晦涩,每个人可能也会有不同解读。

[闻说]是一首值得细细听的好歌。
4 有用
0 没用
天命风流 天命风流 8.8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天命风流的更多乐评

推荐天命风流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